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圣母,是消防员

虽然英文名是玛丽亚,可是我不是圣母。
虽然有时会看到头顶有光环,但是……
相信我,只要把床头灯关了就看不到了。

其实,我很有脾气。
不止很有脾气,而且脾气很大。
不止脾气很大,而且脾气很臭。
我的父母弟妹,他们都是证人。
不信?找他们问去。

可是英雄莫提当年勇。
自从嫁到钱家之后,脾气就没了。
我那臭脾气在钱家里就是……
宇宙里的一小行星。
恒河里的一粒沙子。
稻田里的一小粒米。

婆家的上下各位都是脾气又大又臭的。
说话用喊,唱歌用吼。
连做梦也鼾声特大,还带吵架的。
真不容易,吵架都吵到梦里去了。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所以在家婆、大姑奶、大伯、二伯、双喜爸这些活火山面前,我的脾气没有发挥的余地。
小叔的脾气也很大,可是他后天得道,化身死火山一座(小婶厉害,我的偶像)。

就因为生活在火山群之中,现在我的身份复杂啊那个。
是耕牛,得赚钱养家。
是母牛,得奶鱼宝宝。
是肉牛……这……大家得自己去参透。

除了当牛,有时还要客串。
比如当消防员。

昨晚双喜爸和他妈妈,还有姐姐,仨人互喷熔岩火山灰。
火势猛的时候是灭不了的啦,所以疏散周边闲杂人等是首要工作。
疏散工作之后,就是等火山停止喷发熔岩。
之后,进在灾场灭掉那些可能还会引发燃烧的星星之火。

其实当消防员这些年,终于有点明白……
不在爆发中沉默,就在爆发中灭亡。

常在纷纷扰扰中保持冷静,想动气也不容易了。
所以在活火山群中生存是一种幸福。

至于火山们后来怎样?能怎样?
不说火山岩肥沃吗?
不说野草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吗?

能怎样?

15 thoughts on “我不是圣母,是消防员

  1. 双喜妈,服了你,酱辛苦的差事被你写得那么逗趣。
    我家只有两三座火山,开头还真吓到我脸青青,久了也学会如何自处。
    我们干一杯呵呵。

  2. “……我家只有两三座火山,开头还真吓到我脸青青……”——是啰是啰,刚刚看到的时候,吓到……还以为是命案的前奏。

  3. 写的好!
    一山还有一山高也。
    “所以在活火山群中生存是一种幸福”。。。是一种磨练。。。哈哈哈。。。

  4. 我家刚相反,发脾气时都冷簌簌的,因为我家老爷EQ很高,我只有玩冷战,一直到气消。。。。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