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母

家里电话响…

“喂。谁?”
“你老母。”(欸,说粗口,上墚不正)
“什么事?”
“你在家吗?”(*翻白眼*)
“我不在家怎样听你的电话?”
“噢,又是嗬。”(*流冷汗*)
“什么事?要过来找我?”
“是啰,想拿一点东西给你嘛。”一点?相信你的话,我是十三点半)
一点东西?你的一点东西通常是代表一车东西。”
“没有啦,煮了一点芋头,想拿给你。”(只有一样?*怀疑*)
“哦~~~芋头,好啊*流口水*,拿来啦。”
“还有煲了一点汤。”(都说还有东西的啦)
“哦,好啊。”
“还有一点生果。”(哼哼,这比较像我所知道的妈了)
“好啦,还有些什么全部搬过来。”
“不过那个芋头嗬…”(做么?焦了?)
“芋头做么?焦了?”
“欸?你又知道?”
“我是你肚子里跑出来的一坨东西,那里会不知道?”
“嘿嘿嘿…”
“做么又焦了?”
“你啰。”(喂,又不是我煮的)
“…”
“本来是蒸芋头的,芋头下锅了我就打电话给你啰,谁知道打了几次都没有人接,跟着我放下电话在厅坐下,想等一等再打给你,然后就…忘,记,了。”
“唉…”
“所以是你的错。”
“所以你就给我吃焦芋头报仇?”
“没有啦,后来我发现得早,芋头只焦了底一点点罢了。”(我相信你,就像我相信我会很快找到工做)
“一点点嗬?”
“真的一点点罢了,然后那个焦芋头经过我精心炮制后,现在变成煮芋头了。”(需要抛彩带欢呼吗?)
“呃…”
“真的很好吃的。”(那你不吃完?)
“很好吃?你自己吃啰。”
“好东西要分享。”(*苦笑*)
“OK啦,放马过来。”
“OK,等下和阿爸一起过来。”

唉…我的妈。

11 thoughts on “虎母

  1. ‘唉…我的妈。’

    最后一句棒!点到及止,却让人发笑,真得很好。

    嘿,你的母亲的暗幽默感很强哦。当然,你是她的‘青出于蓝’啦。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