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区的杂货铺

https://youtu.be/5YgWnN_zpe0

我和孩爸常开玩笑说小区杂货铺除了棺材不卖,其他啥都有。

习惯这种状态很可怕,你想离开它,可是却又依恋它。住在一个地方久了就生根了,离开这方这土不会活不下去,但是离开要有勇气。

在PJ旧区这个地方住了近半个世纪,稍微离开10公里以外的地方,就觉得“好远”。

小区的杂货铺也一样吧,也子承父业经营了四五十年,离开也太不容易了。就算是简单的从这排店铺搬到对面一排店铺,也不一定就会还像从前一样。但“像从前一样”又是怎样的“一样”?

别说就近搬离吧,就是移动店铺里的摆设,也是一件大费周章耗精神气的事。想想如果自己家需要移一移房间摆设都要了半条命的事,毕竟早十年我真还有精神气去做这事,这几年…精神耗损太大了。

有些人有些事是不会改变的,或许对方也不想改变,就像孩爸许多的习惯,只有在我忍受不住要走的时候,才会觉得要改变。但是日子久了,慢慢又回归原来本性。而自己也在这些年里“习惯”了这种行为。于是周而复始的循环着,慢慢的觉得越来越累。改变需要自觉接受,如果期待身边人“提醒”自己需要改变,那就好好保持下去吧,别承诺。

看着杂货铺两次在有对手的情况下做改变,心里难免有些许反射,有些感想。

一些回忆 — 干妈

以前去干妈家的时候,很喜欢去她的梳妆台玩儿,瓶瓶罐罐好多,蔻丹口红粉饼腮红香水,在小孩的眼里这些都新奇得不得了。一支支蔻丹打开试,啧~我妈不化妆,顶多就有一支口红,也不敢玩儿。但干妈从来不阻止,还会笑吟吟的说“就咁钟意?”干妈唇下有一颗痣,我唇下也有,但我的只是小小一个黑点,干妈的痣是比较大颗粒。印象中第一次吃姜汁炖蛋也是在干妈哪里。没啥,就是早些天梦见她,在我的记忆里栀子和茉莉香是母辈那些年的气息,夹着檀香,打开衣橱时候扑面而来的暖香,就像今早打开露台的门,迎面而来的芬芳。
#diarydoodles #日記事 #日記 #手帳タイム #mariahlc_doodlediary #watercolours #angels #watercolor #水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