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蛋记(五)死神邀舞

经过了一点犹豫,一点挣扎,一点恐吓,一点心切,医生落槌敲定宝宝在2002年11月25日‘问世’。

带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早一日到医院报到。护士说第二天早上十点杀猪,所以禁食十二小时。饿死man…

大清早八点被叫起床,做好一切准备功夫,和双喜爸在房间等…等啊等… 等到十点半也不见动静。双喜爸出去问护士,护士‘tunggu,tunggu’(‘等’的意思)‘nanti, nanti’(也是‘等’的意思),又没有给原因。等到十二点,我叫双喜爸出去吃饭吧,可是他又担心他前脚走了,我后脚被推进手术室,于是又陪着我干等。

后来又等到一点左右,双喜爸发飙了,到护士站骂人去了。这些人喜欢挨骂就早说嘛,在额头上写个‘想知道原因,请骂我。’ 或者 ‘想得到五星级服务请打我两拳。’ 那我们也好知道怎么做啊。终于给双喜爸说了两句,护士才说今早有紧急现况,所以我的时间推迟到下午两点了*翻白眼*。

双喜爸才吃饭回来没多久我就被推进手术室了。那当儿不知是饿坏了呢,还是我等得打瞌睡,还是护士给我不知打了什么药,我有点混混沌沌。到了手术室就没有停止颤抖,冷噢… 好冷好冷… 冷得直发抖,抖得牙齿内讧,得伸舌头当仲和人,仲和人也差点伤痕累累,只好向牙关施压,让两排牙齿握手拥抱言和。

躺在手术台上望着自己那像igloo(爱斯基摩人的冰墩)的肚子,觉得有点像在做梦…听着身边的医务人员忙碌,然后护士在肚皮前放上屏障,麻醉师和我说着话,告诉我他的步骤,心想和他说别和我说好了,我听着挺害怕的,需要吗?和我说他正注射麻醉药。

然后医生问我的双脚有没有感觉,又叫我动动腿,确定我下半身麻醉了,然后和我说手术开始。忽然间以前两次手术的不愉快经验飘入脑海 – – 在手术进行中稍微醒觉,感到很痛很痛,就那么一两秒,我移动,听见鼓噪,跟着又昏睡了 – – 然后听见医务人员说我的心跳快了。医生安慰说不用怕,他们做过很多这类手术,叫我放松,很快就可以看到宝宝了。当时我忽然间想到自己像砧板上的猪,然后觉得很好笑,想说出来,但是又碍于医务人员很多是巫裔,就没有出声。

过了些时候听见医生问有觉得怎样吗?我说没什么,他说已经在肚子开刀了,我心想 ‘哎哟… 干吗和我说?我想象力丰富昵。” 然后觉得肚子被推挤,然后听见医生说:“Twin 1 is out.” 过了几秒钟听见宝宝哭,不很大声,心想 “好呗,女娃千万别大嗓门。” 同时听见医生说正在推第二个出来 “Twin 2 is out.”,然后全部出来了。

接下来我有点混混扰扰了,只记得医务人员把双双抱来给我亲亲,同时让我看姓别,问我 “perempuan(女) kah? lelaki(男)?” 让我出声说出宝宝的姓别 “perempuan.(女)”,我看看她 “好,很多头发。” 心想 “好臭。” *呕* 同时听见医生说他正给我打让子宫收缩的药。

接着喜喜抱来了,我一看!妈呀!做么这么小?没有头发的?哎哟,好像咕噜!亲亲她,也是那么臭*再呕*,正想着医生说他们要做缝合手术了。又同时医务人员又重复刚才的程序,我应了她,话声刚落,忽然觉得背脊撕心裂肺的痛,痛得我不能自禁在手术台上挣扎,医务人员按着我叫我别慌,可是真的很痛,好像整条背脊要被扯断似的。那痛持续了大概几分钟,然后慢慢的消退。那时我又迷糊又累,接下去发生什么事都不知道了。

有点清醒的时候我已被推出手术室,在外间安置在暖灯下‘保温’。还是觉得冷,一面抖,和护士说我很冷,她说是怎样的,已经给我盖了热毯,说等一等就好了。

很晕,不知等了多久,还是一味的抖,很冷很冷。喊护士甲,和她说还是冷,她有点愕然,然后翻开我下身的毯子看看,听见她和护士乙说我要换卫生巾了,护士乙说嗄?这么快?但是替我换了。可是为什么我还是冷?

