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我”就疯了

虽然好像说了很多次,但是还是想再说。

常常在公共场所看见小孩或婴儿被女拥抱着,要不就是只有女佣陪孩子,父母不知道哪儿去了。

怀孕的时候曾在咖啡馆坐着等双喜爸,结果我坐了两小时,看见隔壁座的女佣陪着小主人两小时。
父母回来一次,放下东西然后走了继续血拼。

在二伯家也是,看着两个十岁八岁的喊女佣倒一杯水。
倒一杯水咧,手断了脚断了呗。

其实有一个女佣,不代表自己就不用做事。

请了一个女佣,自己还是要下手的。
尤其是看顾孩子。

因为“Maid”里没有“I”就“Mad”了。

不好玩了……

小朋友们自从上小学,认字学知识后,很不好玩了。
长大了,懂事了,很多时候说话好像成年人一板一眼的。

比如Youlgo寄来的邮票。
我不知道如果以前她们会怎么说。
但是这次我让她们看那香肠邮票,她们的反应是:
可以给我送给朋友吗?

她们最近常问我拿东西送给朋友。
感觉很巴结、功利。

现在她们的对话,很‘大人’。

不好玩了……

如果转校

有日和有文说起小朋友们的学校。
有文的孩子所在的小学离双喜现在的小学不远。
除了一年级,二年级以上都是上午班。
学生比较少。
有文的太太说学生比较少,老是容易兼顾到。
因为这样,萌生了想给小朋友们转校的念头。
手续好像有点麻烦。
有哪一位朋友做过转校的手续,可以分享的话,感激不尽。
虽然不决定,但是想知道。
毕竟如果真要转校,我得先说服双喜爸。
那个比害怕麻烦的我更怕麻烦的人。

孩子独立了,父母还没有

鱼宝宝快十一个月大了。
还是用纱笼揹巾抱他,还是和我一起睡。
常有人问我:不重吗?

重的,重的。尤其每天早上抱着他上五楼。
可是,我常常都和自己说:
我最多只可以抱他抱到他三岁为止。
然后他将不会要我抱着他了。

我们买了辆婴儿推车,可是用的时候很少很少。

我很享受抱着他,他很享受在纱笼里摇摇晃晃听我的心跳和呼吸。
我怎么知道他很享受?
如果我连孩子的喜好都不知道的话还是妈妈吗?

双双和喜喜是很好的例子。
她们小时候我常常抱着她们,前一个后一个。
当时在没有选择的情形底下,我安慰自己:
她们会跑会跳的那天就不要我抱着她们了。
这么想,她们就不那么重。

然后有一天,她们真的不要我抱着她们了。

可是我会很想她们,很想很想当初把她们抱在怀里的感觉。
那么小,那么需要我们的保护。
我们是那么的重要。
后来她们独立了,会跑了会跳了,开灯够得着,自己会在厨房找吃的……
然后我们不是那么被需要了。

很久很久以前,还没有结婚的时候。
看见报纸说有些中老年人在睡梦中睡去永远不起来。
一个时候我常在梦中惊醒,然后跑去父母亲的床前看看他们有没有呼吸。

后来,我当妈妈的时候,看见报纸上说小孩在梦中睡去不醒来。
然后我有常常在梦中醒来,到她们的身边感觉她们的呼吸。

发觉,我们从来就不曾独立。

(读阿练的“长大”有感)

寄出名单(22/03/2010)

  1. Eunice———–(LE102507858MY)
  2. Meylim———-(LE102507844MY)
  3. 虫子————–(LE102507835MY)
  4. Vinx————-(LE102507827MY)
  5. Biyun————(LE102507813MY)
  6. ting28———–(LC001816254MY)
  7. Blur@blur——(LC001816237MY)
  8. kopitiam83—–(LE102507861MY)
  9. 寶貝媽咪———(LD106507059MY)
  10. Jovin————-(LE102507889MY)
  11. Elaine————(LC001816223MY)
  12. WFong———–(LC001816210MY)
  13. 克罗伊————(LC001816206MY)
  14. Zee—————(LC001816197MY)
  15. Mav————–(LC001816183MY)
  16. Msaufong——–(LD106507045MY)
  17. Danke’s BB——-(LC001816170MY)
  18. 童言—————(LC001816166MY)
  19. Shin—————(LC001816245M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