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不溜打不溜打不溜多什么什么多恐母多卖

家附近的一块空地将被发展建店屋。
空地旁的一列旧店铺也将被拆除,包括我们几乎每天都光顾的大炒档。
双喜爸去大炒档买晚餐的时候,老板娘的女儿问他如果她们搬走了,我们还会常光顾她们吗?
双喜爸说那得看她们搬哪儿去了啊,如果搬得远了,又不顺路,想帮衬也不容易吧。

后来我们说笑,就说不如弄个网站啰,网上订餐送上门。
老板娘说她们是网盲,不会这些东西,人人都上网,她就不行了。
我说字母总会吧,我爸也会啊。
老板娘摆摆手:“无搞我,英文字佢识我我唔识佢。”

后来我和双喜爸聊起这件事,双喜爸说英文不好,上网也是挺麻烦的。
想想我爸,也是。
阿爸的电脑就是的安装中文视窗才行,不然很多指令也弄不清楚。

再想想如果大炒档真的弄个网站,大概得和老板娘说:
“哪,呢个喺你嘅网站–打不溜打不溜打不溜多给爱爱母给依依多恐母多卖。”
不简单。

老师,你说什么哇?

小朋友们每天早上除了书包,还要提一个装着她们制服的环保袋到安亲班。
在安亲班冲凉吃午饭之后,连装着脏衣服的环保袋一起带去学校,放学时候带回家。
于是家里就有了很多环保袋,反正现在送环保袋的活动多着呢。

新年前,喜喜回来说她的老师很喜欢当天她带去的环保袋。
那是一个米色,DIY商店的环保袋。
喜喜说,老师问妈妈可不可以把那个环保袋送给她。

呃……那个环保袋我也很喜欢的嚄。
“妈咪也很喜欢这个袋子,不如你送另外一个红色的,有Easy Pha-max logo的那个给老师好不好?”
“But老师said她喜欢这个嚄。”
“酱啊,OK啰。”
pakat老师一下啰。

然后喜喜就把环保袋带给老师了。

过后,喜喜回来说:“老师asked where did you get the bag?”
我说我忘了。

再过后,喜喜回来说:“I told 老师 you forgot where to get the bag……then 老师 said:
‘your mommy so forgetful just like you.’”

哇特?

这个叫什么?

‘捞生’里面那个脆口的炸食叫什么?

一直以来我们就叫它‘卜卜脆’,是嘛,又‘卜卜’的,又脆脆的。

这是没有文化的叫法,有文化的人给了它个好听响亮的名字:

金枕头

From 随手拈来的相册

我们‘捞生’的时候,我们说‘卜卜脆’倒了没。
Earthtone说:吓?什么‘卜卜脆’?我们叫这个‘金枕头’。
她来过年顺便‘教育’了我们这班读书不多的,O(∩_∩)O哈哈~

漏网之文:逃病

有天搭的回家的路上,看前面一辆电单车正以龟速前进。
的士越过电单车的时候,看见后座的兄台竟是长袍一袭。
长袍一袭不算,还竟是马大医院病号的病袍。
我是不是也在马大医院待过,那袭满是医院logo的病袍还是认得的。

我看看司机,司机看看我。
我说:”I tak salah nampak kan? Itu hospital university minya baju kan?”(我没看错吧?那是马大医院的病号服?)
司机:”Yah, itu betul-betul hospital orang sakit minya baju.”(是,那是医院的病号服)
我说:”I nak ambil gambar, tak selalu nampak hal macam ni.”(我要拍照,这样的是不常看到)
于是司机放慢车速让我拍照
逃病

当时我恨死自己那二万素像的手机摄像头。

司机说:”Ini memang tak ada wang bayar bil, cabut saja.”(这肯定是没钱付住院费,溜走的)

下车的时候忽然想起当天是大宝森节,于是我说:
“Hari ni Thaipusam kan? Mungkin di balik rumah sembayang saja.”(今天大宝森节是吧?说不定他是回家拜神啦)

司机哈哈大笑,是的,是的。

随手拈来随手记

年初二在二伯家过。
那个天气就甭说了,典型的新年天气——闷、热、焗。
二伯家的那几个风扇就一摆设,堪比林黛玉那个吹气如兰。
冷调,用电量大,省着点。
总之一过下午两点,我已经向抓狂的方向狂奔而去了。

就在这几天,我对办公室有着无限的挂念。
办公室里的那个空调是那么的强大健壮。

老实说,‘捞生’已经没有意义。
原本在初七人日才有的特色,现在年前就已经开始了。
和不同班次的人‘捞生’,一天捞十次八次没得好说。
但是三天时间里,和同一班人捞两次都嫌多。
我的家婆对‘捞生’有着无比的热诚。
年三十晚团圆饭的时候开始,直到昨晚,餐餐‘捞生’作为片头曲。
其实年二十九家婆生日,在生日晚餐的时候也‘捞生’了。
简直就是一餐一小捞,两餐一大捞,只有捞得更凶猛,没有捞得更热烈。

鱼宝宝如果有记忆的话,对过年这事儿他能记得的不会是红包或炮竹。
应该是——人。
很多很多的人,一屋子的人,满屋子的人。
还有七脚八手的‘非礼’,和没有停过的“Maxwell”、“handsome boy”、“so cute”……

