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年头,连当病菌也不容易

午餐回来在网上读到这则新闻:
世卫料全球八成人染新流感

世卫组织相关人士预测,甲型H1N1流感的疫情,会直到全球人口的八成都感染后才结束

目前,全世界確诊甲型H1N1流感病例三十九万多,因此死亡的人数超过五千人。但世卫认为,全球实际发病数和死亡数远远超过目前这个报告数。

而隨著天气转冷,疫情上升趋势將进一步呈现。据韩国《中央日报》报导,新型流感疫情已经进入一个月中最紧要的关头,世卫组织相关人士预测,直到全球人口的八成都感染后,疫情才会结束。

报导称,目前韩国每天確诊病例都超过了四千人,和夏天相比幅度大幅提升。世界卫生组织西太平洋本部相关人士预测道:“隨著第二次过冬,每天会出现10万名患者,直到全球人口的8成都感染后,疫情才会结束。”……

这年头,连当病菌也不容易。

做销售有target,当病菌也有target。

要hit到target才算数。

大家小心健康。

奶量递减

上个星期开始奶量从每天的12-15安士逐渐递减。

直至昨天,一天下来7安士。

递减到了人神共愤的地步(人是我,神是我的精神)。

还好早些时候囤了40安士的冷冻奶,可到今天就剩下一袋7安士的在冰箱了。

其实不是没想过借助药物,可是我有点倔。

哺乳应该是很自然生成的一件事,只要一直持续的喂,持续的挤就会有。

至于为什么会忽然这样递减,我想来想去也只能怀疑是因为上星期热感冒,喝了些凉茶的关系。

所以现在权当我刚刚开始重回职场的初期,重头开始过。

匆匆半岁

鱼宝宝出世后基本上都是吃了拉,拉了睡。

有时会微微的笑,但是没有声音。

他大概是在快五个月大的时候找到自己的声音。

五个月之后他开始偶尔笑出声,但很少见。

五个月一个星期后他开始咔咔笑,偶尔会有高兴的呜呃。

就在还有一个星期就六个月大的时候,忽然间他的语言反应快速成长。

就在这个星期,他开始对俩姐姐说话反应。

以前光是看,看姐姐的嘴动啊动的,现在姐姐叫他,和他说话,他会呜呜啊啊的答应。

很会和我玩躲躲猫,把身子翻啊翻啊翻到枕头堆里,把头抬起来“啊!”然后喀喀喀的笑。

很喜气。

扌·讠·⻊

衷心的觉得小朋友们在华文上的认识突飞猛进。
尤其当她们在做‘看图造句’的时候。
昨晚的‘看图造句’有一张图是一个男生躺在床上,一个男生手上拿着一袋水果站在床边。
喜喜问我该怎么造句,我说你自己想想,看看可以怎么写。
她看了看然后说:“小明生病了,我去看他。”(生个孩子千万别取名叫‘小明’,书里的好孩子是他,坏孩子也是他)
我说是可以,但是可以加一点,因为男孩子手上拿着水果。
喜喜说:“小明生病了,我带水果去看他。”(‘小明’不但要演多个角色,还要常常生病)
后来我给她补充一点点,然后我一面说她一面写:“我的朋友生病了在家休息,我带了水果去探访他。”(救救小明)
喜喜写啊写,写到‘探访’,她不会了:“探访means visit isn’t it?I don’t think I know how to write this word in Chinese.”
我说:“提手旁,宝盖头上面没有一点……(她写了‘扌’,然后想一想,虚画一点然后写‘冖’)”(后来查了,叫秃盖头)
“然后酱(我不知道那叫一撇还是一点,就在空中虚撇)然后下面一个‘木’字。”
她望着我:“I don’t understand.”
我在墙上的书写板写下‘探’。
“‘访’是言字旁,然后四方的‘方’。”
她写完之后说:“A lot of Chinese word with提手旁。”
“Which word you know with 提手旁?”一面应付双双随口问她。
“扫把、打、抓……找……拉……”然后没了。
我说:“All the things you need to use your hand to do it have提手旁。”
“Then what 探’s means?”
我想了一下,大概应该可以这样说吧:“探means reach,and访 means……look for answer,or ask(老实说,不很肯定的语气),so reach out and ask about……呱”
双双和喜喜看着我,有点觉得我大话西游的样子。
于是……我就继续大话西游:“You see哦,言字旁,讠means说话,you see,the side of 说话都是讠,then方,means四方,last time the table all square shape, so a friend come over to visit, you invite your friend sit by the table and talking, so it become访啰。”
说到这里双双刚好写‘下雨天我们不能去踢球。’
顺便连⻊也说一说:“Is it because kick have to use our leg, so踢have this 旁(指着⻊)”
双双说:“But this is not 脚。This is 足字旁。”
我没好气了:“哎呀,足就是脚,脚就是足啰,一样的。”
双双:“噢,it is the same……so I can write‘小明的足痛,不可以踢球。’ right?”(小明,这是你的命)
“呃~不可以,那个要用‘脚’。”
“But you say 足和脚 are the same.”
~~(╯﹏╰)b……“OK,I was wrong, there are same meaning, but the way to use it are different, like soccer ball is 足球,cannot be 脚球,emm……哎呀,you go back to school ask 欧阳老师。”

