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他妈的’

这是我学的第一句‘助语词’,什么时候开始说的也不太记得,但是肯定的是在小学的时候已经‘朗朗上口’了,这么小的时候?是噢,因为上墚不正下墚歪,教会我说着‘助语词’的人就是我的父亲大人。

对这三个字的认识,一直都停留在‘助语词’的认知上。是嘛,在生气和需要夸张的时候,加这三个字来强调情绪。后来知道是粗口也没有怎么停止不说,反正爸妈也没反对。在家里也不只是爸和我两人说,除了妈和大妹子慧洁以外,小妹大地音符和两个弟弟都常用这助语词,所以没什么异象。

初中的时候在戊己庚辛等所谓的‘后面班’混,同班的女同学出口的助语词比这三个字更神,所以当有什么不满,出口的‘他妈的’对她们来说简直不上道,所以也没有人瞠目以对。

直到高中攀回丙班(也算是安慰一点的‘前面班’)的时候,一次和同学的争论,在她的表情因为我脱口而出的三个字而变得震惊后,才知道原来有人可以如此‘纯洁’,然后才知道原来有人会对这三个字这么…这么…哮喘。

然后在‘安慰奖前面班’的同学眼中,几个月来‘不吃人间烟火’的‘脱俗’小画家的形象也随之瓦解。然后才知道为什么之前一些男生给吓跑。然后才知道对有‘哮喘’的人来说,这三个字是那么惊人骇世的‘空气污染’。

然后后来大地音符也说起她在大学时,同学听见这三个字从她口中而出的时候如何震惊,才知道原来没有多少个父亲会纵容自己的孩子这么随意的使用‘助语词’。

但是怎么都好,这三个字已经根深蒂固的长在喉咙里,需要的时候自然发声,难保有一天小朋友们也会给来一句“老妈子,你他妈的不快点手脚,我们上课就要迟到了。”。

2 thoughts on “话说‘他妈的’

  1. Hahaaaa… i sometimes also use ‘what the hell’ ‘ what the fark’ ‘what the heck’ in daily conversation with friends too ler… only when i wanna stress my tone on certain issues. Hehee pretty much the same uh~ Bluek

  2. 以前有讲但觉得没什么意思就不讲了,1+2爸爸也是。家婆全家不讲,所以家里没人讲小孩就不曾听过。不担保他们会在学校学回来。。哈哈。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