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次生蛋记(2)

继《第二次生蛋记(1)

原本我们的打算是到医院产检了,然后到MidValley吃午饭顺便走走;如果当时我还走得动的话。结果医生一声令下,立即入院,计划蒸发。当然,我是不会放弃谈判的机会,和医生打个‘商量’,我去吃雪糕回来再入院成吗?

医生有点晕的看着我:就是你有高血糖才让你入院啊,你还指望去吃雪糕!
我说:我要吃的那雪糕低糖滴。医生权当我的话是呼出来的空气而已,过滤。

等待办入院手续,等护士推我进房,等床,等安顿,等测量胎儿心跳,等完了种种的等待,我终于等到了午(晚?)饭。

双喜爸爸全程陪同,待我安顿下来之后,赶回家拿我的生产包包。临走频频的问:“喺个只Jusco嘅bag啊?无漏咗嘢,你肯定喀喇。”(说开又说,我那只Jusco的环保袋哪儿去了?别不是带了去安亲班有有去无回了吧)很难怪双喜爸问了又问,因为几乎每一天我都在整理那个生产包包,里面的东西被我搬出搬进,倒腾了好多回,总之第一次放进去的东西已经和最后一次放进去的东西完全不相重叠就是了(抓不定主意一直都是我美好的缺点之一)。

入院观察就是无止境的检查检查再检查,验血验尿验血压。不过政府医院检查的程序和精准不是开玩笑的。平时在诊所做扫描,没五分钟,搞掂,RM50,谢谢。在UMMC做扫描,准确时间忘了,总之时间长到可以除了给肚子既全全又面面的十方包抄来扫描,一面扫描一面做记录以外,还有时间一面指着显示屏给普及扫描映像:
喏,这是脚(kaki cantik)。
喏,大腿骨(tulang cantik)。
呢,这是脊椎(badan cantik juga)。
啊,看你宝宝的头(kepala cantik, pandai baby you ni)。
哎呀,这鼻子长得(hidung baby so cute)……
还不忘和你交流生活絮事(ada makan? Anak berapa? Siapa jaga anak? Sudah baca? ……)。而且还有问必答,我问她显示屏上的数据什么代表什么,她也给普及个遍。和在私人诊所时一问三不答,再问不耐烦的态度完全不能同日而语。

双喜爸在旁边就一看戏的,看着显示屏听我们解画不是看戏的还能是唱戏的么?从扫描室出来的时候,双喜爸说我们真能说,啧!那是。你老婆谁啊?遇上适合的对手,功能全开,full force的时候就一侃神。

当然检查还包括了导致这次立即入院的主角——高血糖。说起验血糖这事儿,还真是……时尚啊~~~

每天验血糖早上7点起床早餐前验一次,早餐后验一次,午餐前后一次,晚餐前后一次,临睡前一次,一天下来七次。在UMMC政府医院待产房,验血糖的工作是自己做的。

护士会让需要验血糖的准妈妈知道用具在那儿,就护士站旁一个小办公桌。桌上有一用即弃的酒精棉、验血针、验血条等等。护士给示范一次,以后准妈妈们就每天到时到点自动自发到小办公桌旁‘放血’,然后在准备好的簿子上填上数据,医生查房的时候就可以看到了。

用验血针的时候,有时力道没调好,针头打了在指头上,洞打得太小血挤不出来又打过。所以到进手术室的为止,左手的指头全被刺到一点一点,好像戴了polka dot花样的指套一样——时尚的手指头啊。

不过我血糖受控制,和血糖过高需要打胰岛素的准妈妈比起来说,我算是省事省心多了,在小办公桌旁看给自己打胰岛素的妈妈那折腾劲儿,手指头上的点点滴滴算是小事一单了。

(下次说待产病房里的意外,怀双胞胎要靠运气)

6 thoughts on “第二次生蛋记(2)

  1. <>
    你这句话简直让我笑翻天了。
    我本身怀孕时也是血糖微高,也得进行血糖检验。
    看着洞洞的手指头,从没想过是像戴了polka dot花样的指套一样。
    你好幽默!

  2. 左手的指头全被刺到一点一点,好像戴了polka dot花样的指套一样——时尚的手指头啊。—> 你这句话简直让我笑翻天了。

  3. Pingback: 随手拈来 » Blog Archive » 第二次生蛋记(3)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