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言

星期五到One Utama去,不为什么,只为了让两个宝贝可以和米奇老鼠拍照。

虽然是周日,但是已是学校假期,所以要上台和老鼠拍照得争取时间排队,我家的老鼠有知一定大叹三声‘同鼠不同命’。

我和双喜爸都不是‘爱排队’的人,从来不会为了那家餐馆有好吃的,或为了某些赠品,而和一大群人排队。

但是这个‘与世无争’的傲气随着小朋友们的到来慢慢的妥协了。只要小朋友们开心,排个半小时等那三分钟的合照也认了。

所以我们两个也和一大群‘天下的爸妈都是一样的’排队等一只打不死的老鼠。

:mn:

在排队等候的时候,在我们前面是一对挺斯文的夫妇,带着他们的女儿,大概比小朋友们大一点。

等着等着…眼角忽然瞄到那个清秀的妈妈竟在大庭广众下替女儿脱裤子!瞄一眼那小女孩的屁股,把眼睛转回看着双喜爸,他瞪着我一样震惊。看看旁边的人,个个都一脸尴尬的别过头去。

再瞄一瞄,看见那位妈妈在替女儿穿尿片,可是怎么穿了尿片也不快给她穿回裤子?双喜爸看我一脸不解,小小声的说那位妈妈在让女儿在尿片里小解。哦…随即她就把尿片解了,替女儿穿回裤子。

天呐…两夫妇嘛,为什么就不可以让那个当爸爸的留下排队,当妈妈的带女儿去厕所呢?时间很充分啊,当时离开米奇老鼠出场的时间还很久哇,再说厕所就在旁边而已,需要这么让四岁多五岁的孩子在几百只眼睛下光着屁股吗?而且当时八成以上的人都坐在地上等着,他们就那么让女儿站着脱裤子!

我们真的傻了眼,当时脑震荡,到现在还余震未了。

1 thought on “无言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