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中线

小朋友们的校徽不知什么缘故,烫了在制服上后,洗了老是会掉下来。

经过两三次洗涤之后,让妈带小朋友们上学的时候,在贩卖部买多几片校徽,顺便问问贩卖部的阿姨,是不是有些什么特别的法子让校徽不会一次洗涤就掉。

结果贩卖部阿姨说得热热的烫,当然最好还是可以用针线缝一缝。

还好自己的针线活还算可以,可是六件制服六片校徽……想到就晕。

要做的事还是逃不开,总不能老是掉了就买新的。

开始缝的时候很是不耐烦,没完没了的。

可是每当和针线纠缠的时候,在怎样不耐,都会想着妈来警惕,鼓励自己。

不记得自己小学时的校徽是不是也缝在制服上,但是中学制服的校徽是用绣的。

当时就‘坤成’两字(现在校名的下方还有学号,以前没有),初中入学的时候妈自己用毛笔沾颜色写上制服,然后一针一线的绣。

妈写的一手好字,针线活也好,小学六年级的时候已经教会我用缝纫机和简单的刺绣,中学制服上的校徽,除了刚开始的那两三件是妈绣以外,后来的都是自己绣的。

当时学校有代刺绣校徽的服务,可是就是喜欢自己写、自己绣,单是字体上就和其他同学有别,感觉良好。

很喜欢做手工,这和妈很像,可是没有妈那样的耐心。

初中的时候曾经因为学校的义卖会需要学生做些手工制作贩卖,当时妈提议缝一对枕头套。

妈教我怎样量怎样缝,然后她在缝好的枕头上画上两根竹子,两只小鸡,还有四个字“祝君早安”准备刺绣。

妈绣好一根竹子,一只小鸡,然后其他的交给我自己完成。

结果我绣了一根竹子一只小鸡和四个字,完成了一个枕头就懒了。

到了要邀手工的前个晚上,才和妈说还有一个枕头没完成。

记得很清楚,当时妈说:啧,做么现在才讲?

也记得当时是晚上了,蛋糕店关门了,妈回到家的时候。

当天晚上妈通宵把另一个枕头套给绣好。

还记得当时妈坐在床边绣,我睡在旁边看,然后看着看着睡着了。

也还记得自己醒来两三次,睡眼惺忪的和妈说:睡啦,不要紧啦,我迟点缴。

第二天枕头套好好的用纸袋包着放在书包上面,准时的交给老师。

后来在贩卖会上没有看见那对枕头套,从此没有见到过。

很多年之后,终于知道,我有母亲的匠心,没有她的耐心。

有一天自己也是母亲之后,每遇上困难,总是以妈做榜样。

——既然妈以前可以这样那样,没有理由现在我不可以。

其实直到现在,自己还是一个很没有耐性的人,但是因为妈,总是还能耐着性子把事情做好。

双喜爸说:说不定当初你妈妈也是和你现在一样,因为以阿婆做榜样,而耐着性子吧事情做好呢?

是吧,当母亲之后就有耐心了。

8 thoughts on “手中线

  1. 我记得以前妈妈是用熨烫烫的。。可能妈妈是缝纫高手,或者是以前的素质比较好。。所以我的校徽从来没有脱过。。

  2. 李逸迷,我和爸爸撒娇的时候比较多,O(∩_∩)O~

    漂亮的你,就是,没遇过这样的是呢。

    feiyifan,看来也只能这样了,不过起码烫粘了也比较容易缝。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