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蛋教家课

不知道其他的同龄小朋友是不是也这么不专心。
小朋友们做家课常常神游天外,要不就到火星蹦跶。

举个经典的例子:
喜喜数学不会了,来问我:“妈咪,这个不知道是什么。”
我指着作业给她解释,说完抬头一看……她看着我呢。
我问她:“你明白了吗?”
她有点茫然的看看习题,摇摇头。
我深呼吸,闭闭眼,然后用很温和的语气问她:
“刚才妈咪解释给你听的时候,你在想什么?”
她有点犹豫。
我再三保证只要她老实说,我不生气。
于是她说:“Why your hair so dark already?”
“Not your concern.”
“What is concern?”
“不是你该管的。” 敲敲她的习题。
她还不死心,接着说:“咴哟,你的头发很黑。I know what 很黑 means.”

我说了我不生气……我说了我不生气……我说了我不生气……*默念百次*

深呼吸,然后说:“妈咪再说一次,你听好,如果再不专心,我用rotan(藤鞭)了。”
于是我又再重覆一遍。
这回她听懂了,然后写答案。
写到一半,她停下来,然后对我说:
“I know, you dyed your hair, isn’t it?”

很无力,没有表情的看着她,她还说:
“Is it because we so naughty make you so worry, then all the white hair come out?”

……这样的情景,做作业的时候常常发生。
问题的内容根据她们视线范围内所能触及的物体转换。
当然有时也可以是追忆叙事类的,比如:
“妈咪,this afternoon we had 炒面 for our reset。”

我这么写,大概很多母亲会想,孩子多可爱,好好笑哦。
可是我发誓,当时的我是很想抓起藤条,手起鞭落一顿藤条焖猪肉。
虽然现在想来是很好笑,可当时,一、点、也、不、好、笑!

小朋友很容易被边儿上的一切事物左右她们的注意力。
从我的头发沾了一条小毛线,到屋外呼啸而过的摩托车。
更别说屋里走来走去的我们和地上爬来爬去的鱼宝宝。

喜喜起码只是问题多,只要我答,她就继续问。
比不得双双,双双是自问自答自娱自爽。
喜喜是开了没关的水龙头,双双是阀门坏了没法关的水龙头。

其实我想……

她们注意我的头发,那我把头发包起来吧,那她们就不会问啰?
呃……不行。因为她们会问做么我把头包起来。
那我头发别染了……可是她们还是会问做么酱多白发……
然后就说她们的老师谁谁也很多白发……
酱……我把头剃光好不好?
也不可以……她们会更好奇,做么妈咪剃光头发?
然后我就答给你们气到头发掉光啰!
hiahiahia……估计这应该镇到她们了吧!

还是不行……她们可能会说:“哇,妈咪没有头发,好像鸡蛋了。”
然后开始在我的头上彩绘做复活蛋……

……

我好像也到火星上蹦跶去了……

7 thoughts on “鸡蛋教家课

  1. 双喜妈的这一篇说到我的心坎里去了。
    我也很想知道“为什么?”
    为什么孩子们的好奇心总是用在不对的时间呢?

  2. 可能应该缩短每次讲功课的时间。并且在讲功课之前答应她们,讲完功课就可以做或者吃她们喜欢的事情或东西(这句好别扭)。顺着她们的思路引导她们思考,问题幼稚没关系。天真的问题只能容忍,不能打消或阻止的,不然就不是孩子了,那个更可怕。

    试着暂时抛开大人的思路和企图,跟着她们疯一会儿。她们也会迁就你的。

    “Is it because we so naughty make you so worry, then all the white hair come out?” 说这样的话,好懂事好体贴。

  3. 花袭人,是啊,先带她们游花园,然后再切入正题。不是你这么一提我都几乎忘了,她们去年一年级刚开始的时候也曾这么游过花园啊。谢谢花老师。(多谢赐教,非得如此尊称不可,呵呵……)

    MonsterChew,可以依猫mariahlc@gmail.com,基本上admin@mariahlc.com是不存在的。

    Biyun,啊~~~(帮你尖叫)。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