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打算迁怒

解放自己,任性一回。
把所有的埋怨和脾气,归咎于其他。
不是自己做得不好,不是自己没有修养。
全部都是因为外来的压力让我破功。
对,不关我的事,都是别人造成的。

小朋友们华语说不好不关我的事,是双喜爸不会说华语之故。
小朋友们偏食不关我的事,是被她们的嫲嫲和姑妈宠坏之故。
小朋友们读书注意力不集中不关我的事,是课本太乏味之故。
小朋友们成绩不好不关我的事,是教育的制度拔苗助长之故。
小朋友们没有手尾东西乱放不关我的事,是双喜爸遗传之故。
小朋友们爱玩电玩不关我的事,是电玩被设计得太好玩之故。
小朋友们AAA不关我的事,是BBB之故。
小朋友们CCC不关我的事,是EEE之故。
小朋友们XXX不关我的事,是YYY之故。
小朋友们 ……不关我的事,是 ……之故。

总之,全部都不关我的事。
都不是我的错,都是社会的错。
……
……
……
哗!
迁怒,真爽。

她们的可爱……被遗忘

昨天接到前上司的电话,当时她刚在《随手拈来》转了一圈。
她说,喂,现在你的部落格带把的坐大嗄,就见鱼宝宝的照片没有俩姐姐的了。
我就笑说,那两个‘过时’了,现在就放新鲜出炉的。

其实一点也不好笑,前上司的话是个提点吧。
当天晚上我以非比寻常的耐心陪她们度过家课时间。

我很久没有抱她们了,当然现在越来越重,从来没有想过要想抱宝宝那样抱她们。
最后一次抱着她们应该是她们上幼儿园的时候,担心她们不习惯上下幼儿园那道铁梯。

最近一次半夜起床看见双双半个身子睡了在垫褥外,于是想把她抱回上垫褥。
结果忘了她们已经不再是那小身板儿,低估了她的重量,差点把要给闪了。

她们低头写着家课的时候,我看着她们的发旋。
双双的双发旋,喜喜的单发旋。
多久了,我没有像她们还是幼儿的时候,埋首与她们的头发,嗅嗅她们的婴儿香。

记得最后一次嗅到她们头发的时候,好像是说:咴哟,上了一天课,头很汗臭。

曾经写过一篇文,就是她们头发的气息。那是在2005年10月5号。
找回头看了……想哭……然后就真的哭了。

曾经我只看到她们的可爱,她们的好。
然后她们上学了,似乎只看到她们的错。
或许说比较注意她们的错。
然后忘了她们的好。

我想,阿RawangBoy愿意替我出版《双喜妈妈的日记》是一冥冥中的安排。

有时我会担心她们会不会觉得妈妈偏心鱼宝宝了。
但是她们曾经和我说我要多注意鱼宝宝,因为鱼宝宝还很小。

部落格上关于她们的可爱是越来越少,有的话都是因为功课而生的埋怨。
真的,多久了我只光注意她们的功课,没注意她们玩儿时候的童趣。

我不是一个好妈妈。
也不是一个坏妈妈。
我就只是一个妈妈。

说话不算数

本来是说这几天要活在推特里。
然后反悔了。
反悔之后打开了部落格发觉……其实没有什么要写。
然后反悔了。
反悔之后又发觉没什么要写却也写了一些字。
然后又继续了。

其实,是做工做到有点stuck了,阻塞了,想不到什么。
屋子乱的时候做不到设计。
设计忙的时候写不到东西。
写不到东西的时候会郁闷。
郁闷的时候不想活动手脚。
不想活动手脚屋子就会乱。

或是行动,或是思考,总得有一方先屈服。
要不然什么都不用做了。

看看上面几行字,咦?有写哦。

刚刚和龙哥说起小朋友们的功课。
龙哥三年前在补习中心教小学生补习。
他说,以前(三年前)二年级的学生还没有学到千位数。
我说现在小朋友们在学千位数了。
她们搞不清楚1000-988怎么减。
她们搞不清向十位借来减个位,向百位借来减十位……

原来连小学的数学课程也会有通膨。
三年前三年级才学的千位,现在通膨了,二年级就得学了。

以后到鱼宝宝……大概幼儿园就要学千位数了……我想。

想太多了。

不想不行。

老是在想,老师怎么教的呢?

