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吵妈咪!妈咪要…”

如果你住在我家附近,尤其后面那条街,你每天或多或少,一定会听到有一个女人用她那高八度,过气国际女高音的嗓门,很泄气的哀求:

“拜托啦… 不要吵妈咪!妈咪在洗碗啦… 出去玩!”

“拜托啦… 不要吵妈咪!妈咪要煮饭了,爹地要回来吃饭了!”

“拜托啦… 不要吵妈咪!妈咪在晒衣服,就出来了,OK?”

“拜托啦… 不要吵妈咪!妈咪要大便!求求你们给妈咪好好大个便咧?”

大概你都知道是谁了。

每天都一样,从她们出世的那个时候起,从来没有让街坊失望过。可惜丽的呼声不在了,要不然都应该可以和它中午十二点的粤语广播剧较较劲。

真的,她们对妈咪的一举一动深感兴趣,明知道我在做什么,但是一定要过问,而且不是问一次,是重复的问:

“Mommy, what are you doing?” “在洗碗。”

“Why you xi-wan?” “肮脏啰?”

“Why ang-zhang?” “用来装mum-mum给你们吃,吃了不是肮脏了啰。”

“Don’t xi-wan lar, come outside play with mei mei lar.” “妈咪不洗碗,那里还有碗吃mum mum?”

“Mommy… ” “拜托啦… 不要吵妈咪!妈咪在洗碗啦… 出去玩!” 乘她们还没有继续说下去。

两个出去转个圈… 又回来厨房…

“Mommy, what are you doing?” … :tmn:

“You si-wan ah? ” 明知故问。

这还好,最受不了是在出恭的时候。

哗聊…

“Mommy, what are you doing?” “哎哟,你没有看到妈咪坐在厕所的咩?还问!”

“Oh… Mommy, you da-bian ah?” “是啰… 出去啦…”

“But I want to stay mommy wor.” “哎哟,不要啦!臭臭…” 关门。

关了门更惨,拍门叫嚣。“Mommy, what are you doing?” pang! pang! pang! PANG! PANG! PANG! PANG! PANG! PANG!

“拜托啦… 不要吵妈咪!妈咪要大便!求求你们给妈咪好好大个便咧?” 整条街都知道我在 pang-sai 了,唉…

不过还好啦,起码不用在三更半夜喊:

“拜托啦… 不要吵妈咪爹地!妈咪爹地在有所行动 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