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才和现在

“妈咪,我要吃饭。”
“你不是在婆婆家吃了啰?”
“可是我自己家的饭还没有吃(坚决的)。”
弄了一碗饭出来
“北鼻,嗱,你的饭。”
“我不要吃了。”
“刚才你又说你要吃?(气急败坏)”
“刚才是刚才,刚才我要吃,现在我不要吃了(坚决的)。”
呜呜呜……欺负人……(我自己吃)

撒娇不分年龄性别

早上出门的时候在楼下喊家婆
和她交代双喜的午餐我已经准备好了
她们自己会起床打理好
家婆只需要看着她们出门上校车就可以了
家婆听我交代完后就伸出双手给我看:
“你睇~我嘅手又肿咗!”
我第一反应就是“你嘅手几时唔肿咧?”
一秒未过察觉她是在和我撒娇讨爱嘢
于是我握着她的手说:“哎哟~做咩野又肿咗?你有吃到咩野唔ngaam嘅嘢冇?”
“冇啊,我都冇食乜特别嘢,怕喺依几日拾屋啰,一味抹嘢扭台布。”
噢~~~累了呢
“唔怪之得,对手做咗咁多嘢嚟,一味浸水怕喺有风(扮医生),你就透下唔好做乜嘢,重有乜嘢要做嘅到时我揾个临时嘅maid嚟做。(唔喺我做≧.≦)”
“都做嗮啰。”
“咪喺啰,你睇就喺要休息。”
家婆经常说话会重复
然后我也跟着她重复几次(以后我会不会也这样?)
临走我握着她的手在她的手背上大力的亲一下
“嚟,辛苦嗮对手,惜返下(muak)。”
家婆笑
我走了
……
孩子爸有时放工回来也会撒娇
“今日头痛咗成日。”
“头先俾个女包(下属)激死。”
“今日account servicing又俾我闹。”
“做咩野我嘅shoulder一味痛?”
以上全部都是在撒娇讨爱
如果真的有问题都是自己静静吞掉解决
所以安慰和撒洋是绝对需要的
……
那,自己有没有撒娇呢?
这个我自己很清楚
比如
“腰痛到死!”
“俾依三只嘢激死!”
“肚好胀。”
……(太多了)
有时会得到很体贴的撒洋~
当然有时孩子他爸会“我咪喺” “我都喺” ”我重过惨……”
这时候通常我的腰也不痛了肚子也不气胀了
只想很够力的踢他一脚
……

沒有說再見

一個月前收拾東西
見喜喜的書包破了個大口子
看了半天覺得真的沒法補救(真的嘛,我手那麼巧)
於是就丟了

今早喜喜在房間進出多次
然後過來問我:媽,我的舊書包哪裡去了?
我心裡打了個突臉上卻輕描淡寫的說丟了
她沒出聲然後走開了
但是摔門的聲音讓我知道她生氣了

照說這個時候我應該進房間和她道歉
可是我沒有
我就是想:尼瑪(咦?那不就是我嗎?),問你好多次,叫你收拾等了整個月都不做,現在我收拾了東西丟了,你才又來問我!
心裡既惱火卻又爲了孩子難過而內疚(矛盾到……)
然後心裡鬼鬼祟祟的想著側側膊等這事過了躲過去

下午我在書房收拾的時候
喜喜走過來
眼睛紅紅的說:
媽,下次你要丟我的東西可以先問問我嗎?(咦?還是躲不過)
我十分抱歉的看著她說:
對不起,沒有問過你就把你的書包丟了
“那個破的地方不能補嗎?”
“不能,太大了,而且邊沿沒有地方縫合了。”(真的嘛~我這麼手巧……)
“可是你應該先和我說啊,嗚嗚嗚……” (啊嗚~~)
我抱著她自己也哭了:
“對不起,真的是我不對了,很抱歉很抱歉。”(想到CSI……)
“嗚嗚嗚嗚……我很喜歡那個書包的……” (CSI裏面那個搜垃圾堆的鏡頭浮現)
“對不起,請原諒我,對不起,我愛你。”(可是我連垃圾在哪裡都不知道了啊)
“嗚嗚嗚嗚……”
“對不起,我以後一定問過你。”(一定的,一定一定的!*握拳*)

過後我替她們檢查明天開學帶的東西
喜喜在旁邊看著
然後問我:“爲什麽一個破書包被丟掉了我會這麼難過?”(post mortem)
我想了一想說:
“我只想到兩個原因,第一是我沒問過你就丟了你的書包,你覺得你沒有被尊重吧~明明是你 的東西,就算是破爛了,我也應該要問過你。第二應該是那個書包你有sentimental value囉,那算是你小學最後一年的一個紀念品,所以你想和它好好的再相處一陣子吧。”

這,可能就好像一個朝夕相處的人忽然一個道別都沒有就離開了一樣吧……
(現在我真的真的傷心了)
好後悔好內疚……
……

(真的會好像CSI那樣搜垃圾的,如果那包垃圾還在樓下垃圾桶的話)
……
然後現在也替書包難過了,它也沒有機會和喜喜說再見……
嗚嗚嗚嗚……

Mandala Workshop #5 《走过曼陀罗》工作坊 第五期

10517628_789562784444717_3404878304342269823_o引导 Taught by :
汤凌霄 Maria Ho

日期 Date :
31st Jan 2015 星期六 Saturday

地点 Venue :
Hard & Nut Multimedia Center
No.12-2, Jalan Puteri 2/5,
Bandar Puteri,47100 Puchong,
Selangor, D.E. Malaysia

时间 Time:
10am-4pm(午餐时间, lunch time 1pm-2pm)

能量交换 Energy Exchange:
RM300/Pax (包括画具和茶点, art materials and snack included)

联络人 Contact :
叶老师 Shaw Hong
03-8090 0160
admin@hard-n-nut.com
http://www.hard-n-nut.com/

凌霄 Maria Ho
mariahlc@gmail.com
WhatsApp: 012 918 6310

Enrollment form 报名表格:
https://docs.google.com/forms/d/14TcvE3ksV30urqJArGpLFMfuO8XeYljyz6xYN0vK1pU/viewform

与泥有约

我没有玩过泥巴

自小很注意干净

手上一点黏糊糊的就感觉浑身不自在

没有双手沾染泥巴的经验

玩过的都是纸粘土面团之类

有一天阿特说我们找一天捏泥巴玩吧

于是我今天就去学院捏泥巴了

—————-

早些时候种花

发觉花草不接地气的话总是长得不好

然后读到一些母亲带着有自闭症的孩子多与大自然接触之后,慢慢的走出自闭

又看见如果体内静电频频的话多赤脚在草地上走走

再看看城市里的人们啊自己啊,大都住在离开地面越来越远的房子

离开地面越来越远

人也好像植物一样

不接地气长得不灵动了

不是说脚踏实地吗?

用手触摸泥土的感觉和触摸纸粘土的感觉不一样啊

那种手感全新的感受

捏着碾着泥,忽然间觉得很感动

然后就哭了

10425385_803671833033812_8863866130492723167_n

image3

image1(1)

image2(1)image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