我不会!

又是小朋友们的作业。

一年级的‘单字构词’,有些很容易,可是有些我想了很久很久很久:

例:花
红花
花儿

1,还 (?还,还有)
2,丽 (美丽,丽?)((小朋友们说‘厉害’,我心说:美丽是会害人的。)
3,耍 (玩耍,耍?)

应该是一年级会的单词,不是‘耍酷’。

葫芦巴子茶

医院昨天来电话,血糖在生产过后回复正常了,\(^o^)/……

不过胆固醇还是有点高,5.7。

和生双双喜喜之前的8.1比起来,现在是湿湿碎,但是年纪趋大,还是要控制。

记得当初胆固醇是在给双双喜喜哺乳后下降的,当时为了增加奶量服用了大量的葫芦巴子。

后来网站上查到说葫芦巴子有降胆固醇的功用。

这回还是喝葫芦巴子茶,两个月后还要再验血看看。

葫芦巴子

在任何超市的香料部都可以找得到。
葫芦巴子

无所事事鱼宝宝

星期天无所事事……

陪妈咪看漫画,我一个字都不懂,但是看到公仔都几得意

妈咪说以后这些漫画都是我的。

下午睡个觉,这样睡很舒服,真不明白为什么个把月前我那么喜欢趴着睡。

傍晚我们到MidValley走走,因为姑妈要给她的7-11‘进货’。

姑妈提议在新开的Krispy-Kreme吃甜甜圈。

妈咪最怕吃甜甜圈,爹哋更怕,他以前在甜甜圈店打过工。

但是姑妈说这家甜甜圈在美国很出名嚄,美国警察都吃它。

妈咪说姑妈请的话她就试试,于是我也以为等下下我也有得吃了。

等着甜甜圈的时候,爹哋和我玩,他说我很乖,躺在车里没有坏蛋,是好孩子,不像两个姐姐猴子那样跳来跳去。

甜甜圈来了,可是妈咪咬了一口说:“很甜,很甜,太过甜,甜到不能再咬第二口。”

于是我知道,等下我也没有甜甜圈吃了。

昨天,大家很散文

昨天更的《你比一年级聪明吗?》里那题:

天空, 朵朵的 画 我 蓝蓝的 天空中 白云 有 飘 在

让大家都很散文了一把:

我画天空,蓝蓝的天空中有朵朵的白云在飘

我画蓝蓝的天空,有朵朵的白云飘在天空中

我有画天空,朵朵的白云飘在蓝蓝的天空中

我画天空,有朵朵的白云飘在蓝蓝的天空中

我画蓝蓝的天空,天空中有朵朵的白云在飘

画有白云朵朵的天空,在我蓝蓝的天空中飘

蓝蓝的我飘在天空,画天天空中有朵朵的白云(看了很久才发现多了个‘天’)

朵朵的白云飘在天空,画天空中蓝蓝的我(看了很久才发现少了个‘有’)

蓝蓝的我在画天空,天空中飘有朵朵的白云

我画蓝蓝的天空,天空中在飘有朵朵的白云

我画有蓝蓝的天空,天空中在飘朵朵的白云

我在画蓝蓝的天空,天空中飘有朵朵的白云

现在把所有的句子换换列起来,新诗一首,读下来后感觉还很徐志摩

我画天空,蓝蓝的天空中有朵朵的白云在飘
朵朵的白云飘在天空,画天空中蓝蓝的我
我画蓝蓝的天空,有朵朵的白云飘在天空中
我画有蓝蓝的天空,天空中在飘朵朵的白云
画有白云朵朵的天空,在我蓝蓝的天空中飘
我有画天空,朵朵的白云飘在蓝蓝的天空中
蓝蓝的我飘在天空,画天空中有朵朵的白云
我画天空,有朵朵的白云飘在蓝蓝的天空中
我画蓝蓝的天空,天空中有朵朵的白云在飘
蓝蓝的我在画天空,天空中飘有朵朵的白云
我画蓝蓝的天空,天空中在飘有朵朵的白云
我在画蓝蓝的天空,天空中飘有朵朵的白云

你比一年级聪明吗?