那天在推特里说了:
老师教的不是学问,是制度。
学生学的不是知识,是分数。

小学的课程程度设定得这么高,是真的让小朋友们能够真正的获取知识,还是为了表现华小的成绩卓越。

小朋友们忙着完成功课,而不是忙着吸收知识。

说完了。

自己和自己说话

哇老,一下子酱多活儿,唵呢呐……
要死?不要埋怨啊,活儿都是钱哪。
我鬼不知道咩?问题是还没有头绪吗。
慢慢来,一件一件做,你又不是没有遇见过酱的情形。
我知道我知道,乱一下可以吗?
不可以乱,要冷静,冷静才可以想清楚。
OK,酱你想啰,你给我想想看要用那个背景。
嗯……这个……这个很有城市节奏,很hip-hop。
hip-hop不是全部。
酱,加点其他元素。
具体点。
把代表xx的移上去,代表yy的加进去,这个zz拿出来……
我不喜欢。
酱,yy放左边,xx不要,把zz放回进去……
*摇头*
将你想怎样?酱又不可以,酿又不可以!自己做!
你做不就是我自己做啰。
不如酱,先放下这个,去把衣服摺好,估计衣服折完了,思路就清楚多了。
诶,你说是不是我一直惦着那堆没摺的衣服所以想不到点子?
有可能,来,快手快脚摺了。
可是摺衣服很浪费时间,我还是快快把这个设计完工才摺衣服。
那就快吧……
先看看有没有依猫……
……
顺便看看即时新闻……
……
阅读器有没有更新……
……
看看推特……
……
咦?有留言,要回……
……
今天要不要更新博客呢?
……
哎呀,很忙呢,没时间写。
……你以为你在做什么?
哦?呵呵……就记录一下嘛……
还写?
没有了……
上面三个字是什么?
你比我多五个字。
还说?
嗯嗯,不说了,不说了。
……

让我说什么好……

有时候,有些人,让人无言以对……

事件一:
和一位母亲聊起我们月份相仿的宝宝。
我说:“医生说八个月大的宝宝可以加半粒蛋黄进副食了。”
她说:“哦,是吗?煮熟的吗?”
……
黑翅膀和白翅膀交错的在我背后扑哧了几下
……
白翅膀强按着呐呐自语:“给生的啰,给生的啰……”的黑翅膀。
舒展开洁白的双臂说:
“对啊,就煮熟的蛋黄,给半粒。”

事件二:
吃午饭时候闲聊。
坐对面的人说:“你们有没有看报纸?那个那里地震。”
大家点头:“嗯,海地地震。”
她说:“海底地震很厉害,震到地上的屋子全部倒了。”
大家……:“那个地方叫海地。”
她说:“哦,是哦,在中国的是吗?”
……
……
……
……

事件三:
不知道要怎么说,可是不说心里不甘,说,又有点不爽。
这件事情有点小气,因为对方不够敏感体会我的心情。
或许对方觉得和我很熟稔,所以可以说这样的话。
可是如果吃两顿饭就很熟稔的话,那么其他的朋友大可登堂入室了。

昨天说家里遭贼的时候,大家有过没有过同样经历的都能感同身受。
留言安慰,告诫。在此,谢谢大家。

有在推特调侃说我大姑奶像7-11,很多东西好(让人)拿。
我回道:你的意思是家里东西多,活该招贼觊觎?
我想要表达的意思够明确了吧?

今天看见回应:差不多是酱的意思。

当时事情刚发生,对此调侃,我是冒火的。
你谁啊?凭什么知道我家多一点儿就认为自己有资格说这样的话?
人家什么心情你知道多少?
我的家人我拿来说笑是我的事。
我的家人轮不到别人来调侃。
我的家人是我的底线,别乱踩了。

老婆险中求

每天早上在公车发觉在车上看书的人不多,基本上是没有。
当然,这也和公车载些什么人有关,外劳居多。
工作累个半死,晚上睡不够,看书?不如补眠。
只有我这种,怕在公车上睡觉流口水影响形象的,只好看书保持清醒了。

不过今早在公车上遇见难得一见的景象。
居然有个男生站着看书!

