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半捕鼠记(一)

我家的老鼠小家碧玉似的,不能见大场面,白天驻足深闺足不出户。胆子更不用说了,小到用放大镜也只能刚刚看得到。但是说它胆子小嘛,看看它在晚间出没于厨房,旁若无人(那个时候是没人)的潇洒大方,和把我的快熟面每包咬一口的气度,我却也怀疑我是不是看错它了。可能它并不胆小,只不过长得不像米奇,有点自卑,所以不爱在光天化日之下见人,要不一看到亮灯就躲。

原本我们都相安无事,坏在自从我们的厨房从新开放后,鼠姐鼠哥都闻香而来。路过倒不妨,吃了砸坏碗碟还可以忍受,咬穿了垃圾袋给工我做也还罢,但是留下大便和细菌那就太过份了。不行!得乘它们还没酿出祸来把它们干掉。

当然是干掉它们了,残忍?那我还能怎样?还打包送去给SPCA不成?你说他们收不收?再说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别说送给SPCA,送给邻居也不行!送给你你要不要?当然还有一招 “掩耳盗铃” 的方法,就好像我家大姑奶,用捕鼠笼诱捕了老鼠,然后带去屋外的沟渠边把它给放了,说是 “给它一个教训。”,翻白眼是不是?所以它们只有一条路,就是 — 死路。

好嘛,就在新年之前我们下定决心展开剿鼠行动后,就在五金店买了粘鼠片。一盒两片,一片大约8寸乘4寸,放一片在靠近垃圾袋的附近,等好戏看。

我们普遍都睡得晚,就在当晚夜半两点钟,我们听到了“吱吱吱吱…”,夹带着挣扎时粘鼠片拖地的声音,太好了!

赶到厨房一看,是只小老鼠!我和爱人你看我我看你,我们都知道要捕鼠,我们都知道它非死不可,可是我们从来没有讨论过怎么将它送死。

现在它正在粘鼠片上挣扎,还没死呢。那我们得先掐死它?用热水烫死它?打死它?不如干脆就把它活生生放进塑胶袋绑紧了,窒息而死?但是如果它死不去,咬破塑胶袋逃生,纠众回来报仇… 那可怎么办?

两人站在厨房看着那小老鼠,看了半个小时。后来爱人说:“好吧,就打死它罢。你先出去。” 哟,真英雄,没嫁错郎。

我求之不得:“小声点吓,别吵醒两个小的。”

过了半个小时,爱人铁着脸,提着一个绑紧的塑胶袋从厨房出来。

“打死了?” 他点点头,然后把袋子拿到楼下大门前先放着。

安心了?不…

第二天晚上又听见老鼠的声音!天!还有?

于是又放一片粘鼠片,又粘了一只小老鼠。好嘛,大概是兄妹俩吧。如法炮制,施与棍刑打包了事。

过了两天…

1 thought on “夜半捕鼠记(一)

  1. Pingback: 随手拈来 : 夜半捕鼠记(二)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