美国有个节目“Are you smarter than the fifth grade?”

上节目的都是成年人,都是专业人士,老师、教授、IT精英等等。

但是大部分都被小学习题难倒。

星期一小朋友们在家做作业,我给她们一年级的‘词句重组’难倒。

看了十五分钟,才组了勉强可以接受的句子出来。

现在打着这博文的时候,把那题词句重组交给老板的秘书试试看。

独中生,大学毕业。

十分钟了,看她写了又擦,还没好呢。

你们或许也可以试试(第三题):

天空, 朵朵的 画 我 蓝蓝的 天空中 白云 有 飘 在

十个词。

很无力啊~~

不过小朋友们的字体有进步了,以前的字体是坦克车碾过,现在是压路机碾过罢了(好像没分别是吧?O(∩_∩)O~)

“过时”的书

某人:“哎哟,你很喜欢看红楼梦噢,哎呀,我就看不懂,很没有水平嗬?”

想我怎么答?

“是啰,你太没有水平得一塌糊涂了。”

还是:

“……” 不好意思,客气一点的话都想不出呢。

说那话的摆明就是欠抽的。

没读过就没读过,还自己小诋毁一番,什么毛病?

没完呢,“现在开始看不懂会不会太迟?我很过时嗬?”

……

心里不平衡的时候

有时偶然会感觉心里不平衡。

当看见以下场面的时候:

抱着鱼宝宝在咖啡座和双喜爸休息,对面一位妈妈指示女佣到柜台取热水泡奶。女佣取水回来泡了奶,递给另一位抱着宝宝的女佣喂奶。那个妈妈就坐在那里用口指示。

我不会酸葡萄。

我想当时我的目光一定是赤裸裸的羡慕。

两个女佣啊,天!两个!

如果我家有两个女佣的话,那我就不怕星期六的时候双喜爸的朋友一声不响的忽然跑到家门前来要进一屋灰尘混乱的家坐一坐,然后借用厕所可怜我在客厅抱着鱼宝宝拼命的想厕所干净不干净,直和人家聊天make eye contact以防他们打量屋子看到天花板的蜘蛛之家。看见他们在门前的时候,多么想和他们说家里的沙发上满是未摺的衣服没坐的地儿回头家去下回电话预约再来吧。

我知道他们有心拜访,但是不带这么突击检查的欺负人……

请不要安慰我说女佣知面不知心等下下尿下洗衣粉在吃的喝的里引狼入室勾引男主人等等等,或者说上面提到的妈妈很没有亲子的心把一切交给女佣不像我们酱贴心照顾等等等的话。

我知道啊,不知道咩?

但是我就是喜欢这样心里不平衡一下吖。

偶尔是会有点点小情绪的。

今天吃米糊

如果问我什么时候给鱼宝宝吃米糊,我会说:不知道。

但是感觉是时候了,就给了。

上周末买了罐Babynat的有机米糊,今早交给阿妈。

刚才在厕所挤奶的时候阿妈来电话:那个米糊,要煮的吗?

当然不用,用母奶调开就行了。

挤奶出来后,打电话给阿爸:喂米糊了?

“喂了。”

“吃吗?”

“吃,不多。”

“有拍照吗?”

“哎呀,他在等我抱……拜拜……”

其实还想问阿妈阿爸:好玩吗?

浪漫背后不能不说的事

有天双喜爸下楼吃饭看见他母亲大人在和姐姐聊个火热,实际是家婆在对大姑奶对最近看的粉红泡泡连续剧做透剧。

双喜爸上来和我说:做么那些爱情戏的女主角常常不是患癌症就是有那些什么血球的病?干嘛那些编剧酱喜欢咒人死?

我说酱看戏的人才会流眼泪嘛。

双喜爸说不如写一些让人笑到流眼泪的,比让人哭到流眼泪的好。

人嘛,大概总是喜欢自虐吧。

但是双喜爸说起,就想啊,是啊,那些粉红泡泡脑瘫小说女主角老是患绝症也不嫌烦。

以前中学的时候也看了好些港台出版的粉红泡泡脑瘫小说,书里的女主角很可怜,不是聋的就是哑的,不聋不哑可能是瞎的。

不聋不哑不瞎可能就会患上癌症或者白血球过多症。

不聋不哑不瞎没有患上癌症或者白血球过多症,那给车或电单车撞的机会就很高了。

给车或电单车撞呢可能会下半身瘫痪,为什么不从颈下瘫痪呢?如果女主角颈下瘫痪的话,那她就不能和男主角闹个小脾气什么的,你说光拿眼球闹小脾气能行吗?

