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彩虹

已忘了多久不曾看见那道想童话般的彩虹,它像烟花和喷泉的水珠一样,那么美丽;那么短暂。

那天傍晚站在露台倚着栏杆,看七点的天还未完全暗下来。东边的天彤云密布,低垂的天压得人喘不过气来,乌云似奔腾的黑马,在天的一方奋力的向另一尽头奔去。

蓦然云间窜出数道银光,像天剑一般直殛大地,惊得万物苍白,却还等不得挥剑后喘口气而来的怒号,银光乘势再殛,夹着迟来的怒号;一再苍白人间。馀势窜游在骤云间,发出郁闷的亮光和低号。

而天的另一方,身不由己的太阳驾着金色的车躯,犹在大地的边缘驻足回望远方的雨。镶着金边的彩云依依不舍的恋着太阳,一脸绯红,却盖不去眉间一抹忧郁的蓝,映得天边一片紫色的焦虑。

匆匆离去间,太阳以无奈的余晖;和雨谱下一道七彩的虹。

“妈妈!你看!你看!” 邻家的孩子嚷。

“喔,一道彩虹。” 他的妈妈说。

“为什么会有彩虹?” 孩子好奇的问。

“嗯,孩子,妈妈不知道,以后你知道了和妈妈说,啊?”

爱人在身后说:“其实,彩虹是太阳和雨的恋爱。”

旧稿,写于1999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