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画

用水彩用了半辈子
第一次用压克立彩用得好不耐烦
不过还是坚持
总有第一次不是?

最近用线条画了好些草稿


等待花开的蜗牛
是自己
慢慢的走
走到头的时候花就开了
花开的时候就走到头了

5 thoughts on “一些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