心里不乐意了,俩眼球一翻……“快叫医生,她不行了!”

所以半身瘫痪是必要的,起码女主角坐在轮椅上还可以倚窗观落叶伤身世,记得膝上得摊一本道具诗集,男主角进门一看就会想夺门而出在门口站上一两个小时深情款款的看着女主角:亲爱的,我看你来了。

你们知道为什么通常这时候男主角都在门口站上一两个小时看着倚窗的女主角吗?其实他是在挣扎。心底的天使和恶魔在较劲。

天使:你看,她多可怜,为了爱你搞到瘫痪。
恶魔:她瘫痪了,脚不能走了,还怎么和我爱情长跑呢?
天使:哎呀呀,你怎么可以酱,爱情是用心讲的,不是用脚走的啊。
恶魔:可是她住院之后的那些医药费住院费院方可不愿意让我用心讲诶。
天使:不怕不怕,她之前买了PrudentialPRUhealth健保,所以医药费你不用愁啦。
恶魔:是吗?真的吗?哦耶……\(^o^)/……

这就是原因喇,男主角勇敢的向病房迈进。

还有,如果不是瘫痪的话,就有可能是昏迷不醒,醒过来的时间快的话一头半个月,久的话十年八年不等,看作者的心情或者编辑对书中人物的喜欢。

醒来过后通常都会失忆,当然最后记忆都会恢复,但重要的不是结果,而是过程,失忆多久啊,怎样恢复啊,失忆期间发生什么事啊,那才是精粹。

好吧,不管是绝症之后等待长眠也好,撞车撞墙撞空气也好,失忆期间帮助重新记起过去都好,过程是男主角发挥的空间。

这时候男猪脚主角就要想很多猪蹄主题营造气氛,让患绝症的女主角觉得前途是一片光明的(人说死的时候会看见前方有亮光),让失忆的女朋友记得以前他对她怎么的好;忘了他一脚踏几船。

所以男主角就要带患绝症的女友上山看流星雨了,至于他怎么把弱得不良于行的女朋友弄上没有路上得的山上,那就不在我们能够追究的范围以内了。

要不男主角要抛下工作带女主角去环游世界,看枫叶看樱花看薰衣草也不错,出国记得要乘坐私人飞机,因为有什么闪失的话,女主角是要赶快坐飞机回来治疗哒。像亚航那样的经济航班是不能考虑的,要说他们那样延时来延时去的起飞,女主角就没治了。

还有要尽量带女主角去烛光晚餐,如果女主角觉得很烧钱为男主角着想而要去大排档的话,男主角要想办法和大排档老板商量,辟个雅间雅栏,在坑坑洞洞的地上铺上地毯,在凹凸不平的桌上铺上桌布,在摇摇欲坠的椅子上套上套子(加蝴蝶结),白灯换上黄灯,塑料筷罐插上玫瑰等等等……

总之,尽其能事的讨女主角的欢心。

当然这些都得是在医疗账单上有保证的时候才能做的事。在粉红泡泡脑瘫小说里的男主角不是大集团的总裁就是富豪之家的小开,这些当然不是问题。

但是如果没有以上条件的话……说真的,患病真的一点浪漫也没有,承受着病痛的折磨还要对着天文数字的账单,满天星斗的晕也和看流星雨也不差多少。

如果没有经济条件病着还想像粉红泡泡脑瘫小说里那么浪漫的话,虽然PRUhealth不可能让病人坐私人飞机环游世界,但是起码倚窗观花扑蝶还是可以啰。没索偿所得的奖金还是可以坐坐亚航玩一玩,反正没病没痛航班延时也不怕来不及治啦。

有钱可以很琼瑶一把,没钱就乞丐荡秋千——穷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