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尽头何处有香丘

今晚心情有点激动。

刚读完欧阳文风的《现在是以后了吗?》,心潮起伏,久久不能平息。从刚开始的黑字一直读下去,到后来的彩字。佩服他的勇气,祝福他。合上书后心中是一种难言的压抑,想哭。结果跑去冲凉,在水喉下哭。

哭够了回到客厅频道漫游,这么巧CCTV4在播《红楼梦》!心情简直就像Drama Minggu Ini。听着主题曲心里的那激动…眼又红了,尤其到葬花词里的段落“… 天尽头何处有香丘 未若锦囊收艳骨 一口净土掩风流…” 忍住眼泪继续看。

偏偏又是《手足耽耽小动唇舌 不肖种种大承笞挞》那回。宝玉被打了,黛玉去看他,后来宝玉托晴雯给黛玉送手帕。黛玉在手帕上题诗 – –
眼空蓄泪泪空垂 暗洒闲抛却为谁
尺幅鲛鮹劳解赠 叫人焉得不伤悲

其二
抛珠滚玉只偷潸 镇日无心镇日闲
枕上袖边难拂拭 任他点点与斑斑

其三
彩线难收面上珠 湘江旧迹已模糊
窗前亦有千竿竹 不识香痕渍也无

……….
感情丰富不是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