噤住嚟中奖(强逼中奖)


好似好耐无玩咁嘅嘢,曾经好乐在其中,后尾俾人点中嘅时候就假假地无见到咁侧侧膊走人咗。

今次人哋好远咁点到唛嚟,加上人哋又好阴功咁俾当地啲黑乌鸦当波咁踢嚟踢去之后重可以諗起你嚄,就諗住,喺唔喺都好啦,玩下啦,睇下可以玩哋乜嘢出嚟。

其实成件事喺好简单嘅,即喺得奖人必须讲出十件同自己有关嘅事。
几难得讲同自己有关嘅事你知吗?

虽然话嗰‘波碌’喺我嘅,我都已经日日喺‘波碌’度讲紧自己嘅事,但喺次次都喺好含蓄咁嚟讲。
以前重好死唔死教人哋点喺自己嘅‘波碌’度唔好提起自己咁多次添。
搞到自己写‘波碌’嘅时候,左睇右睇,睇下自己出场几多次,会唔会搞到自己出场疲劳。

废话讲咗好多,不如开始:

  1. 我间屋未扫,衫未买,年都唔知爱点样过。
  2. 我喺AB血型嘅人,你哋知唔知AB血型嘅人好变态,好飘忽?
  3. 我喺天秤座嘅人,你哋知唔知咁嘅人好揸唔定主意?好飘忽?
  4. 我喺属马骝嘅人,你哋知唔知属马骝嘅人好唔定性?好飘忽?
  5. 所以综合以上2、3、4,我就喺一个好飘忽嘅人。
  6. 其实我讲嘢好刻薄嘅,但喺后尾听我妈话讲嘢刻薄大日生嘅BB嘴唇会爆,吓到我从此之后锦心绣口。
  7. 我好懒,依嗰好似好多人都知道咗。
  8. 我好多时候钟意食斋,唔驶等到初一十五,因为我根本唔记得几时喺初一十五。食斋即喺真嘅斋你知吗?菜啊豆腐啊之类嘅嘢,绝非嗰哋斋口唔斋心嘅斋牛羊猪鸡鸭,吃嗰哋不如我吃真嘅。
  9. 我钟意嘅嘢好话唔唛,书又好,歌又好,自己粒头又好,唔知几时忽然间飘忽起嚟剪短嗮哋头发去。
  10. 我好无聊。

十条写嗮之后发觉自己真喺好、无、聊嘅人

咁依家要pass俾边个接落去?

不如咁啦,边个有兴趣就边个接落去写。

都喺唔好嘞,忽然间諗起几个人:
马修。(阿练:阴功……我老公无端端乜都唔知就被人点名咗)
wendy。(肥仔:估唔到我咁大嘅目标都阻唔到嗰女朋友被人点名)
董百勤同老师花袭人。(其实我想睇下佢两个明唔明广东话)
triton lim。(我想睇漫画啊~~)
Pek Chek Kia。(又喺因为想睇漫画啊~~)

点?我嘅广东话‘波碌’唔错呱?有无读到眼凸凸咧……

当我将要和你面对面

当我将要和你面对面,我会不会紧张?

RawangBoy说三月的时候大众书局在Puchong IOI Mall里面有小书展。
到时新书《双喜妈妈的日记》会在那边有活动。

可能是13号,也或许是20号。
日子时间确定了会在博客更新。

到时会有一个新书分享会。
阿RawangBoy说就是他问我答。

我心想大概就是他拿大光灯照着我,问:
做么要写部落格?

然后我抢过大光灯照回他,问:
做么你要帮我出书?

然后他喊“卡!”:“不是酱紫的,是我问你答,你不可以反问我的,再来过。”
大概就是酱紫呱,我想。

不过等下他看了这篇更新,可能会依猫我:
做么你酱早就入戏了?

因为我小紧张啰。
因为我怕和人面对面啰。
但是在怕也不会惨过到时没有人和我面对面呱~~~

不过,也没什么好紧张的。
当着小小的聚会。

很矛盾嗬?

正常的……

要不然你自己出书试试看……

嘿嘿嘿……*黑翅膀扑哧扑哧*

你新年了吗?

你新年了吗?
我还没有。

屋子还没收拾(似乎没有可以收拾完的一日)。
家在;人在,人在;物在,物在;必乱。
所以没打算收拾。

年货没有买。
年货(年糕、蚝干、发菜、冬菇)姑妈买了。
年菜(猪脚、大虾、鸡鸭、鲳鱼)家婆订了。
新年饼干,家婆买了。
孩子的新衣、新鞋,姑妈买了。

自己的新衣?常年穿制服,买新衣干嘛?
再说,制服红色的,不如新年也穿制服好了。
买朵襟花,把制服左胁的logo别了,哈!完美。
不过要买红色的内衣裤,打麻将的时候要穿。

