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次生蛋记(7)

(继《第二次生蛋记(6)》)

我实在是太清醒了,精神是振奋啊振奋……
到目前为止好多人都质疑:你怎么记得这么清啊?
对啊,我也问自己:喂,你怎么记得这么清啊?你不常忘事儿的吗?

可我这是特意记得的啊,就为了往后在部落格上大书特书嘛……
生第一胎的时候是2002年,我还不知道部落格是什么呢。那时互联网对我来说就是一个可以搜搜资料,和朋友依猫依猫的工具而已。
可两年后开始写部落格之后就不一样了,这时候身边什么事都可能让我脑袋蠕动一番,所以对身边一些特殊的事总会特留意,特记得,好让自己日后写在部落格里。

写部落格什么都不怕,就怕没有事儿可以写。当然,反正只要想写、愿意写、乐意写,没事也能写得有事,有事的又能把它给写得挺有一回事儿,总之只要写的人乐意。

那么,我喜欢嘛,我愿意我乐意,所以在这前提之下,加上自己又出奇的清醒,那么记得大件的也不是什么问题了。再说,如果你的主刀医生在给你开刀的时候忽然Oh Shit,能不记得吗?说不定那天我老人痴呆了也还会记得。

那好,手术完毕,瞧瞧棉花片儿都对上数啰,瞅瞅地上没有掉下来的什么心啊肝啊肺的,那就该缝的都给缝好了,打个蝴蝶结,稍微包裹包裹就推出手术室,哪边凉快哪边呆着去,让地给下一位吧。

当然,手术出来是不能凉快哒,凉快就直接进停尸房了吧。
出了手术室推到那个……我不知道叫什么东西……等我百度一下……百度不到,谷歌不到……
Anyway……就是把我放在一片能让我发热不发光的事物底下,盖上毯子,让我把身子暖和起来。
在那片不知道名字的事物下呆了没多久就被推回另一头的接生院。

从手术部出来的时候,双喜爸还像我刚刚被推进去之前那样站在那里。看见我出来赶快跟着问我觉得怎样了。我问他:你就这里站着等吗?他说没有,我一进去他就去寄五脏庙了,然后就回来等着了。
接着很开心的说他看见鱼宝宝了,他说鱼宝宝很像我。唓……那当然。双喜爸说从来没想过还会有个儿子,忽然间多了个儿子,他说很surreal。
他照我之前吩咐的拍了鱼宝宝的照片第一时间MMS了给肥仔,肥仔也很快的在部落格上更新

写到这里,我打了个电话问双喜爸还记得我进了手术室多久吗?他说不记得了,但是记得是很快,感觉上他看我进了手术室,然后吃个饭回来,出去抽支烟我就出来了。

我的感觉也是挺快的。回看肥仔的更新,我从手术室出来也不过刚过了午饭时间。

当时阿爸也过来了,也是和双喜爸一起在外面等着,看见鱼宝宝推出来了,外公就跟着鱼宝宝去了接生院的宝宝房,双喜爸说:“阿爸话我喺度等你,佢跟住BB返房,make sure BB无俾人推去大二度。” ……

我们一路就酱说着话回到产房。

嗬嗬……到了产房,那个把我转床的过程就真的很囧,感觉我就是只不能动弹的大象,又抬又拖又推的把我移到病床上。说实在的我倒是不觉得怎样,反正麻醉药还没失效,可双喜爸就满头大汗了。转床了他和我说谢天谢地现在产房有冷气了……

安置好了之后我和双喜爸就碎碎的说着手术室里的事,护士过来检查和换卫生巾等等,调整了输血管什么等等的东西问我有没有觉得不适?

我说没什么,就是觉得身体有点痒。

护士停了反应很大:是哦,身体痒嗄。离开没多久医生来了,医生和护士哩哩啰啰了一些我听不明白的话,然后把输血包撤了!

?WHY?

我问护士怎么一回事,她说没什么,抗体不对,所以我会觉得痒,待会她们给我验血了再换上。

那时候其实还有其他一些检查啊什么的进行着,可是也记不真切了,因为那个时候麻醉药的效力开始慢慢的退散,我的意识也开始散涣。

开始我还没发觉麻醉药退散,只是觉得肚子下方怎么越来越沉重,好像块板砖慢慢的加压。渐渐的觉得不对了,痛感开始了。

我和双喜爸说问问护士要止痛药,双喜爸去了又回来说她们正准备着。

后来伤口越来越痛,我冷汗也开始出来了。那种从内里痛到外的感觉让我开始昏昏沉沉起来,是身体下意识的保护吧……

我只知道很痛,很难受,双喜爸在旁边很担心很心焦的一直问我怎样了,再等一等护士就配止痛药来,后来他还说了些什么我不记得,只记得我老是问止痛药来了吗?止痛药来了吗?双喜爸老是问我怎样了,然后想把我的注意力转移就给我说笑话!我伤口疼啊你给我说笑话那不整一特冷的冷笑话现场版吗?要不就叫我深呼吸,特烦,后来我忍不住了粗口冲口而出:我依家好lan diu,好lan 痛,你唔好再问!这是后来双喜爸和我说的。

双喜爸说他终于知道为什么他的老朋友和他说,老婆生孩子的时候千万不要让老婆抓着手,因为手会被抓断的,还有就是老婆生孩子的时候会骂人,那个时候要乖乖给老婆骂个够,因为老婆很痛很痛,痛起来什么都不管得了。

他说,他终于能亲身体会了。当时就是在我的身边,我把他的手都捏疼了。当然我觉得最解气的还是骂他粗口,木啊哈哈哈……

觉得身边这个男人也真不容易,第一次等老婆生孩子被吓个半死,以为老婆会没有了,第二次老婆好好的,但是自己被骂了。不过我想他会宁愿被我骂也好过想当初那样惶惶恐恐吧……

(下一期:我知道我的宝宝头发多,但是梳成这个样,护士们也太让我无语了……)

5 thoughts on “第二次生蛋记(7)

  1. 钱太太,原来生 bb 是有准证骂粗口的,想到都爽~ 哈哈哈!

    期待鱼宝宝的发型。嗯,难道是吕奇头?

  2. 很好笑!我看到你骂粗口我就笑到不行。你真的boleh!
    我好期待下集哦!

  3. 我是你部落格的常客,都在潜水,但是看了你的第二次生蛋记后很想告诉你我看到提心吊胆。我两次生产也是动手术的,但是我是全麻醉的,对于过程全都不知道;看了你的纪录我深深体会‘可怕’这两个字。你是痛到迷糊, 我是醒来才痛。想到两次生产都是用命换孩子,现在还是会在心里抖。很辛运的我们都还好好的存在这个世界上。

  4. Pingback: 随手拈来 » Blog Archive » 第二次生蛋记(8)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