忽悠小朋友们很好玩,可是也很危险。

如果你怕停电……

刚刚在Youtube看到《黃明志大鬧國家能源局》——

我家曾经也经常闹停电,最频密的一回,一年五六次。
家里有小孩尤其怕停电,要顾着小孩怕黑,小孩不怕黑就是怕热,怕蚊子轰炸。
所以家里一停电,双喜爸立刻打电话给TNB。
我们没遇过TNB没人接听的问题,不但有人接听,而且态度超好。
问你什么时候停电,停了多久,然后和你要姓名电话,说他们立刻检查,待会给你知道。
过了十分钟,电话回来告诉你什么事停电,需时多久解决问题。
我们第一次面对这样的服务有点受宠若惊,哇咧,我们是在马来西亚吗?这是TNB吗?我们没打错电话啊,我们没穿越吧?
后来一位住在附近多年的阿伯和我们说,TNB在我们那区的服务超好还要谢谢半山和山上住着的富豪。
是的,我们家后面的山上,半山就有很多的独立式洋房。
噢,对不起,就叫‘洋房’还把它给看扁了。那不叫洋房,那简直是城堡。
阿伯说因为这带住了好些有头有脸(我们是没头没脸的)的人士,所以如果停电断水什么的,修复服务都特快。
早些年一回大停电,一时半时修复不来,TNB马上来了一辆超级大型的活动发电机。
哇老……那时第一次觉得住在那里真是既荣幸又托福。
那一次那一辆发电机平衡了一点我们那贫富悬殊的心理不平衡。(平民百姓很容易满足)
其他地方的TNB服务如何我不太清楚,但是住在我那带的,现在明白了……
如果怕停电就要住在有头有脸的人家……隔壁,哪怕自己没头没脸,也可以沾光沾光,头脸也就没那么模糊了。

我是凤凰

公司来了新同事,人事部带她‘周游’。

来到我的部门——

人事部介绍我的同事龙哥给新同事认识:“This is Dragon.”

新同事:“Hah? oh, hi Dragon.”

介绍我:“This is……”

我开玩笑接下去:“I am Phoenix。”

新同事:“Hah? oh, hi Phoenix.”

……

她还真当一回事。

睡一整天

不是我,是鱼宝宝。

星期六中午放工后到大伯家聚餐,鱼宝宝在那里累着了。

能不累吗?嫲嫲伯伯伯娘姑姑堂哥堂姐连番‘轰炸’,没法度,谁让家里七年没有宝宝出现了。

在大伯家鱼宝宝可是那个难受,不是被‘轰炸’得难受,是看堂哥堂姐跑得欢他那个难受。

个个在身边跑啊跑的,自己只能躺在沙发上,心情比Pek Chek Kia还要pek-chek。

不能跑,只能尽其能事的呜啊哇啊。

累着了,星期天几乎睡了一整天。

10点起床,喝奶,玩,洗澡,玩。12点睡俩小时。

2点醒来,喝奶,玩,3点半睡。

7点半醒来,喝奶,8点继续睡。

9点醒来,喝奶,玩,11点睡。

然后4点喝奶(半醒),6点喝奶(半醒),7点半出门的时候还是睡着的。

真能睡……像爸爸。

匆匆博客五年

从2004年10月23日第一篇文章开始。
到2006年结束英文部落格,共文章835篇。
之后开始了全中文部落格直到今天,文章1471篇。
除肥仔客串的十来篇,总数2290左右。

二千二百九十篇文章里……
有三言两语;有长篇大论。
有装可爱的;有扮老成的。
有粗制滥造;有精雕细琢。
有哭不出的;有笑到哭的。
有些随性写;有些刻意作。
既有门前雪;亦有瓦上霜。
时而热血愤慨;时而冷漠淡泊。
有自恋;有自贬。
有虚;有实。

自己记得的有多少篇?

一个做事三分钟热度……
没常性的人……
写部落格,差不多天天写。
差不多天天写,写了五年。

觉得有点匪夷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