噢,对,还要染头发。

要给双喜爸买新衣,他一年就买一次衣服。
还有新袜子和老底。

鱼宝宝的新衣裳也得买了。
就算不过新年也得给他买衣服,好多都穿不下了。

就酱,我要新年了。

随便说说……

喜喜上星期发烧,周末消退了。
星期一上课的时候她的神情有点萎靡。
昨天放学后和她爸爸说她不舒服。
到家之后量体温38.9°。

双双说这两天喜喜午休的时候被老师留在课室做功课。
我担心,是压力让她生病吗?
喜喜不开心,我感觉得到。
可是不知道要怎么做。
敏感的人容易生病。

刚有人和我说了曾经我也和别人说的话。
说,孩子比工作重要,若有需要,必舍事业,争取留在家里自己教育孩子。
当没有生活上的忧虑时,什么大道理都在张口合口之间。
没有条件的时候,大道理只能在五脏六腑内游窜。

——————

鱼宝宝在一个月里学会很多技能,升级了。
想写写他的成长。
却发现都是琐琐碎碎。
比如,会做伏卧。
会大声抗议。
表情越来越丰富。
会自己坐起来。
会扶着就手的东西站起来。
很粘妈妈,但是早上知道妈妈是会离开工作的,就不会吵。
看见妈妈的时候笑得最灿烂。

还有两天鱼宝宝就满九个月了。

随便写写

任性,只能偶尔为之。
先别说年纪大了,有家庭有孩子。
就算没有以上三个因素,除非自己是太阳,要不然没有理由要别人跟着自己打转。
再说,做什么也别做太阳。
是不是都得离开个大概1.5亿千米,还没拥抱就化了。
孤寂得要死。

昨天小小的任性了一回,感觉很好。
这就够了。
自知自明,如果真的放任自己,必得罪人无数。
还没得罪别人,先得罪了自己。
肩膀左边那个必先叫肩膀右边那个二百五。

其实这么叫叫也无妨。
反正左边右边各二百五加起来就圆满了。

昨天傍晚算是很不错的一个时光。

喜喜以“一定”造句。
她说:一定要睡觉。
我装出来很认真的脸差点破功。
我问她为什么“一定要睡觉”?
她说:The sky getting dark, so we have to go to bed.
“那么下雨之前天也是黑黑的嚄,也一定要睡觉?”
“Fuiyo, raining day so cooling good to sleep.”

好了,再说下去就越说越远了。

我给她“睡觉前”,“书包”。
她给连成:晚上睡觉前一定要把书包收拾好。

其实后面还想给她加后果。
想想,算了,那个留着以后。
师傅都有留一手的毛病。

双双在旁边听了说:
“我口渴了一定要收拾书包。”
……我听错了吧……
“嗄?什么?”
“I said 我口渴了一定要收拾书包。”
……
“口渴不是要喝水吗?干嘛去收拾书包?”
她停了三秒……然后说:
“Because the water bottle are next to the 书包, so I 收拾书包 can take the bottle to drink water.”
……
……
……
那,可以写一篇短文了。

“我口渴了一定要收拾书包,因为我的水瓶就在书包的旁边。可是为什么我不直接就说要拿水瓶喝水,又说要收拾书包呢?其实情形是这样的,我是打算功课做完之后先玩玩儿,然后才收拾书包。如果不需要收拾书包的话,就算口渴, 我到书包旁边取水瓶喝水的意愿并不大,毕竟玩游戏比较有吸引力。可是现在既然有必要收拾书包,又刚好口渴,那么就顺水推舟喝口水吧,所以就有了‘我口渴了一定要收拾书包。’这名句。别看它不搭调,你没那心思也造不出来呢。”

……
……
……
我想……

找个补习老师是必要的……

有沟也不一定会通

在做一本菜单,近来和菜单很有缘份。
现在几近后续一点更改。
这个‘几近后续的一点更改’改了两个星期多。

先是让把苋菜的‘苋’改去‘芫’,‘梨’改去有艹头的梨(我把搜狗输入法打穿了都找没有)。
……不数了……

虽说顾客永远都是对的,但是我是有读书的人啵。
说得好听是别让食客觉得餐馆没文化,错别字一堆。
其实是我识字多喜欢卖弄可以吗?

还有所有的‘鱼’字改去‘余’,原因是素菜馆的菜单最好不要提起动物。
嗯?请教,那么那个素鹅、素鸡、素鸭、素肉咋办?
总不能素娥、素机、素雅、素柔吧。
顾客说把鱼改了,其他的没有办法就算了。
我心里那个扑哧扑哧的说:有啊,有啊,素机啦。

当然,要尊重顾客,真的,他们是给钱的人。
……真的。
我真的是很诚恳的认为他们是对的。

于是我毫无异议的改了。

然后检查回来了。

‘芫’改回去‘苋’,其他的照旧。

OK……

然后又检查回来了。
这次‘苋’改回去‘芫’,‘余’改回去‘鱼’,‘朱’改回去变回‘猪’。

……
我再次的声明,顾客永远都是对的。
设计师的工作是‘死了都要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