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块钱的椰浆饭

From 随手拈来的相册

每天的早餐不是面包就是椰浆饭
有时偶尔有宽裕的时间可以步行远一点,喝粥
基本还是喜欢喝粥,但是懒惰往往把喜欢打败
懒惰把喜欢打败之后就赏了喜欢一点点的将就
于是早上还是吃面包喝橙汁,要不椰浆饭

可是吃面包还是椰浆饭也是要稍微斟酌哒
有人可能觉得面包比较便宜,吃面包比较划算
错。
面包也很贵。

比如咖啡店卖的面包,椰子馅的也要RM1.50一个
阿爸每次看见这些面包都大有一种‘时不与我’的感慨
想当年(也不过六年前)椰子面包我家才卖六毛一个

更别说面包物语那些面包店了
买俩面包RM5.60

椰浆饭加鸡肉RM3.70

不过最近常光顾的MakCik不知道哪儿去了
两星期没开档
结果找到了了另一档椰浆饭

公司对面‘新天地’茶室‘海南椰浆饭’

哎,一看‘海南’二字就倍觉亲切了

第一次打包,又咸鱼咖哩又加蛋,老板娘说RM3.50
心里乱嘀咕了一番:没算差了吧?
多了好多黄瓜和炒白菜,比MakCik的还便宜?

第二次还一样

今天没有咸鱼咖哩,换辣椒江渔仔
加上炸江渔仔,一粒鸡蛋,炒蕹菜
一大碗饭淋上马铃薯咖哩

RM3.00

不是说咒老板娘
这样的价位,买这样可以上餐厅的椰浆饭
会不会好像上次那个鸭饭大大碗那样
当时我只是想会不会越卖越少啊
结果他是很快就掰掰了啊

关于《第二次生蛋记(1)》的后来

原本生了鱼宝宝之后要写一系列的《第二次生蛋记(1)》
结果只写了一篇

我人缺点不多,除了懒了点、凶了点、无聊了点、没心没肺了点
基本上只是比较拖沓

拖拖下就没了继续写的感觉

可是人是善忘哒
电脑奔四之后跑双核那个快啊
人奔四之后等待的是健忘

想想,写吧
然后就见好几位网妈最近都怀上了
我那点生产的破事儿不知会不会把人给吓着

于是又拖下来了

其实就别说会把怀孕着的网妈吓着
恐怕连已婚还没怀上的也会给吓着

所以还是悠着点
等等看吧

鱼宝宝和长颈鹿

Uncle Jon在我出世的时候给我买了这只长颈鹿

等了快一年了,爸爸妈妈终于觉得我会玩儿了,才给我装好

看见我手上这里球球没有?放进长颈鹿的嘴巴,就有音乐出来啦

呵呵……挺逗哒,我可是玩儿得很认真啊

不过……就那么两首歌,听久了就有点闷了

还是找别的玩儿去……

From 随手拈来的相册

五月妈妈的日历

新书分享会的时候,五月妈妈May玉萍给我带了本日历。

这本日历市面上买不到,是May自己很有心机,一手一脚从描绘设计,至打印装订出来的。

May的画工,完全可以出版自己的绘本。她的博客基本上就是一篇篇的绘本。

封面,小男孩是May的儿子,和双双喜喜同年。

这是May,呵呵……

全家福祝福新年快乐

很喜欢这几只小小鸡

最后,‘猪’你圣诞快乐

From 随手拈来的相册

May,非常感谢你这份礼物,很精美,很难得,衷心感谢。

被同性非礼了

被同性非礼了

谁?

当然不是我
老丫丫的瞎了眼的才看上

被同性非礼的是……

双喜爸

他的(.)(.)被同性掐了
被掐了之后,竟然也不当一回事
至于掐他的那个是什么原因这么动手动脚?