昨晚,鱼宝宝貌似因为长门牙的关系(虽然到现在什么芽都看不到摸不到),从二伯家回来后不舒服了。
低烧和小泄,身上手臂上有些像蚊子叮的红点。
昨晚他睡不好,泄了三次,后来睡着的时候哼哼唧唧的,还得摸摸他的头sayang-sayang才好好睡。
双喜爸睡得香,谁来sayang-sayang我?
可能因为还在假期的关系,没有上班,所以我很乐意的在半夜清醒着抚慰这个为出两颗门牙而瞎折腾的小帅哥。
当然也怀疑了那些小红点是不是我在大虾面前难以节制的后果。
对了,还有一整包的腰果。

因为鱼宝宝的不舒服,拜访叶老师的计划变成匆匆路过进屋五分钟的结果。
好想念师母烹调的美食啊~~
健一说鱼宝宝竟然比俩姐姐更漂亮,更像女孩儿。
嗯……认真的想想,有时是觉得鱼宝宝挺像女孩儿。
不过,那个宝宝在这个时候不是中性模样儿的呢。
分别只在发型和身上衣着的颜色罢了。

Earthtone今天下午到了KL。
水晶美人最近常游泳是吧,成了茶晶美人,还是美人,那对凤眼很勾人。
子衡完全是个小大人,说话都有模有样,整个大哥哥的样子,很逗趣。
今天见到Earthtone,发觉她和我越来越像,看着她觉得像在看镜子。

阿爸很久(才三天)没见到鱼宝宝,今天外公见外孙,真腻。

要睡了,明天不知要做什么。

忽然想起,忘了给康一红包……

顶好Drinho和HYH何人可的强强联手

最近一个机缘受邀请出席了一项活动。
本地知名饮料公司顶好Drinho何人可凉茶的结盟典礼。

受到邀请时当然的和双喜爸报告。
他问我:“何人可?喺唔喺个个次次我发烧嘅时候你俾我饮嘅凉茶?”
我说:“喺啊,就喺个个凉茶。”

然后我说他们现在和顶好Drinho联合,出简便型的包装凉茶了。
双喜爸有点怀疑的说:“变成包装水重会好似冲嘅咁有效无啊?”

他这么问有原因的。
话说,刚认识双喜爸的时候我们都在美术学院读书。
那个时候熬夜是必要的,常常试过三天没睡觉赶功课。
呃……嘿嘿……当然有时是赶功课,没赶功课的时候就和同学通宵蹲麻麻档。

熬夜的结果大家都知道,发热气啦,上火啦……
那时候我下火的方法就是喝凉茶

不过让双喜爸喝凉茶是个脑力活。
但凡一点苦的他都不喝。
所以我只好在何人可凉茶里加点蜜糖。

后来他有个发烧什么的,我就学母亲那样,给他泡杯何人可凉茶,热热喝了,然后盖被‘焖’,焗出汗来烧就退了。
不过双喜爸嫌盖被不够热,结果每喝了热热的凉茶,他就躲进厕所。
还别说,躲进厕所那汗就直下。

就这样经过几次,双喜爸对发烧就喝何人可的概念是根深蒂固了。
现在他有时稍微有点不适,觉得像要感冒了,就自己提出:“冲杯凉茶嚟。”

曾经一次,杂货店没有了何人可,我买了另一个牌子的凉茶。
结果他喝了说:“做咩嗰味道有D唔同嘅?佢哋换咗ingredients?”

啧啧啧……习惯是无敌哒。

当天的活动在Sunway Hotels & Resorts的西湖苑举行。
去之前我已经知道I am Not Alone。
顶好Drinho与何人可凉茶结盟

邀请我们出席的是美人LisaYap,照片里是白雪X公主北西八地(你做么这个表情?),阿RawangBoy

当天早上是我爸载我到Sunway,阿爸问我出席的到底是什么活动。
我说是何人可推介包装凉茶。
阿爸:“哇,出包装凉茶?想当年我们在半山芭的时候,他们的老板在巴杀那带推销凉茶哩。”
哇,是吗?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喂。

开始觉得有点奇怪,顶好Drinho也是一个历史挺悠久的品牌,比如Drinho豆奶就是我最常喝的。
顶好Drinho本身一直有冬瓜,竹蔗,菊花这几个属于凉茶类的饮料出品,现在又出凉茶不会和原有产品有冲突吗?
其实一个市场上著名品牌的饮料公司,结合一个在民间有悠久历史的传统饮料,这是强强联手的合作。
顶好Drinho与何人可凉茶结盟

到了西湖苑,外面就有何人可的‘历史走廊’。
顶好Drinho与何人可凉茶结盟

顶好Drinho与何人可凉茶结盟

现场配合推介礼掀开顶好Drinho公司和何人可联手出品凉茶的同时,在座的宾客都试了试两种口味的凉茶。
酸梅口味的顶好Drinho何人可凉茶刚喝的时候有点不能接受。
因为……不甜。嗯……应该说不像平时喝的其他包装凉茶那么甜,所以味蕾一下子有了点冲击。
喝之前以为会起码像包装菊花茶那种甜味,所以喝了几口才想起,哦,是喔,何人可凉茶本来就不是甜的。
本身比较喜欢罗汉果口味的,可双喜爸倒是很喜欢,他说:“以后唔驶另外冲。”

主办当局送了宾客两种口味的顶好Drinho何人可凉茶,让小朋友们试了试,她们都是比较喜欢罗汉果口味。
反而她们的嫲嫲和姑妈觉得酸梅的比较合胃口。
顶好Drinho与何人可凉茶结盟

对我来说,只要不太甜,过年的时候囤一点在家就是了。
过年我要打麻将啊,坐在那儿不是吃就是喝的,可能还通宵,是要喝点凉茶才行。
可问题是……鱼宝宝乖不乖睡觉啊,不乖睡觉妈咪怎样打麻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