倆姐姐

倆姐姐越來越大
常常面對她們和魚魚的時候
我都覺得對她們很抱歉
覺得抱歉
在她們剛剛進幼兒園沒多久我就重回職場
和她們在一起的時間一下子少了很多
在她們上小學一年級的時候
我懷著她們的弟弟
注意力大部份都集中在自己的工作和肚子
然後在她們的小學生涯里
她們在還不是很明白的情緒下看著媽媽花很多時間照顧弟弟
她們得在眾多大人們聲聲的“你們是姐姐要讓弟弟”和“你們是姐姐要做榜樣”中長大
她們在弟弟的虎視眈眈下飛快的擁抱媽媽
在弟弟衝過來扯開她們的時候跳開
她們不敢撒嬌因為大人們都說“你們不小了”
她們偷偷的難過和生氣因為害怕媽媽擔心
我不見了她們幾年的過去
想找回找不到
找不到……(很難過啊)

小尾巴

這個月的24到27號要到和平農場的樹屋參加人生動力工作坊
直到現在我還不知道要怎麼和我的小尾巴說,說媽媽會離開他三四天,去“上課”
這條小尾巴到目前為止是以媽媽為中心
看見媽媽哭,過來撒洋別難過,我在
看見媽媽生氣,過來說對不起,也不管是不是自己惹毛媽媽的
看見媽媽笑,他也笑,說媽媽你這麼哈皮我也很哈皮
出門一定要牽媽媽的手
晚上睡覺一定要在媽媽身邊
姑媽和他說帶你去關丹玩兒啊
他說:你要連我媽媽也帶去,一定要
……
時間到了,媽媽自然就會知道怎麼說了
只是現在有點點擔心而已
其實,不是擔心你沒有媽媽在的時候會找媽媽會難過
是媽媽害怕自己不在的時候你覺得OK媽媽不在也沒有關係
……
所以今晚媽媽就拿日曆出來
把媽媽不在的日子勾出來給你知道
媽媽覺得離開你幾天是很好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