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啊孩子………………

早些天做夢,夢見魚魚說牙疼,張嘴看,恒齒都冒頭了,哧溜一圈的在乳齒裡面哪兒。我心裡一緊張,就把他的下門牙兩隻徒手拔了出來,第二天醒來我想這夢啥意思?是暗示他健康嗎?要生病嗎?
然後下午阿爸就打電話回來說魚魚看起來不舒服,似乎是發病了。誒~~怎麼就不給我夢幾個真字什麼的呢?(扼腕)

今早和阿爸阿媽帶著魚魚去喝早茶,魚魚嚼著麵包,然後和我說:媽~我好像有一隻尖尖的牙齒咧~。對魚魚的牙齒,我一直覺得很抱歉,在他長牙的時候恰好是我抑鬱症最嚴重的時候,晚上放工接他回家的路上,他都在我懷裡睡著了,到家之後也不敢驚動他,讓他繼續睡,那我就可以休息,也沒用心的照顧他的口腔衛生。等到我發覺的時候,他的牙齒都開始蛀了。

之前做的那個夢也是有我愧疚的成份在內,也有一切都會變好的盼望,至於會覺得他可能要生病,是一種母親的本能吧,去年也是大約這個時候他生病。而孩子呢,發覺他們總在生病之後忽然有成長了許多。我常比喻孩子生病就像玩電遊打怪一樣,打到了一個大Boss就升級了。

────────────(另一回事的分界線)────────────

昨晚喜喜放學回來說有位同學打她的水壺,水壺擊到她的額頭腫了點。我心裡突一下:又讓人欺負了?問清楚才知道,原來喜喜甩水壺玩呢,水壺裝在一個袋子里,她手指穿著水壺袋的帶子,轉圈的甩。她說:“我都沒有打到呢位同學,離她還幾寸遠呢,她就把水壺拍回來打在我頭上。” 我心想,你這不自作自受嗎?看她憤憤不平覺得同學完全冤枉她的模樣,我忍不住說:“你被打到很痛我理解,但是這同學她是要防衛自己,你想啊,你這麼甩那水壺,還那麼靠近她,她覺得受威脅啊,危機意識啟動啊,很自然地就拍開了,然後很不巧的,拍你額頭上了。”
“可是水壺都還沒有打到她,離她還幾寸遠。”
“那打到不是太遲了嗎?”
她聽見我說她不對在先,完全沒站在她的立場說話,開始眼紅紅了。當時我覺得很抱歉,我真的很難站在她的立場去看這事,她常會和我說同學不和她玩,功課做案子也不和她組團,有時我會想是因為她的性格嗎?她們去參加生命線辦得青少年72變工作坊,老師對她爸說:“喜喜說話很直接,覺得不好就說不好,自己心裡怎麼想就怎麼說。會像母雞照顧小雞那樣保護人,有責任心。老師沒說這事好還是不好,我很感激生命線帶領員的用心。
這點我們當父母的也很清楚。我常和她說,如果沒有人和你交朋友是因為受不了你很直接的性格,那就隨她們去吧,那勉強不來的,別為了遷就他人而不實話實說。你還沒到那個懂得斟酌的年齡,你在學著,學習的時候你會遇見很多和你意見不同的人,認同你的會繼續和你來往,不認同你的就隨她吧。”
可她爸不一樣,她爸說:“如果你要別人喜歡你,和你交朋友,你的先改變你自己。你改變不來就要埋怨,沒有人喜歡和一個一不高興就七情上臉的人做朋友的。”

她很多事情都按照自己心情來,很多時候一般人接受不到她的態度,比如一次加愛來拜訪,臨走的時候加愛,曉芬和美玉說再見啦,喜喜坐在電腦前頭也不抬,完全沒有一般上應該有的抬頭微笑搖手再見。我當時有點抱歉,也很不好意思。可加愛說這就是她自己,那很好啊,很真實的喜喜。
可是不是每個和喜喜互動過的人都像加愛那樣,認同孩子自己有自己的想法和性格。而我也要花很大力氣去明白和同理。

話說回頭,喜喜那樣甩水壺,我其實應該先問她,為什麼要這樣甩呢?十之八九她會說是因為好玩吧。那我大可在得到答案時候才反應要怎麼說。比如我也把水壺在她面前甩(八成會自己打到自己),看看她會不會覺得有威脅性,然後才說說她。
可惜當時沒想清楚,就很自然的覺得“應該”要“告誡”她而說了她。想想,自己也會很抗拒吧。

後來把她攬過來,親親她,和她說:對不起,請原諒我,謝謝你,我愛你。

孩子啊~總是讓我一直學習一直學習。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