魚魚的小脾氣

11667378_898691216865206_4687672058052427259_n

今天帶著魚魚出席阿特的兒童畫畫展
臨出門的時候因為和魚魚說了是去畫展
因為隨我去了幾次的「有畫要說」的Art jam
他聽見「畫」這字就和阿特阿姨連結起來
對他來說就是:畫=阿特姨姨
所以立刻就把前天晚上畫的一幅畫帶上
說要給姨姨看
到了畫展他就獻寶似的給阿特看他的畫
回來和我說要立刻上色然後再給阿姨看
我說我沒帶彩色筆啊不如回家才彩吧
他好失望然後開始生起我的氣
後來慢慢就煩躁起來
和去年在古法田園聚會的時候一模一樣
開始不能忍受各種的聲音
過後我抱著他他掩著耳朵一直哭
抱著他讓他哭
不罵他(沒啥好罵的)
沒哄他(沒啥好哄的)
就抱著他靜靜的聽他哭
他呢就越哭越狠
接著就喊
喊了幾次就出聲了:不要吵!
喊不要吵幾次也越喊越大聲
而這時候我叫的車來了我說我們要離開了
他就慢慢平靜下來
基本上到了火車站他就完全沒氣了
又笑嘻嘻的說東道西
剛才那事⋯⋯嗄?什麼事?
晚飯過後他畫了這張圖
和我表達他上午時候的心情
我和阿特分享了
很有趣
他說:我本來很高興的(
😊
)後來(➕)很吵((((代表聲音)還有很多人跑來跑去(火柴人的腳有輪子,跑很快的意思)我就(=)哭哭了(那個眼淚一粒粒的)
下圖那個怒目雙手交叉的就是他
然後阿特給我一張照片剛好就是他在生氣時候的照片
好像喔,畫自己畫得很傳神麼
這孩子⋯⋯哎⋯⋯寶貝鼓氣包

我的媽媽什麼都會

和魚魚讀他今天學到的字
看見aubergine他猶豫了一下看看我
我也不會唸
就喊他姐姐來要問:這個噢什麼?
魚魚聽見我說「噢」立刻就說:我會了
就唸了出來
他姐就調侃我:喲~弟弟都會你不會
魚魚聽了就不高興抗議了:
「媽會!我的媽媽什麼都會!她會很多,只是一個不會罷了!」
喲~小子~(眉開眼笑)

手術那點事兒

外科醫生很詳細的說明:
今天只能是清理膿腔
待清理乾淨了再安排日子切取脂肪瘤
如同李凱亮醫師之前的解釋一樣
房子一樣一廳三室
就是大廳的膿出來了但是還有其他房子要清理
於是剛才是局部麻醉
然後切開一個口
多大不知道
但足以讓醫生把鑷子伸進去清理那個坑坑洞洞
再次經歷那個感覺不到痛
但是感受到切開扒開清理
全程輕聲唸四句
我沒有勇氣看醫生怎麼清理
只知道他捅啊捅夾點什麼出來
之後把一條長長的紗布塞進切口
之後醫生說接下來的一個星期得天天到診所清理切口
下個星期複診
如果檢查後膿腔完全清理乾淨才給切口縫針
至於那個脂肪瘤⋯⋯等著吧
完全痊癒之後再預約切除
⋯⋯
原本想著自己去就好了
後來孩子他爸請假陪我
還好有他陪伴
整個過程我是怕到要死
手術之後我的血壓飆升到220
出來一見到他就開哭
哭過之後去拿藥吃飯買一個量血壓的儀器
現在⋯⋯
%@#¥⋯⋯
沒什麼,就是麻藥過後想罵人而已
還有就是難受
對不起自己的軀殼讓她受傷害
很對不起
請原諒我
謝謝你
我愛你

