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情可待成追憶

錦瑟無端五十絃,一絃一柱思華年,
莊生曉夢迷蝴蝶,望帝春生託杜鵑。

滄海月明珠有淚,藍田日暖玉生煙,
此情可待成追憶,只是當時已惘然。

李商隱 – – 錦瑟

在喜筵中再见面,一时间再也听不见人群的喧嚣,在耳边的却是当年的话语。
有时思念不一定像烈酒般刻骨铭心,可以像好茶一样,纵然茶过三巡,空杯依然留着淡淡茶香。
又或像在夜里的茉莉;清香游魂似的随着晚风出没在窗沿畔。
或许更像晚空的繁星,在灿烂的灯光下,似有似无的展现它的光芒。
是因为曾经,所以才有过去,也因为已过去,才能在人群中别于陌路人,依然会意笑话当年,不问两鬓斑白否。

white r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