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动

下午将出门的时候看似要下雨,双喜爸负责关机和电源,而我手忙脚乱的把儿童车座搬回上车。一切妥当,开车到花园出口处的时候,他侧头看看我,我说做什么?他说没什么啦,只不过觉得我戴了隐形眼镜,眼睛忽然更大了。我只好尝试把眼睛挤小一点,让他慢慢习惯。

红灯还没变绿,忽然他伸手过来,抹了我鬓角的汗,说:“咦?流汗喔。” 我说是啰,刚才搬儿童车座。然后他连我额头的汗也抹去,说:“大日你无搬,等我落嚟搬,咁你唔驶咁紧要流汗。”

(嗯….. 你无墈嚫头,或者做咗D乜亏心事啦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