不知又过了多久,我真的冷得抖得受不了,用尽气力喊护士,可是真的没有气。护士甲又回来了,她又验看下身,听见她“哎哟。”一声,然后喊同事。听见她们在那里讨论 “是恶露吗?” “好像是。” “换卫生巾。” “刚才换了。” “嗄?换了还这么多?” “再换。” “哎哟,不像是恶露。” “是啰,很多咧。” “叫医生。” 我昏昏然的问她们发生什么事,护士说我流很多血,我开始害怕,问她医生去了那里,然后听见护士叫我别闭上眼,叫我别睡,我抖着嘴什么也说不出了。

听着护士一面和我说话,她说什么我也不记得了,看着她动着的嘴,我心里只拼命的回想双双和喜喜的样子,一次一次的把她们的鼻子眼睛在脑海里复印,深怕会永远忘了…

“医生出去吃饭了。” “不可以啦,看还有谁。” 护士一面叫我别睡,一面调度。可是我真的不可以了,最后飘进耳里的话是 “不要闭眼睛。” 然后什么都不知道了。

醒来的时候也不完全清醒,模糊见到墙上一个很大的钟,不戴眼镜,四百度近视也看得到八点多。我喊双喜爸,没有人应,知道他不在身边,又昏睡过去。后来觉得有人叫我,迷糊的开眼见到医生喊我,见我醒了就说没事了,不用担心。后来他又说了些什么,我也听不清,问他我要见我的丈夫可以吗?

他们走后我又睡了,半醒间听见双喜爸的声音,开眼见到一位好像怪医秦博士的人站在床边,我忍不住就笑,哈哈哈…好滑稽。当时他很忙没有时间剪发(他把一整年的假期拿完给我坐月子,所以我生产前的那个月他赶着把办公室的工做完,男士们,请效法了。),所以头发都块长到及肩了,戴着帽子和口罩,头发都不听话的往外撑,那模样很好笑。

但是笑归笑,我见到他第一件事是问他见到宝宝了吗?她们怎样了?在那里?当时他的神色很紧张,一直问我觉得怎样了(后来他说当时听见我失血过多,差点把他吓死)。和我说宝宝一切都好,护士在照顾,和我说我子宫对之前的药物不反应,子宫不收缩造成失血,当时给我输了三包血,现在正在delivery room观察。他还得赶出去买药(马来亚大学医院有些特殊药物需要病人家属自行购买,当然,医生会给药单)。

后来整晚在delivery room听着产妇生产的喊声。

迷迷糊糊半睡半醒到第二天清早六点多,医生来检查,然后和我说没事了,可以转去产房留院观察。

在产房护士把宝宝推来给我哺乳的时候,我看着她们… 还在做梦我是不是真的醒来了,还是我还在梦里梦。

待续… 生蛋记之(六)复原记

25 thoughts on “生蛋记(五)死神邀舞

  1. wah, like reading fiction leh….

    posted at 1831, no need to cook, eat out ah?
    kekeke waiting for ur 6#

    MC at home today 🙁

  2. 多多她妈生产的时候是自然分娩,羊水破了以后快一天才生。

    我记得当时我要离开医院一会,跟老丈人说,“如果有什么问题,一定要保大人。”后来老丈人说,觉得当时我好紧张呀。

    向天下的母亲致敬!

  3. 我听到开刀都怕怕!!一次就够了.为什么那么多人想剖腹生产呢??

    妳呢就冷得发抖,我呢就热得满身大汗.原来是发高烧,冷气开到16度还再流大汗.汗水一滴一滴流下来.

  4. 嗯……
    需要放成限制级吗?您看,吓到小妹妹不敢生了,哈哈 😛 。(其实我觉得反而是适当的心理建设。)

    然后,我也要赞一赞那位属鸡的牡羊座男人(我最喜欢用这种方式来赞他,嘿嘿 😛 )。

    好男人好女人,好爸爸好妈妈,祝福双喜平平安安快高长大,长大后好好孝顺父母。快乐家庭。 😉

  5. 你开一次有两个,我要开两次才有两个咧!还是你比较划算!嘻嘻!
    这一贴让我想起我被推进手术室时的情景, 还历历在目。

  6. 很庆幸的你大步揽过. 我头一胎是顺产,第二胎是剖腹产(因为小宇恩拒绝将头转下),若还有number 3, 还是会选择顺产。 和你一样,从手术室推出来后,就冷得发抖,也顾不得什么仪态,喊护士为我加被,现在看了你的经历,想到自己或许也可能和你一样,想起来还真冒了一额冷汗呢!

  7. *冒冷汗*

    “过了些时候听见医生问有觉得怎样吗?我说没什么,他说已经在肚子开刀了,我心想 ‘哎哟… 干吗和我说?我想象力丰富昵。”“

    好笑!

  8. 阿嫂。吓死我了。我不要生了!~
    哇哈哈哈。
    每次听妈妈们说生孩子的经历都是吓死我的。

  9. I also delivered my twins thro c-sec. But I experienced contraction cos water burst! SO if u ask me to choose again, I will choose C-sec also ler… really cannot tahan the contraction pain!

  10. Hello woman,
    You forgotten all about me liao ah…just because I don’t read chinese. Hehe. Long time no kakacaucau you so just dropping by to say Hi. Sorry hor, not related to this post which I believe is something related to your birthing experience? Kesian me ler, orang cina tak tau baca bahasa cina. 🙁

  11. 咦哦… 23个留言噢,可不可以不一个一个回哦?嘿嘿嘿… 谢谢大家,是‘大步揽过’了。

    >> MG, hehehehe… I become your secret admirer already, quiet come quiet go mah, but have to admit so long never type in English, my standard do drop :P。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