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不鸡婆枉中年

其实我是很鸡婆的……但,是属于听的,不讲的。起码不公开讲。

比如有机会到学校接小朋友们的时候,我喜欢当旁听者,听隔壁的爸爸妈妈们,还有校车司机们说某某地方有某某人做了某某事。

我不会站起来举起手我说我说……

但我连酱的机会也没有。

一来我不驾车,二来因为理由一接小朋友们放学的工作落在双喜爸那里,三来就算我会驾车,放工时间6点,敢死赶命都不可能半小时从蒲种公主城飞到八打粦旧区。

Anyway……

我只好在网上鸡婆,但是也只限于看,不发表意见。

另外一个鸡婆来源就是从家婆处来了。

哦~~~她可是鸡婆大师中的升级加强版。

因为是升级加强版的,所以难免会有很多不必要、或重复、或自行加码的多余功能,好像Vista一样。

所以当从家婆那里吸取资源的时候,要懂得过滤,要再自行消化和吸收,要不然会储存很多垃圾哒。

就算不储存垃圾也会听见很多《四方蛇》* 的故事。

以前没有这么鸡婆,常常都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连听的意愿都没有。

但是现在喜欢听,喜欢看,因为看了听了消化了,发觉……原来身边的人和事都很有趣。

如果说人不折腾枉少年的话,人到四十就是人不鸡婆枉中年了。

至于青年……说实在,那时我不知道在做和想些什么。

*《四方蛇》的故事:
小学读的故事。
话说有个村子常常不见家禽,有天在市集上有位年轻人言之凿凿的说,昨晚他看见一条十丈长一丈宽的蛇偷鸡。
村民们都很慌张,但是村长心存怀疑,就问,真的有这么长吗?
这年轻人听见村长这么问,他也有点犹疑了,就说:可能是九丈长一丈宽吧……
旁人听见村长怀疑于是也七口八舌的问:是啊,是啊,没有那么长吧?
年轻人见大家都怀疑他,就呐呐的招架:啊,哦,可能也没那么长,就八丈长一丈宽,或者七丈长一丈宽吧。
村民看见他越不肯定,就越加追问。结果年轻人自己也不太肯定的说:可能天太黑我看不清楚,就一丈多长吧。
于是村长笑开了说:刚才你说那蛇十丈长一丈宽,现在却成了一张长,那不成了一条四方蛇了嘛。
村民们哄笑走开了。

2 thoughts on “人不鸡婆枉中年

  1. 我有一个朋友也是四方蛇~没那样讲那样。
    听到我都闷。
    你家婆这样才好,起码你知道她是什么人和在想什么做什么。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