估计有点好奇这么飞机场的(.)(.)会不会有奶呱

当然结果是很让他失望的
于是鱼宝宝尽情的掐多两下:

我让你没奶还装(.)(.)呢。

如果没有我日子怎么过

下午两点到小朋友们的学校出席家教协会的常年大会
小朋友们一早跟了姑妈出去
喂饱了鱼宝宝,哄他睡了,我洗澡,然后家婆载我出门
双喜爸在家边开工边看顾鱼宝宝

结果常年大会没完我就离开了
挺拖沓,坐了个把小时在颁发优秀学生奖励和奖金
看看派发的议程:至7pm
我不等了,走

到家。
双喜爸说我一出门鱼宝宝就醒了
然后说鱼宝宝好像伤风了
看看鱼宝宝,脸上又是泪又是鼻涕,糊了一脸
干嘛哭啊?刚刚玩儿的时候向后倒弄到头了
客厅地上满是玩具

鱼宝宝看见我立刻弄那个委屈样
哇哇哇……连衣服也不让换
好了,后来喝奶睡午觉了

鱼宝宝睡午觉,我到客厅
一脚踢了个玩具的盒子
“做咩呢个盒喺度?”
“拿出嚟俾佢玩。”

恐怕我真的开会开到7pm,屋子都拆了给儿子玩了

如此橡皮膏

有次和一位久不‘见’的网友在网上相遇,大家就着对话框哈拉起来。

她问几个孩子了,我回:三个,俩八岁,一十个月大。
她说:After have kids, we have no life.
我想想,然后回:After have kids, we still have life — tough life.

作为一个在职妈妈,很能理解为什么会有在职妈妈把宝宝给保姆带日夜。
基本上孩子就像一帖橡皮膏,你到哪儿他粘到哪儿。

双双喜喜这么大了,粘效慢慢消退。
至于鱼宝宝,粘性日愈强大。
放工见到他,他的经典动作就是爬过来,一手一只脚的把我的双脚抓住。

到家想上个厕所吗?想立刻吃饭吗?想立刻冲个凉换件衣服吗?
告诉你,甭想了,门儿都没有。
他就抓着你的脚跟你耗着呢,你不抱他起来你就别想移尊腿半步。

当然也不是不可以,等着听他嚎吧。

后来我知道怎样脱脚了。
俯下身用手抓着袜子,袜子移动把脚退出来,让他抓着袜子发呆好了。
等他回过神来试给他洗手的时候了。

鱼宝宝快十一个月大了。
从他会爬的那天起,基本上我回到家就不能做任何事。
而现在……当橡皮膏不要紧。
你见过会扯你头发眼镜耳朵的橡皮膏吗?
没见过?我家有。

自从鱼宝宝出世以来,我这个睡教的教主也当得很窝囊。
不是没有想过把鱼宝宝留在他外婆家一晚,让我们可以睡个好觉。
阿爸也建议过,留鱼宝宝和他们过夜,让他习惯。
可是鱼宝宝现在晚上还喝母奶。
别开玩笑了,把他留给外公外婆过夜,我睡个好觉的同时外公外婆就没能睡觉了。

所以,很喜欢睡觉的人最好不要生宝宝。
以前,没人和我说过。
现在,别怪我没有告诉你们。

(精神不济上着班的人的随想)

给我一张床

今天时间比较宽裕,我们下午吃火锅。

在火城重庆麻辣火锅吃自助,点了麻辣和鸡汤鸳鸯火锅。

同事勺酱料的时候看见有辣椒粉,勺了两茶匙。

辣到……很能吃辣的他辣得起飞了。

原来那是花椒粉……哇咔咔咔……

今天即兴,没有准备拍照,没有带相机。

不过下回我们要回去吃辣子鸡和水煮鱼。

辣辣辣……

RM28。

吃了好多虾和螃蟹。

喝了好多鸡汤,喝了好多罗汉果茶,吃了好大球的巧克力雪糕。

现在昏昏欲睡。

给我一张床吧,让我给你一个好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