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画

用水彩用了半辈子
第一次用压克立彩用得好不耐烦
不过还是坚持
总有第一次不是?

最近用线条画了好些草稿


等待花开的蜗牛
是自己
慢慢的走
走到头的时候花就开了
花开的时候就走到头了

崖边

Everything Unclear

你以为退一步海阔天空息事宁人
对方却已把你逼向悬崖咄咄逼人
当你悬在崖上摇摇欲坠
放手将会是一生的解脱

你的手攀着山崖的边沿
低头看的是无底的深渊
抬头是变化无常的天空
眼前是崖边的嶙嶙巨石

你尝试把思绪放空
尝试把自己从现实抽离
试着想像崖边莲花朵朵绽放
可是疲惫的躯体把你从幻想中带回现实
你还是悬在崖边

不知过了多久
或许是你哭喊久了的声音已经沙哑
或许是对方觉得他的仁慈应该适时开放
对方终于仁慈的伸出手

你望着对方一副原谅你的表情
悬在崖上不确定的怀疑对方的用意
你觉得如果对方是爱你
为什么却有频频把你逼至悬崖
如果对方不爱你
为什么又要伸出援助的手

你悬在崖边犹疑了
是应该就这样放手一了百了
还是应该接受伸出的手回头
此时对方肩膀的后方出现了三个小小的人头
他们都在问你怎么哭了

于是你伸出一只疲惫的手
让对方把你拉上悬崖

你抹干了眼泪
静坐在山崖边上
停着颂钵宁静的声音
看着前方幻变的云彩
在想
这样周而复始的变化会什么时候停止
会不会有一天你就真的放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