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馬路的一點事

有種短暫的情誼叫做“過馬路的情誼”
今早孩子他爸順路載我到馬大醫院,停在馬大醫院對面的路邊。我下了車剛好是綠燈,來的車可多了。我和兩位婦女站在路邊等空擋,差不多的時候我們就越過了一邊的馬路,站在分界路肩眼看另一頭的交通燈剛綠了,車就來了,我和身邊那位婦女不約而同:“Faster!Faster!” “Cepat!Cepat!” 牽著手快步越過馬路了。
過了馬路放開手,相視大笑,然後說再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