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蛋记之(四)砧板上的猪

怀孕至第三期的时候,总觉得自己像在砧板上的猪,非宰不可了,只是用什么方式宰 -- 非生不可,用什么方法生罢了。

“哗,肚子好大哦,要生了?” “做么要生了还出来到处跑?”
“紧张吗?看你还有一两个星期就生啰?” “看你足月了嗬?”
“怎样生?开刀?” “ 自然生?”
“开刀生复原的时候很痛的哦。” “ 自然生生的时候很痛的哦。”
…唉... 

宝宝足月应该是40周,可是以上的话在28周的时候就听着来了,每回到医院检查护士都以为我要入院生产了,要替我办入院手续,谢谢那好大好大的肚子,看的人心惊胆跳,怀的人气喘如牛。

34周的时候体重已到了68公斤,那个时候宝宝们大概是1.8(喜喜)+2.8(双双)=4.6公斤,再加两个水袋里的羊水应该大约共有5-6公斤吧。走路蹒跚就别说了,那腰… 有时都忘了自己还有没有腰(有的,还挺粗)。

这时间小朋友已经开始在肚子里争地盘,每每躺着就看见宝宝们的手脚在肚皮下撑来撑去,尤其晚间更是活跃,撑得我睡不着,只好翻开衣服,看肚皮像电影《异形I》里异形宝宝从演员的腹腔里挣扎而出的样子。要不有时不知是手还是脚,从肚皮的左划到肚皮的右,好像《大白鲨》里的那片鳍在海上来来回回。有时摸到凸出来圆圆的,不知是屁股还是头,管她,拍两下给她安静,现在看她们没有脑震荡的现象,估计当时拍的是屁股(拍得好)。

就算小朋友们安静,也难入睡,侧左睡也好侧右睡也好,都会压着其中一个,然后小手小脚就会以推以踢抗议。仰卧而睡两个又压着我的内脏,伏着睡又好像陀螺一样,结果最后的四个星期采取45度角的坐姿而入睡,但是每两小时要起床上洗手间。

几位密友争取最后那几周载我出去吃饭聚会,平时驾车快得以为自己是雌版车神的朋友,在我上车后都驾得好像我家隔壁七十岁的老太婆一样 – – 怕把我的宝宝振出来了。计有佩佩,博华,健一,惠颉和我的前前老板娘,五个人在我上了她们的车后异口同声的说:“我从来没有驾车驾到这么慢。” 双喜爸也是,每次载我就说一回:“自从L牌之后,咪试过揸车揸咁慢。” 碧爱那个期间没载过我,逃过劫数。

和她们去吃饭,在购物中心大家陪我慢慢慢慢走,然后她们又异口同声的说:“从来没有走路走得这么慢。” 我和她们说她们先走快点先到餐馆坐下点菜,我到了菜也该到了,可是,谢谢大家都配合着大肚婆的脚步,陪着我一起慢慢走。当时在想如果用超级市场用的手推车来载我的肚子不知会不会很怪异。

可是最最最最让我想快点把宝宝生出来的原因是后期的时候皮肤痕痒(Pruritic Urticarial Papules and Plaques of Pregnancy - PUPPP),真的不是普通的痒,是非常超级痒,如果痒的级数以十为极限,蚊子咬的痒是一级,这PUPPP的痕痒是二十级(真的‘超’级)。

已经不能入睡,再加上这皮肤痕痒,我真的很抓狂了。三十七周的时候问医生可以生了吗,医生反问我:

“你要怎样生?”

嗄?!不是医生决定的吗?怎么问回我了?

医生慢慢解释:

喜喜打横睡,双双打直睡,双双的头已经朝下,两位大白鲨成T状。如果自然生,双双应该没问题就出来了,但是不保证喜喜在姐姐出来后她会合作的转下来,就算她转直了也不担保她会先把头转下,如果喜喜转身脚朝下的话,意即得开刀把她取出来,意即我得痛两次。

剖腹生产... 唉... 以前开过刀,知道开刀复原不是那么简单,以前开一个两寸长的樱桃小口都痛得要死,花整个月才复原,现在开一个十寸的血盆大口!想到都会痛。

生孩子不是很容易的吗?为什么忽然间怎么复杂了?

然后家婆和我说双喜爸的叔叔的双胞胎当年就是第二个来不及出世,所以出世后有缺陷。

听了之后*颤抖... 颤抖... 颤抖... 颤抖... 颤抖... *然后和医生说:“好吧,你就当我是砧板上的猪吧。” 

然后我们双方决定在三十八周的时候宝宝问世。

然后这只猪还很天真的以为宝宝生出来之后可以好好的睡觉。

待续... 生蛋记之(五)死神邀舞

6 thoughts on “生蛋记之(四)砧板上的猪

  1. 我的是羊水过多,两姐妹太多空间活动以致成’T’行要被人开一刀.

    我觉得妳怀双胞胎很辛苦嘞!!我呢,还好.只是,后期比较辛苦:)

  2. PUPPP! heard it before but never seen it in my family, thought only happen in western country…

  3. 我也是三十八周肚子大到被人猛问快生了吗,问烦了就干脆去生。你真聪明会选择开刀,我选错催生结果生不出最后也挨了一刀。因为没进展,加上轩在肚子里面烘蛋糕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