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得其乐

plant at the window

几个月前在厨房的窗沿边长了几株小小的野草,不知它怎么来的,可能是蚂蚁搬回来一些种子,再加上靠近水槽有滋养,慢慢的就长起来了。

每天早上起床之后,第一件事就是到厨房水槽装水烧开水,然后泡奶,冲美禄给自己。自己喝得来,两个小的也喝完奶了,然后又继续窝在水槽边洗瓶子,杯子,然后准备早点,和中午的菜。

午饭吃完了又是窝在水槽边洗碗碟,没多久又是准备点心和晚饭的时候。

每天几乎有一半的时间花在厨房,花在厨房的时间有一半又是花在水槽边。

天天洗刷的时候就看着窗外的天空遐想,要不就看看后面的那间屋子又是什么人租去了,如果后面的屋子空着,就会看见小松鼠来吃以前屋主种下的木瓜。有时松鼠没来,倒是蜥蜴来了,在草丛间散步,出神张望。要不就是后面山里飞来的八哥,叽叽喳喳的和麻雀聊天。也会有群英会的时候,当不知谁下了英雄帖,忽然来了两只黄嘴梳飞机头的黑色鸟,和两只黄嘴天青色羽衣的小鸟,不知名但声音极好的在那里较量,直到走后巷上学的学生经过,才匆匆飞走。

要不静静的下午来一两只野猫,在篱笆外洗脸清理毛发,有时也出神的望着出神望着它的我。

水槽边的这小野草似乎把我从窗外拉回进窗内。个把月来几乎每天都看着这野草从小小的幼芽慢慢长大,曾经想把它给除去,担心它越长越大,招惹更多的蚂蚁和昆虫,而且也怕它的根会慢慢破坏窗沿的木枋。

可是一直都没有把念头赋予行动。

不知为什么,开始有点习惯每天早上在水槽边忙的时候, 可以看看这一点的绿意,尤其年头天热,那一点点的绿竟带来了一点清凉。

一点点的绿,一点点的习惯,

一点点的习惯,一点点的留念,

一点点的留念,一点点的拖延,

一点点的拖延,越久的习惯,

越久的习惯,越多的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