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蛋记之(一)老天,请给我一个宝宝好不好?

人是很该死的,往往有的时候不要,没有的时候又盼。噢,对不起,我是说生孩子。

九五年注册,九八年行礼,礼毕的时候都三十了,算是迟婚吧。可是当时没想过要有小孩,新婚的时候讲究的是二人世界嘛,当双薪无孩的‘顶客族’ 挺写意的,干吗自找麻烦弄个什么都不会做,光是会吃喝拉撒的生命体来和自己过不去?九六年意外怀孕又意外小月,是有点高潮迭起又反高潮的起落,虽然现在想来还心有戚戚然,但是当时不见得真的很难过,哭那一两天也没人事了。

可是女人(不是所有的女人,是说好像我这样的小女人)一过了三十,体内自然产生一种医学界翘楚也没有办法解析的母爱荷尔蒙,凡有这种荷尔蒙的女人,一看到婴儿或小孩,脑海里立刻会闪过各式很想放在口里咬一口的食物,比如日本果子,粉藕,糯米糍,mashmallow,水蒸鸡蛋糕等等。真的不咬一口对不起自己,咬一口又不舍得,咬到了又感动得流鼻涕眼泪,末了就那么摆在那里看着也赏心悦目(贪吃了点,差点忘了在说婴儿)。

当每看到婴儿会像《西游记》里猪八戒看到五庄观的人参果就流口水的时候,唉… 知道生理时钟正用它最原始的方式来唤醒自己,是时候生宝宝了。好吧,生就生,谁怕谁?再说那时双喜爸也是看他那几个侄儿侄女看到流口水流得身体脱水了,看别人的孩子流口水,不如看我们自己的?于是我们展开了我们的造人工程。

可是… 过了三年,经过了无数的两方体检,读过了无数的书和报告,看了无数好意鸡婆介绍的‘一看就有’医生,吃了无数‘一吃就有’的‘仙丹灵药’,试了很多比‘他妈簌得啦’还厉害的‘一招就有’招数,还是没有消息。哀怨之余差点要去吃那个什么人参的药。

我爸还归咎于姓名学,说他多年前不应该叫我改名字,只因为他‘觉得不错’的那个师父认为‘凌’太气势凌人,这么嚣张跋扈的名字不适合女人,所以把中间的‘凌’改着‘宁’。他说现在好了,宁宁静静‘死水一潭’玩不出什么花样*翻白眼*。

在科学和姓名学并行猜测我还没怀孕的同时,我妈也开始进行神学上的研究,多方探查看那里有仙人隐士之类的神人给个什么符,和秘方等,当然这些神人也是由很多‘一拜就有’的信徒所推荐的。

而我的妹妹们也不落后,惠颉从堪舆学的角度来推敲我们住的房子方位不对,推荐摆个水晶什么的。若是水晶真的这么神,或许我应该考虑买一个紫水晶洞摆在家里,让小朋友每天把她们的脑袋摆进去洗脑,说不定会比较有灵气。

然后大地音符就她对易经的兴趣说“勉强不来的啦,有就有,没有就没有,顺其自然啰。”

总之… 那个时候就是… 就是…

很烦啦!

唉… 很烦归很烦,要继续尝试的话还是有很多法子可以考虑的。

于是做了很多不同的身体检查,证实双方都身体健康恭喜发财万事如意之后,妇科医生建议我们做IVF试管受孕(还是有什么更专业的名词?),看看价码… 哗聊耶!二十千做一次!有二十千我不如下头期买一间屋子来供,晚年可以收租养老?开玩笑!

妇科医生看我张大嘴巴说不出话的样子就知道她这生意做不成了,退为其次说不如我试试多子丸clomid,几百块吧,和IVF比起来便宜很多噢(想来那医生也厉害,先介绍贵的,看你上钩不,上钩的话当然她发达了,不上钩的话再介绍别的,让你心理上舒坦一点,和二十千比起来,咦,几百块不贵噢)。

好吧… 就试试多子丸吧,虽然感觉上让我觉得像农场里的母猪,需要给喂fertilising pill来保持牠定量生产,但是不试白不试,如果这回用药都不行的话,也就算了。

这多子丸的疗程是三个月,意即三盒药,每个月月事后的一个星期内吃一盒,三个月连续吃完。谁知道在零二年一月吃了一盒后,敏感昵… 身上出疹!医生说不能吃,叫停。停就停,反正也要过年了,过年休战嘛,有什么事过了年再说。

新年的时候和母亲到观音庙上香,妈说和观音许个愿吧,脑里像果冻一样胶着的,许就许吧。然后我妈还在后面加一句“戒了你喜欢的牛肉吧。” 我看着我妈,牛肉是我美食单上的父母昵… 要我对我的食物这么不孝吗?我妈说“你喜欢啰,总之拜观音不能吃牛肉。” 唉… 为了下一代,美食父母… 委屈你们了。

新年前叶老师父女开画展,两父女为了安慰我,还许了我两幅画,那时我心想“如果是真的就好啰…”

然后又过了两个月… 清明节到了。那年随着父母到东海岸拜祭从没见过面的祖父祖母。祖父葬在北干(Pekan),在他的坟前我大声的许愿“阿公啊,请你保佑孙女生个宝宝吧。” 祖母葬在北加(Paka),又在她的坟前,心里小小声的许愿“阿婆啊,请你保佑孙女生个宝宝吧。” 不敢大声喊是因为那坟在棕油园是有老虎出没的地方,万一许愿不成倒成了老虎的点心就很划不来了。

于是又一个月过去了… 还要做些什么昵?该看的看了,该补的补了,该‘做’的‘做’了,该试的试了,该拜的拜了,该摆的摆了(是啦,是啦,后来买了一个芙蓉晶摆了在睡房里啦,你不要笑我,等到发生在你身上的时候你会买一个更大的睡在上面。讨厌~~~),猪吃的也吃了。还可以做什么?

待续… 生蛋记之(二) 如愿以偿…我的妈!祈祷太多了不是?

13 thoughts on “生蛋记之(一)老天,请给我一个宝宝好不好?

  1. 为了有帆帆,我妈也是帮我向观音妈许了愿。。。接着我也戒了牛肉。。。
    不过哦。。。观音妈真的很灵的喔。。。一个月过后就中了。买彩票都没那么准呢。哈哈。。。我很迷信哦?!

    等不及你的生蛋记之(二)。。。嘻。

  2. “人是很该死的,往往有的时候不要,没有的时候又盼。噢,对不起,我是说生孩子。”

    agree…especially now.. those pregnant aredi, then abort it…

    aighh….human is like this…

    ur stpry quite interesting ler…fast fast write

  3. me waiting for next parts also..

    Can imagine how ‘fan’, listening to all the well-intentioned advice.

  4. 谁家母鸡不生蛋?不知是摞景还是振兴,呵呵唆呖吓。(我现在也好不到那里去)

    这故事以后无论如何都要给双喜读到,所以她们非学华文不可。

  5. “人是很该死的,往往有的时候不要,没有的时候又盼。噢,对不起,我是说生孩子。”

    所以我们家小孩叫多多。:-)

  6. 在下和葉健一有過幾面之緣,一次在Sunway的Disco,她還帶了一班姐妹,一次在PJ某間Pub, 還有一次在Lot 10她和她父親的老虎畫展,原來我們都認識這身高只及在下胸膛的小美人,世界越來越小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