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蛋记之(二)如愿以偿

常言道物极必反,这话不一定对,至少对我来说。切实一点说是对生孩子的事来说,否则怎么每次祈祷中彩票就没有这个运气?还是对期待中彩票的诚心比不上期望怀孕的心切?

总而言之什么都好,清明节回来后的两个星期,发觉月事迟了。可是不是很期待,原因中“炸糊”太多回,觉得花钱买验孕棒讨失望是很窝囊的事。想云淡风轻的不当一回事,但是万丈深渊的心底就是有个不知谁来的王八蛋,在那里小小声的说“喂,是不是有了?”

我拿着大喇叭,很大声的对着心的深深处回这个不知好歹的王八蛋 “没有的啦,上几次你够说有啰,结果害我花钱不算,还吃炸糊!” 可是这王八蛋不知死活的还继续唠唠叨叨 “再试试看嘛,说不定这次是真的昵?” 连我睡觉,吃饭,上茅房的时候也不放过 “你真的不想知道?你真的这么不在乎?你真的真的这么忍得住不想知道?想知道就认了啦…” 简直疲劳轰炸。

好啦,过了两天敌不过那王八蛋,再说这王八蛋已经敢敢从心底十八层地狱下敲锣打鼓的上来了,升白旗。

结果我买了两支验孕棒,不同牌子的,怕死不准确(听见心底的那家伙很得意的哼着小曲)。第一支验孕棒显示两条线(有了),但是觉得有点做梦似的,哪里会这么幸运?第二天再验,两条线(有了,真的?)。但是验孕棒不会说话,不出声不算数,所以一定要给会说话的医生检查,听她亲口说:“恭喜你,你有了!”才算公正。

好,打电话预约妇科医生。谁知道电话那头的护士小姐说:“哦,戴医生哦,去了度假和出席会议,一个月后才回来。” 什么!一个月后?我还要等这么久咩?“那你可以给H医生检查也一样吗。” 那里一样,H医生是男人咧!不要紧啦,我找别个女医生。

好了,来,大家为双喜妈妈的古怪掉眼镜下颚。是,双喜妈妈只看女性妇科医生,脸皮子太薄了,想保持‘终身只有一个男人看过我’的纪录。但是这个纪录随着打了无数个电话后告终,好友问我,喂,你觉得保持那个神经病纪录重要,还是知道肚皮里的活动重要?好啦,好啦,豁出去啦。

在医院的诊室里,看着扫描银幕上那团黑黑的图像,H医生的指着一粒好像松子仁大小的黑点,很高兴的和我说“有小生命了哦。” 然后我没有开始流泪,对,没有之前以为会好像电影里的镜头那样,女主角眼湿湿的流泪,因为当天第一次检查的时候,双喜爸开会,不能陪同,眼泪是要流给他看的,既然他不在,省省,只是很酷的点点头,哼一声 – – 哦… 怀孕罢了是吗?平常啦,这事我常做 – – 的样子。

可是一出了妇科那层楼,赶快打电话给双喜爸,叫他来接我,顺便和他说:“老公,我有左啦!” 然后等着他来的空档又再顺便打给我妈和惠颉。表面上很淡然,其实是兴奋过头了不知道要怎样反应。

接下来的日子脑袋里尽是云,身如白云飘长空的云游了两个星期,才比较踏实的想想实际一点的事,比如那间医院生孩子啦,宝宝要怎样命名啦,喂什么奶粉啦(对,那个时候的双喜妈妈不知道喂人奶的那回事),宝宝出世了要给谁照顾啦(对,也没有想到要当驻家妈妈)等等。

然后想名字的时候好玩了,不知为什么老是想到适合给两个宝宝的名字。每每在纸上运笔的时候,老是想着在给两个宝宝命名。一下惊醒,拍拍自己的脑袋“神经病的,才一个宝宝,干吗想那么多?” 然后自己傻笑。

傻笑归傻笑,没多久双喜爸和我说他做梦我怀双胞胎。我笑到倒地,都在扫瞄银幕看到啰,只有一粒松子仁罢了。可是他还是喋喋不休的幻想如果是双胞胎会多好多好… 我一面厢对他的傻想头嗤之以鼻,一边厢自己也是胡想一通暗爽一下。

好了,就糊里糊涂的过了三个星期,又到了检查的日子,这次双喜爸向公司告了两小时的假陪我一起去。

当天我躺在诊所的床上,让医生在肚皮上来回的运行着凉凉的扫描器,四个人(医生,护士,双喜爸和我)十二只眼睛盯着扫描荧幕。像上次一样,医生指着这次看来像山东花生米那样大粒一点的黑点说“昵,宝宝在这里。” 我蒙蒙然的点点头,问双喜爸看到没有?看到没有?双喜爸全神贯注的盯着荧幕,然后他忽然间靠近荧幕一些,指着一团东西问这个什么来的?与此同时医生也和他同时间“咦?” 然后把扫描器再移动。

医生说是有些东西在坯胎后面,可是看不到是什么。当时心想“天,别和我说有肿瘤。” 医生换了另一种仪器做深入的扫描。十二粒眼睛又紧紧的盯着荧幕,啊,不,八只眼睛盯着荧幕,另外我脸上的四粒眼睛盯着双喜爸,冥冥中一种感觉觉得他有些什么表情我不能错过。

然后随着扫描器的操作,医生宣布:“恭喜你,双胞胎哦。”

虽然当时我也很震撼,但是还有空间注意双喜爸当时的表情,真的难以形容,那表情… 我想,看到猪在天空飞恐怕也大概是如次这般。我们两个的脑袋像椰浆一样浓浓稠稠想不到东西,听着医生交待注意事项,然后浓浓稠稠的走出诊所。上车之后我开始哭,然后赶快打电话给惠颉,她在电话另一头尖叫。打给我妈,我妈竟是淡然的语气:“哦… 要小心注意啰。” 她担心咧。

天… 终于丰收啦!

嗯… 是不是祈祷太多了昵?下多订单了是吧?啧,自小就多才多艺别说,连生孩子都一石二鸟,天… 祢对我的厚待真的不是盖的。

待续… 生蛋记之(三) – – 孕妇最美…屁!怎么和书上说的不一样的?

11 thoughts on “生蛋记之(二)如愿以偿

  1. 那一种喜悦,现在读起来,还是那么的澎湃。

    很替你高兴,不,应该说,替你们全家高兴。

    嗯,很羡慕。=)

  2. 谢谢各位捧场 :)。

    TengYong, 那不如叫他们写得很丑,很丑,然后让一些孕妇有比下有余的高兴?哈哈哈… 有点鸵鸟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