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小”手術

事情的經過其實是這樣的
就是七年前懷魚魚的時候
胸口長了粒芝麻般大小的痘痘
然後生了魚魚之後它變成綠豆般大小
醫生說是脂肪瘤「沒事的」
然後魚魚慢慢長大了
然後痘痘也慢慢長大了
去年某月某一天覺得長得蠶豆般大小有點擾心
於是再去拜訪醫生
然後醫生說沒事的啦
不過你要去掉也是可以的
局部麻醉開刀取出
一聽見局部麻醉開刀我就腳軟了
一次全麻兩次局部麻醉的經歷到現在還是夢魘
於是回家呆著
然後大概兩個月前發現蠶豆般大的痘痘中心好像有個軟軟的心
一個月後痘痘好像越來越大
好像巴西豆那樣大了
於是又去見醫生
醫生看看說欸,這個你要見外科醫生了
於是預約外科醫生然後外科醫生粉忙約到兩個星期後
於是等待約會的那一天到來之前我去關丹玩兒了
可那時我親愛的脂肪瘤已經超越巴西豆往雞蛋的面積奔去
見外科醫生的時候已經有顆芝麻大小的膿瘡出現
外科醫生說很簡單的小手術–局麻開個5cm左右的口就可以取出
現在發炎了的先吃抗生素消炎讓它鎮定下來才做手術
腳軟敵不過雞蛋大的脂肪瘤
預約在⋯⋯又兩個星期之後
然後回家
然後那個膿瘡就越來越大
然後就破了
然後膿瘡二號出現了
然後也破了
然後三號來了
也破了
然後四號來了
嘔吐物比較多了
我以為四號就是真主兒了
然後五號來了
和四號結盟
然後六號來了
原來六號才是大Boss
把四號五號都收服了一統天下
流了一天的膿帶貌似脂肪的物體沒有消停
淺黃色濃結物和黃綠的膿混著
於是摸上同濟中醫找李醫師
李醫師細細的解說一番
明白了
於是回家繼續等膿排清
於是這兩天就是在家一直清理排出來的膿
有時那貌似脂肪的物體堵著洞口排不出只好輕輕的壓擠周圍
看著那個堵塞物好像生孩子那樣擠出嬰兒的頭和身體然後膿湧出來
就這樣「生孩子」一天「生」幾次「陣痛」幾次
想上個圖讓大家看看
不過想想這個不是獨樂樂不如眾樂樂的事也就算了
排膿排到今天累積下來大概是雞蛋那份量吧
瘡口紅豆般大小
黑乎乎一個洞
可惜我頭低下去也對不著
要不然朝洞喊一聲怕也是能有回音的
我不知道還有沒有沒排完的膿
李醫師說如果膿排完了就是鮮血
可現在還不是鮮血
還是混了膿粉紅粉紅的
⋯⋯
心情怎樣?如果我說「還好啊」那我就是木頭了
有沒有比「糟透了」還要糟透了的詞兒?
這種不知所措六神無主無所適從看著膿奔流洶湧感覺自己已經不認識自己的身體覺得自己和這副身子應該不是一起的那種感受
⋯⋯⋯⋯
很多道理都知道可發生的時候腦袋是一片空白的
這幾天是很無助的
表現和實際感受完全背道而馳
我不知道要說什麼了⋯⋯
別私信我問我事兒了嗄
我會羊駝人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