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八…三十九…四十!啊…

前几天爸告诉我以前在蛋糕店工作过的英姐中风,早上起床发觉右半身不能动弹。后来在同善医院疗养了两三个星期,总算好多了。

我就说:“咦?!英姐不是才大我两岁吗?怎么这么年轻也会中风?” 我妈说:“也不是很年轻啦,四十一啰。”

我再想… 干那塞啰… 她四十一,那我是三十九啰?那明年不是四十啰?

哗聊… 四十man… 人到中年。

一直没有想起自己很快就四十了,因为还是三字头嘛,就好像买东西一样,三十九块九的标价给四十块还有一毛钱找,所以还不到四十块,人问起就说三十多块罢了。

所以我还可以说“三十多岁罢了。” 说多一年半载。

快四十岁了,做了些什么?

来来来… 和我的旧同学比一比。

WBA航空公司现在是一间大报的编辑主任,未婚,有房子有车。

PP少奶奶是老公公司的半个董事,有房子有车,两个女儿。

念佛少奶奶在教声乐,有房子有车,和一对“好”。

还有好几个几年没联络的,听说还是在工作。

好像只有我一个… 没工作,没房子没车。还好有一对双生女儿,和一个没有出去滚的老公。然后发觉自己没有经济独立喔,如果万一*摸我的头*双喜爸爸有什么冬瓜豆腐,那… 我不是… *冒冷汗*

“老公,你的人寿保险有没有加保?!”

唉… 人到中年… 芳华正茂,哈哈哈…

*其实吓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