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雯

《霁月难逢 彩云易散 心比天高 身为下贱 风流灵巧招人怨 夭寿多因诽谤生 多情公子空牵念》

这是红楼梦里写晴雯。虽然曹雪芹没有怎么特别的着墨于描述她的美,但是却借至恨晴雯的王善保家口中说出:“…宝玉屋里的晴雯,杖着她生的模样比人标致些…。” 来加强她的美,试想连一个恨她的人都说她美,那她是真的美了。(但是我却也相信王善保家这么说,是想在王夫人面前更置晴雯于死地,因为经过袭人的“劝戒”,王夫人不喜宝玉身边的人太灵巧美丽)

从中学读红楼梦开始到现在,最喜欢的人物还是晴雯。当时和我一起读红楼梦的同学,她也喜欢晴雯,我们都爱她的直率,敢怒敢言和尖刻。

晴雯的尖刻是很到肉的,看她说的话 —
“呸!没见世面的小蹄子!那是把好的给了人,挑剩下的才给你,你还充有脸呢!” 说秋纹得赏。
“交杯盏儿还没有吃,就上了头” 讽刺麝月给宝玉梳头。
“自古以来,就是你一个人服侍爷的,我们原没服侍过,因为你服侍的好,昨儿才挨了窝心脚。”
“哎哟!这屋里单你一个人记挂着他,我们都是白闲着混饭吃的!” 跌扇顶撞宝玉之后,讽刺袭人被暗许做宝玉的妾。

和后来抄检大观园,在王善保家和凤姐儿面前倒箱的骨节,都让年轻叛逆的我们崇敬不已。

最近重读红楼梦,还是对晴雯深深的敬爱和可惜。觉得她比大观园里的任何一个小姐更有血有肉,哎,林黛玉虽然也很尖锐,但是双喜妈妈年纪大了,受不了人整天哭哭啼啼的。女人总要有点泼辣的好。

可最近一次和同学说起,她说经过了一些岁月,她反而不怎么喜欢晴雯了,原因就是她的性格。朋友说在工作与人相处的时候,如果性格好像晴雯一般就很不得人缘了。是吗?我说那应该像谁好呢?朋友说在工作上最好能像袭人!要不然像薛宝钗懂得看人脸色,那就不会出错儿了!

嗯?!听了朋友这么说,反而我很郁闷了。或许我没有出外工作,不像朋友般砍荆披棘的在公司里求存,不能对她的想法草草评断。

但是, 不,我不想像袭人那般媚上,也不想像薛宝钗那么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般的冷。或许我没有财气,但却还有骨气。

是,我知道,骨气不能当饭吃,骨气不能给孩子交学费,可是,可是有了一定的年纪和人事经验,总得懂得怎么去平衡是吧?

我和朋友说不如把晴雯放在心里,以对他人尖锐的批评来让自己的思想过筛沉淀,那虽表面上虽不至于尖刻得叫人退避三舍,却也不需卑躬屈膝的媚上。

可说完了之后,发觉自己竟是绝对的薛宝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