OK,“有个男生站着看书”这话要分三部份来说。

第一,他是男的。
别误会,我的意思不是说男的不看书,我认识的爱看书的男生多了,百勤建杰就是其中的代表人物。
而是,我还没见过在公车上阅读的男生,见过的都是女生。
(对不起,百勤和建杰,我没和你们一起搭过公车和地铁,所以原谅我孤陋寡闻)

第二,站着看书。
站着看书没什么大不了,书局里书展里谁不是站着看书,当然也有站累了坐下的,那个是少数我们不说。
搭过公车的朋友都知道,尤其是吉隆坡的公车。
吉隆坡公车司机大概搞不清楚油门和刹车的分别,所以总在你认为加速前进的地方给你来个紧急刹车,原因是有两人要在交通灯前上车。
又或者在快要亲上前部车子屁屁的时候,踏油门给方向盘来个大回转越车。
然后车里各位一轮晕头转向之后发觉怀里抱着买菜回家的大婶,瘦子被隔壁胖子压成照片,打瞌睡的把那条垂得长长的口水甩了给隔壁那个美女……
所以在公车上没座的时候要打起十二分精神和司机一起对路况高度关注,以便和司机共进退。
有座的,不管是清醒的,打瞌睡的,补眠的也要一起对路况高度关注。
虽然这对后两者有点难度,但是我相信他们的潜意思是清醒的。
这样还怎样看书呢?能戴耳机听个歌就算不错了。
在公车上站着看书……高难度啊。

第三,书。
什么书?
对个也是在公车上读书的人来说,尤其一个很鸡婆八卦的人来说,看见有人和他一样,一定会瞅瞅。
有些人是偷偷瞅,我是光明正大的看。
结果,我看到了之后雷得……太有追求了。

就是这位男生,后来有人下车,他有座了。(当时多希望手上的带摄手机是抗震的)

这是他在读的书

兄弟,加油啊!

被偷去的不是财物,是安全感

双喜爸中午大概一点时候来电话:家里遭贼了。
双喜爸惯常午饭时间回家,见院子铁门生锈的把手背撬开,锁头完好。
楼下铁门的锁被撬开,铁门也曲得关不了了。
木门微掩,进屋一看,姑妈和家婆的房间被搜得一团糟。

贼子没到楼上去,所以我和双喜爸没有损失。

通知了家婆,家婆先回到家,她的金饰玉器都被偷走。
姑妈的金器all gone。
贼子把她的假首饰丢满床。

双喜爸打电话报警,问巡逻车什么时候来查勘。
警察说:Tak tahu bila。(不知道几时)
然后叫双喜爸到警局报案。
双喜爸说我家的所全部坏了,门不能锁,咋走开?
于是警察叔叔说OK,我们派巡逻车来,不过不知道几点。

双喜爸说难怪家后面的Gasing Indah居民全部自己出钱把路栏了,让保安看着,因为我们的警察叔叔太忙了。

两点左右的时候,巡逻车来了。

从来没想过我们家会遭贼。
我们家那副残败的摸样,恐怕是因为后面那些大屋子进不去了,所以将就了。
而且我们家又面向大路,车来人往,贼子也忒大胆了。
再说也一直以为进贼也是我们楼上首当其冲,毕竟有个天井和露台。

虽然我本身没有财物上的损失,但是我失去了安全感。
而且对我的家婆和大姑奶感到难受。
据我所知她们没有把财物放在银行保险箱的习惯。
家婆是老人家,而大姑奶,一个离了婚的人,金饰是她们的保障,失去这些对她来说应该有多难受。

以前未出嫁的时候,家里和店里都遭过贼。
现在回想起以前母亲的损失……
心情……很糟糕。

23.24pm补:
晚上回到家,姑妈说我们家隔六间的屋也遭贼。
俩贼子坏了门进了院子发觉屋里有人,还是老人家和小孩,就毫无忌惮的入屋强抢了。
可怜老人家和小孩受了很大惊吓。

家婆损失最重,而大姑奶只是不见了了一点小金饰。
大姑奶说大概是开了她的橱橱柜柜发觉塞得太慢,没有时间慢慢搜就放弃了。
大姑奶的橱柜是塞得很满的,就是打开柜门东西就掉出来那种。

答案

数学题答案
(蓝色的是UC给的答案,绿色的是我补充的)

昨晚把答案更上的时候几近入眠的时候。
当时我想,如果立刻有人帮忙的话,应该都是在地球另一边的朋友。

然后,很快,远在美国的UC的答案就来了。
可是当时诚如UC你所想,我真的很累了。
所以你给的例子我还是不得其解。

直到今早看了你寄来填好的答案,然后再读其他的留言。
OK,现在明白了。

谢谢UC,谢谢大家。
写部落格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