一個“小”手術

事情的經過其實是這樣的
就是七年前懷魚魚的時候
胸口長了粒芝麻般大小的痘痘
然後生了魚魚之後它變成綠豆般大小
醫生說是脂肪瘤「沒事的」
然後魚魚慢慢長大了
然後痘痘也慢慢長大了
去年某月某一天覺得長得蠶豆般大小有點擾心
於是再去拜訪醫生
然後醫生說沒事的啦
不過你要去掉也是可以的
局部麻醉開刀取出
一聽見局部麻醉開刀我就腳軟了
一次全麻兩次局部麻醉的經歷到現在還是夢魘
於是回家呆著
然後大概兩個月前發現蠶豆般大的痘痘中心好像有個軟軟的心
一個月後痘痘好像越來越大
好像巴西豆那樣大了
於是又去見醫生
醫生看看說欸,這個你要見外科醫生了
於是預約外科醫生然後外科醫生粉忙約到兩個星期後
於是等待約會的那一天到來之前我去關丹玩兒了
可那時我親愛的脂肪瘤已經超越巴西豆往雞蛋的面積奔去
見外科醫生的時候已經有顆芝麻大小的膿瘡出現
外科醫生說很簡單的小手術–局麻開個5cm左右的口就可以取出
現在發炎了的先吃抗生素消炎讓它鎮定下來才做手術
腳軟敵不過雞蛋大的脂肪瘤
預約在⋯⋯又兩個星期之後
然後回家
然後那個膿瘡就越來越大
然後就破了
然後膿瘡二號出現了
然後也破了
然後三號來了
也破了
然後四號來了
嘔吐物比較多了
我以為四號就是真主兒了
然後五號來了
和四號結盟
然後六號來了
原來六號才是大Boss
把四號五號都收服了一統天下
流了一天的膿帶貌似脂肪的物體沒有消停
淺黃色濃結物和黃綠的膿混著
於是摸上同濟中醫找李醫師
李醫師細細的解說一番
明白了
於是回家繼續等膿排清
於是這兩天就是在家一直清理排出來的膿
有時那貌似脂肪的物體堵著洞口排不出只好輕輕的壓擠周圍
看著那個堵塞物好像生孩子那樣擠出嬰兒的頭和身體然後膿湧出來
就這樣「生孩子」一天「生」幾次「陣痛」幾次
想上個圖讓大家看看
不過想想這個不是獨樂樂不如眾樂樂的事也就算了
排膿排到今天累積下來大概是雞蛋那份量吧
瘡口紅豆般大小
黑乎乎一個洞
可惜我頭低下去也對不著
要不然朝洞喊一聲怕也是能有回音的
我不知道還有沒有沒排完的膿
李醫師說如果膿排完了就是鮮血
可現在還不是鮮血
還是混了膿粉紅粉紅的
⋯⋯
心情怎樣?如果我說「還好啊」那我就是木頭了
有沒有比「糟透了」還要糟透了的詞兒?
這種不知所措六神無主無所適從看著膿奔流洶湧感覺自己已經不認識自己的身體覺得自己和這副身子應該不是一起的那種感受
⋯⋯⋯⋯
很多道理都知道可發生的時候腦袋是一片空白的
這幾天是很無助的
表現和實際感受完全背道而馳
我不知道要說什麼了⋯⋯
別私信我問我事兒了嗄
我會羊駝人的

魚魚的劍指發氣

早幾天胸口膿瘡開始要發的時候特別疼痛
魚魚看見我辛苦
就讓我躺下
然後學他外公那樣劍指發功
對著我的胸口發氣
臉色凝重很認真的
過了一分鐘左右
很嚴肅的看著我:「有沒有好一點?」
他問有沒有好一點
不是問好了沒有
我深深的佩服

﹣﹣﹣﹣﹣﹣﹣﹣(美麗的分界線)﹣﹣﹣﹣﹣﹣﹣﹣

有一晚臨睡前魚魚出奇的安靜
我等了下然後推推他是不是睡了呢?
忽然聽見他輕輕吸鼻子的聲音
「北鼻,你做什麼哭哭?」
他轉過身來哭出聲:
「我看見你這裏(指我的胸口)很痛,我很sad sad。」
⋯⋯

小飯桶 | 貼心話

家婆打包白斬雞和河粉當午餐
小飯桶一聽沒有飯立刻哭喪著臉:
「怎麼會沒有飯?!我不可以不吃飯的~」
我下樓拿吃的和他說:「我下樓給你拿麵去,放心,一定很好吃的。」
我把河粉盛碗裡,不加湯,淋上白斬雞的薄醬油,撕碎一些雞肉
小飯桶看著白生生的河粉一臉唾棄的模樣
我說你試一試
他勺起一口放嘴裡嚼了嚼
45度角抬頭瞪眼看著我:
「哇!很好吃喲!」
「Told you~」
「現在我的favorite food有五個了。」
呵呵⋯⋯

(小飯桶原本最喜歡的四個食物:
1.媽媽煮的飯
2.外婆煮的飯
3.披薩
4.午餐肉(那個圓圓切一半的東西,他說))

﹣﹣﹣﹣﹣﹣﹣﹣(愛心分界線)﹣﹣﹣﹣﹣﹣﹣﹣

魚魚看見我清理傷口
說:「我看見你這裏(指我胸口)有一個洞,你的心受傷了。」
我的眼淚立刻下來
小孩說話最能一針見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