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畫畫,愛自己

 photo 390165_579904352041663_457657207_n.jpg

多年前學畫的時候認識好些師兄師姐
還有好些大師畫家
大家聚在一起聊起創作
經常都聽見他們說
“某某畫得不夠放。”
“某某的畫放不開。”
“某某還不夠大膽。”
“某某畫得太拘謹。”
等等……
學畫的朋友對這些應該都不會陌生
……
多年前的我一直活在這些“術語”中
一直到多年後我才知道
原來
不夠(所謂)大膽的不是畫者
不夠(所謂)“放”的不是畫者
太過(所謂)拘謹的不是畫者
是看畫的人自己
而畫者聽著(所謂的)權威對自己畫作的評語
記住了“權威”
忘記了自己
……
當一位畫者下筆的時候
他已經“放”了
當一位畫者畫著的時候
他已經“大膽”了
一個愛畫畫的人永遠不會拘謹的

话说《我们都有画要说》

 photo IMG_1674.jpg

《我们都有画要说》是朋友阿特在面书上开的一个群体
组员都是喜欢画画的朋友
或者说喜欢画的朋友
动词或名词都好

后来阿特就办了三场的自助绘画(Art Jamming)活动
这个活动没有人告诉你要画什么
要怎么画
画得好不好
只是画
Yes, paint away baby~

写到这里
我真心谢谢阿特
谢谢阿特办这样的活动
当然,可以有很多学术名词来形容这样的活动
可是,我只想很简单的形容这个活动:
放松的,轻松的画
就这样而已

和朋友聊聊天
和孩子互动
和内在那个一直以来很想像世界级大师一样画画
但是却长久以来被否定而退却的自己重新交流

就纯粹的画

我看见一家人
爸爸用彩色铅笔画了一个漂亮的天使
孩子随便的涂
妈妈任意的画
多么美

谢谢所有的天使

健行二三事

「早上我去playground行嘅時候發覺有好多old uncle old aunty 誒。」
「你嚒喺old aunty。」
「我喺aunty,唔喺old aunty。」
⋯⋯
「你行幾多個圈?」
「唔知,無計。」
「咁你點知行幾耐至夠?」
「行攰咗咩喺夠咗囉。」
⋯⋯
「行路經過幼稚園見到細路攀住個車門唔肯入kindy。」
「唔唔⋯⋯」(按iPad)
「行咗個圈返嚟佢重未入去。」
「唔唔⋯⋯」(按iPad)
「我谂住如果我行多個圈返嚟佢重唔入去,我就去幫手。」
「啊?嗄?你愛點幫手?」
「無點幫手,想睇下你有無聽見我講嘢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