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次生蛋记(4)

(继《第二次生蛋记(3)》)

以前受刑结束生命之前都会给顿好的吃,那是因为过了这餐就没下一顿了,下顿吃的就是元宝蜡烛了。
可是剖腹生产,是去创造另外一个生命,所以相对的,上手术台之前就不让吃。

不让吃还没关系,还带‘恐吓’的。

入院的第三天开刀剖腹,第二天下午的时候,麻醉师和主刀医生就来给普及手术常识。

说实在的,我是很好奇的一个人,如果放在平时有医生可以和我说说怎么剖腹生产,怎么注射麻醉剂什么什么的,我肯定好像观看CSI那么认真。
可是,现在将被摆在手术台上的人是我,加上以前的经历,所以医生给我的那些提点对当时的我来说简直是赤裸裸的恐吓。

先是麻醉师,温文尔雅的一位年轻人(好像我已经很不年轻的样子,不过是比我年轻,我觉得)来到我的床前。
当时我在做面膜……我知道大家在爆笑了,竟然在医院剖腹前做面膜,当时很无聊嘛,让双喜爸回家给我带L’Occitane的面膜,在和未来帅哥见面之前当然要扮美美,未来帅哥一开眼见到自己将会在未来二十年(起码)朝夕相对的女人竟然那么美,心情肯定会大好啊,心情大好吃奶就有劲儿啦,吃奶有劲儿就睡得好啦,睡得好就不闹腾啊,多好的一个宝宝!
所以鱼宝宝的好性情好脾气绝对是和我生产之前做面膜有关的。

嗯,扯远了……

麻醉师温吞吞的说(我在括号里心说嗄)
你好,你明天剖腹生产是吧(*点头*)。很好(有什么酱好?我希望是自然生的)。我是XXX,明天将会是负责麻醉那part的医生(哦)
我相信你已经知道了,我们将会使用半身麻醉(嗯嗯),就是在你的脊椎注射麻醉剂,使你的下半身麻醉(嗯嗯,我记得,很恐怖的感觉),那么开刀的时候你不会觉得痛。注射麻醉剂的时候是有点痛啦,不过一点点罢了,然后就不痛了。看人啦,有些人的忍痛度低的话觉会觉得很痛很痛,有些人忍痛度高就觉得好像大蚂蚁咬(听着你这么说,我很痛很痛,耳朵)。不过……(什么)会有知觉,可以感觉到手术时的动作,比如医生按摩你的肚子,把baby取出来等等,你都会感觉得到,但是不会觉得痛(*甩头甩头*……我不要听!我不要听!我要搭飞船!我要搭飞船回火星去蹦跶!地球太危险啦)这样这样……那样那样……酱紫酱紫……酿紫酿紫……hallo,你有什么问题要问吗?

(驾飞船回来)没有,我没有什么问题了。

温文尔雅的麻醉师继续温文尔雅的接着说(还没完吗?):OK,很好。不过……(嗄?你想不过什么?可以不要不过吗?)也有小部份的人对麻醉剂没有反应,就是说注射了麻醉剂之后还是会觉得痛……(嗄~~呃,不过我应该是属于大部份的一份子)如果发生那样的情况,我们再用其他的方法。

(口痒)酱会不会以前没有酱的问题,然后现在有?

既温文又尔雅的麻醉师说:哦~~事情很难说的……。然后很不温文尔雅的挑眉问:你希望会发生酱的事吗?

啋啋啋!当然不是啦!

然后温文尔雅的麻醉师很温文尔雅的说Good Luck,走了。

留下我很不温文尔雅的躺在床上揪着被子……

麻醉师走了,主刀医生来了。

主刀医生是个很友善的小个子。

很友善。

先表明说他是主刀医生,旁边那个是他的助手。然后检查我上一次剖腹的伤口。接着了解离上一次开刀有多久,复合过程顺利不?还痛不?(七年前的伤口现在还痛就死啰)和以前没开刀的时候比较有没有觉得不一样?(还记得吗?)上次剖腹的时候有没有遇到什么问题?(怎么以前的记录就没有了呢?)

和医生说上次手术过后子宫不收缩失血,问他这次还会有这样的情形吗?他说应该不会了,因为上次是怀双胞胎,子宫一时不收缩是会有的事,但是现在只是一个胎儿,会比较安全,不过他们还是会多注意,毕竟,有前科嘛。

当我刚刚觉得安心的时候,医生开始很友善的掷手榴弹。

医生说第二次剖腹生产有个风险,就是因为肚子里面的东西(东西?),比如子宫曾经缝合过,有说凡经过必留下痕迹嘛,所以就没有以前那么‘干净’,加上血管啊什么的现场会比以前错综复杂,他们就更加要小心,免得切到一些不应该切的东西(东西again),比如膀胱,血管之类的东西(是东西)

我又口痒问:切到会怎样?

哦,如果切到膀胱的话就比较麻烦,要缝合,然后又要继续开宫吧baby取出来,不过放心,我们是会很小心的,这些只是一个程序,要让你了解一下,第二次开刀会面对的问题。(最近读报纸就曾经读到有位妈妈剖腹生产的时候,就被割到膀胱)

说到这里,还没完呢。

医生很友善的继续说:除了有割到其他附近器官的可能,有时医生操刀不当也会在切子宫的时候伤到胎儿,不过,这也是很小很小的机率,因为我们都会很小心很小心的。

……

……

……

……

我可以不要生吗?

(下一篇:当医生切开肚子的时候,忽然他喊:Oh shit!)

12 thoughts on “第二次生蛋记(4)

  1. ><

    现在怀孕后期,以前开刀的部位越来越痛。。。。。。。。5555555555

  2. 你这里不能打太多文字的? 前面写了一大堆没有掉? (麻烦del 掉第二楼的)

  3. 我下个月就要第三次剖腹产了,我三次都是相隔两年而已,情况比你糟糕,上一胎甚至想过从手术台上跳下来跑掉, 也是在ppum ><

  4. ruyi98,是啰,不懂做什么,最近的留言系统有点哮。

    以前生第一个医生都没有说什么,第二个才有讲。

    所以啰,我都挣扎了几个月要不要写,怕吓到人 😛

  5. 已经吓到我了,本来我都已经很胆小@_@

    我那么怕死一定选择全身麻醉,当然如果可以不要生更好

  6. 我第一胎也是开刀,哭着开刀,鸣鸣
    原本是要自然生的,医生说我一痛,宝宝的心脏就弱一下,听到这样都吓死去了~
    看到这一篇文章,不禁伸手摸一摸肚皮上的刀疤 ==

  7. 我就是那个注射了麻醉药后还是感觉到痛的人。不过幸好我是自然产,药效没发挥的只是局部,左腹部下方。麻醉医生说他们叫这“hot spot”。只是因为听了很多“注射了epidural后就不会感觉到子宫抽搐”,一心以为不会被contraction折腾,结果还是被折腾得死去活来。
    潜水看你的部落看了很久很久了。没怀孕前就在看,后来发现自己竟然也怀上双胞胎(!)更加有来看。每次看到好笑的我都会翻译给老公听。看到你写怀双胞胎的风险我也有无限感慨。虽然我的算是一帆风顺,可是我看见过其他人的不幸。很多人都不明白,其中的风险,以及还有生了之后要顾养两个小孩的忙碌。
    UC回来后给我寄来了你的书。我是那么快乐啊。可是一天内就看完了 :p 幸好还有部落好看 🙂
    你的结尾也太吊人家的瘾了吧!啊哈哈!

  8. Pingback: 随手拈来 » Blog Archive » 第二次生蛋记(5)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