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权—1967年3月30日

large image

今早过去父亲的店耒,在桌上看到一个信封,里面放着两张泛黄的剪报,我立刻知道这就是我最近一直想找的旧剪报。

从小很多同学都一直问过我,为什么我和大妹在吉隆坡出世,而我的弟妹在新加坡出世? 因为我妈是新加坡公民,在1968年和1970年在吉隆坡生下我和大妹之后,法令改变非大马公民不能在大马产子,于是乎面如土色*”和两个弟弟在新加坡出世。

为什么我妈不申请大马永久居民,既然和我父亲在大马结婚了? 因为我父亲是居留大马非公民。

为什么我父亲是非公民? 因为他涉嫌政治活动

什么政治活动? 咕噜咕噜咕噜…(讲你又懂,带你去又又没有叮噹的时光倒流器…)

但是*解释,解释,解释*…

不懂。*泄气*…

最终只有一位同学懂,所以有时她会戏称我左派的anyway…

当时父亲的立场有没有改变我说不耒, 他只告诉我当时的牵连很广, 为避免再捅出更多拶子, 认了想着被驱逐出新加坡, 回老家 (北加丁加奴) 成家立业 (当时父亲在和母亲拍拖了)
他想得倒美。

是嘛, 我是这么以为嘛, 谁知道还里(大马)怕我和马共有耒往, 一过长堤就被逮捕送去Bukit Aman关起耒。当时他们(警方)有问我为什么不进山(加入马共), 我说没有人耒招我…”

是嘛, 你这么伦僔’(clumsy, careless) 在新加坡曝露身份, 人家还敢招你咩?” 我插嘴。

嘿嘿嘿…” 父亲摸摸他的白头发讪笑。

后耒父亲被限制居留在吉隆坡半山芭一年多, 每天都得到警局报到, 确保他没有进山去了。

6811日父亲和母亲在吉隆坡结婚没有摆酒, 没有踢死兔没有婚纱, 没有屋子只有一间租耒的房子, 和一辆脚车, 拍了一张很多人左看右看都不像结婚照片的婚照, 倒是租耒的房子有一套非常完整漂亮的家俱父亲当时是木匠,他的老板几个月付不出工资,就给了父亲一套家俱当付清人工。

6810月我在吉隆坡中央医院出世在大马出报生纸,十二岁领马耒西公民份证。

7010月大妹在吉隆坡同善医院出世一样在大马出报生纸,十二岁领马耒西公民身份证。

731月母亲怀着即将出世的Earthtone 从新加坡入境到吉隆坡待,在新山关卡被阻止入境,原因是母亲是新加坡公民不能在耒西产。母亲矇查查的回到新加坡, Earthtone2月出世。新加坡出报生纸, 十二岁领新加坡公民身份证。

74年和78年两个弟弟分新加坡出世, 也一十二岁领新加坡公民身份证。

除了我们姊弟五人和母别是马耒西亚和新加坡公民, 只有父一人是非公民。

“待续…”

2 thoughts on “公民权—1967年3月30日

  1. Pingback: 随手拈来 : 森林和原野

  2. Pingback: 随手拈来 ≈≈双喜妈妈≈≈ : 厨娘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