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阿随便和那个面如土色和那只忙蜂

当第一次看见Earthtone这个字的时候
“面如土色”飘进我的脑海
可是我的妹妹一点也不“面如土色”
当然这是她可能觉得这字很朴实
才用了Earthtone做网名

当她毅然辞职当驻家妈妈的时候
我立刻笑她:“名副其实的earthtone了,黄脸婆也。”

最近Earthtone的部落格不加密了
是好事喂
至少我不必每次看到好笑的有感的都为了不能链接而遗憾
毕竟最近水晶妹日愈趋向二头魔(terrible two)
行事说话的能力都能她妈妈自行撞墙了
这些点滴不分享实为遗憾哪

我们都写部落格
可是三人的部落格都不一样
我的部落格纯中文(小朋友们说英语的不算)
Shamaine的几乎都是英文为主(有中文的话都是转来的)
Earthtone的中英交替(我们五兄弟姐妹就她双语都能掌握得好)

我们的部落格不一样
我们的性格不一样
我们的摸样不一样
我们行事风格不一样
虽然是同一个妈生的

不过有一样我们很相似很相似
就是我们的笑声
不过那个在我们的部落格里看到听不到

带着两只茶煲去槟城

昨晚和小朋友们说我下个月要去槟城
小朋友们超兴奋的喊:
“What? We are going to Penang?”

呃……我好像是说:要去槟城
,罢了
结果小朋友们很自主的加了

于是原本只是我和肥仔两个人的行程
加了两只茶煲

我和肥仔说:
原本你只是Photographer
cum bodyguard
cum tour guide
现在cum child care taker

我和小朋友们说:
想清楚噢
这次我们去很远
不能够好像上次那样
半途的时候叫爸爸来载回家

小朋友们说:
我们大个了
跟你一起去可以照顾你

是哦
你们的妈七老八十哦

外公既‘做贼’又‘私奔’

电话响起
鱼宝宝立时放下手上的东西看着外公
外公装没事也不看他起来接电话
说完电话看看墙上的钟离开约定还有一小时
鱼宝宝站起来伸出双手要抱抱
外公也表现得很平常一般抱他起来
抱起来走走
鱼宝宝看外公也不像是要出门的样子
于是下地来继续玩儿
可外公一动他就跟着
外公去房间他跟着
去厕所他跟着

外公看看时间要到了
和外婆说起福建话(说华语鱼宝宝听得明白,但是……为什么不是海南话?)
“我要出去啦。”
外公想……得,衣服也换不了了
一换衣还不穿崩
就还是穿着短裤呗
悄悄的把钱包电话揣进裤袋

外婆看鱼宝宝一步也不让的摸样
就和外公说你倒床上装睡吧
于是外公又去睡房装睡了
鱼宝宝在床边看着外公
心里琢磨:
我就感觉你是要出门的
怎么你又倒床上睡呢?
难道我的第六感错误?

外婆看他不离不弃的摸样
于是在厨房喊鱼宝宝:
“鱼鱼啊,你的臭臭为什么还在门口没有丢?”
“鱼鱼啊,来,把你的臭臭拿去丢掉。”

外婆=共犯

鱼宝宝想想,是哇,刚才换了尿片还没丢
我是好孩子哇,好孩子要把事情做好
于是他就拾起在门口的尿片拿去厨房丢了
(尿片悲催:“我是用后即弃的道具。”)

这时,机不可失,时不再来
外公赶快施展轻功从床上跃起
狂踏油门奔向美好的大门口
等等!鱼宝宝还在厨房门口呢!踩刹车!稍息!
鱼宝宝已经进入厨房!快!
立时厨房门口一阵清风掠过

钥匙也不敢拿了
那声响还不把鱼宝宝引来吗
赶快,开门20°角身形一挤出去了

可是这是不知哪一层楼有人关门响了些
鱼宝宝一惊!
啊!上当了!

外公在门外听见鱼宝宝在屋里惊天动地的哀号
外公赶快掩着耳朵:我听不见我听不见我听不见……飞奔下楼
留下外婆在屋里哄着鱼宝宝:
是哦,阿公臭人哦,丢下鱼鱼自己去‘街街’哦,阿公坏蛋哦,鱼鱼乖哦……

=======随手拈来的分割线=======

阿爸今早给我说这事的时候:
“鬼祟到……还惨过做贼。”
我说:“估计和私奔也没什么两样。”
貌似我们都做过贼或私奔过似的

小圈子

最近很少更新部落格
不是没有想法
而是想法太多
也不是没有时间
时间都用来想法

没有更新当然是做工了
然后间中混《小圈子
小圈子》还是个很新的社区
因为是天天见面的同事做的
因为还很新
所以上去溜达起来康庄大道的
可以慢慢走

登记了几个社区
可是真正到社区溜达的时候很少
可是这次想好好的呆在一个小圈子

干嘛有点想‘退休’的感觉
……
就说嘛……自己没常性
一些事做多了做久了就想换换了

双双的内心世界

上星期到学校见老师的时候
老师说两小朋友上课都不专心
喜喜是梦游
双双则是在抽屉里画画儿

我想到我小时候
上课也是不专心
也是偷偷画画儿

这是双双最近在家画的画儿
她的想象力挺丰富
我们无意让她特特去上绘画班
就随她去
随她的心在哪里就画到哪里

双双的内心世界
放大

鱼宝宝的奶酪小饼干

趁有点时间
给鱼宝宝烘些小点心
外头卖的奶酪条味儿挺咸
不太放心给鱼宝宝
这点心很简单
再说,复杂的我也不干

面包,搽牛油,切颗粒
切颗粒需要点功夫
感谢以前是在蛋糕店里长大的
功夫还是有点儿的
鱼宝宝的奶酪小饼干

慷慨的撒上厚厚的奶酪粉
嗯嗯,就是吃意大利面是撒上的那种
鱼宝宝的奶酪小饼干

烘至金黄
这次的有点过了
鱼宝宝的奶酪小饼干

凉了放进乐扣盒子
鱼宝宝的奶酪小饼干

啊……一口一粒
鱼宝宝的奶酪小饼干

烘完了鱼宝宝的小饼干
再烘点条状的给俩姐姐
当妈可不能厚此薄彼啊
不过奶酪条来不及拍照
俩姐姐的嘴比较快了点
差不多像以前烘的一样

下次买点饼皮烘芝麻条
很久没烘芝麻条了

后记:
通常这样的小点心都可能会引来一些很扫兴的疑问
比如:会不会热气?
答案:我不知道
怕热气的话最好什么都别吃

很凶的鱼宝宝

其实鱼宝宝就是想和俩姐姐玩而已
可是手上不知轻重高尔夫球杆就打到姐姐了
于是姐姐拼命的躲
鱼宝宝以为姐姐和他玩就死命的追
结果姐姐被逼进天井去了
妈妈说:你也是的,哪里不好躲,跑去厨房,进房间门一关他奈何你呢?
Anyway……可惜这段录像录迟了点
因为喜喜在之前喊我:
“妈咪,快点把鱼宝宝抱走,我没有地方可以跑了。快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