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已逝

前些日子在超市买棉花糖给小朋友们,看见旁边的糖罐堆着圆圆亮亮的檀香豆巧克力,迟疑了数秒,然后抓起另一个袋子,勺了大概十多粒,看看,觉得数量不像以往那么多,可是说服自己吃太多巧克力会发胖噢,于是就买那么一些回家了。

回家后往桌上一搁,忘了。直到刚才小朋友们看见了要吃,才记起。

打发了小朋友们,自己搁一颗巧克力进嘴里,竟然觉得甜腻,有点厌烦,然后想不再咽下去的感觉!怎么了?有点不解。匆匆的把巧克力吞了,享受脆口的檀香豆,让豆香把刚才那甜腻洗去。

自己不是一向很喜欢巧克力吗?今天是怎么了?算了,先把那袋子巧克力放进冰箱吧,可能当时没有吃巧克力的心情。

可是有点纳闷,自己似乎从来没有不想吃巧克力的心情啊。

开了冰箱,习惯的开了放巧克力的小间隔,想把手上的袋子放进去时才发觉…小间隔里竟然还有不知多久前买的五六种不同的巧克力,呆了一会儿惊觉,原来自己已经好些时候没有吃巧克力了!

看着那堆巧克力,竟有点悲从衷来的感觉。

是什么时候开始的事?什么时候开始忘记了他?从三十多年前第一次在蛋糕上拈起那黝黑香浓,还不知是什么名堂的糖霜进口开始,就迷恋上了那带着一点苦味的焦甜。

年龄越大越不能自拔,深深的爱上巧克力。心情好的时候一小块巧克力让情绪更鼓舞,难过的时候一杯浓浓稠稠的奶油巧克力抚平心里的痛。

身边的人都知道我有多爱巧克力,双喜爸会唠叨吃太多零嘴,可是纵容我对巧克力的爱。有时对一些原不感兴趣的甜品,身边的亲友也会以“是巧克力口味的噢。”为前提怂恿我尝新。

以前外婆来吉隆坡都不忘带一罐巧克力,还记得是椭圆型的铁罐子,巧克力吃完了,铁罐子还可以储银角。不喜欢葡萄干的巧克力,外婆看见这个固执的外孙女偷偷的把葡萄干吐掉后,她再也没有带葡萄干的巧克力来了,往后永远都是榛子仁巧克力。

在新加坡的阿姨很少见我和大妹,但是来访的时候也带一盒巧克力,说她知道我很喜欢巧克力,还记得那是一盒裹着银粉红色心型的巧克力,都二十年前的事了。

因为爱吃巧克力,永远让自己有觉得被身边人娇纵着的感觉。

慢慢想来好像是怀孕后不再钟情巧克力,似乎是因为怀孕和生产,对一些曾经很爱的食物都冷淡了。比如牛奶,曾经那么爱冰牛奶,为了把牛奶和巧克力合起来,宁愿花些时间准备,也不愿买现成的巧克力味牛奶。等待块状的巧克力在锅里隔热融解,然后待凉,浓稠的巧克力搅拌雪白的牛奶,看褐色的巧克力一丝丝一缕缕的在牛奶里绕圈,趁巧克力还没有完全溶解,一口气把牛奶喝完,喝完了觉得巧克力还在胃里呼吸着。

把巧克力放进冰箱后,说实在的一直为自己不再爱吃巧克力困扰着,独自钻牛角尖,强说愁。不爱就不爱了啊,困扰些什么?或许…算了,又把巧克力拿出来和小朋友们分享。

细细品着巧克力,发觉…真的,真的不再有以前那样醉心的感觉,反而巧克力里的檀香豆更让我期待,发觉…当时会买是不是因为檀香豆?

然后想到最近买雪糕的时候也没有选巧克力口味,还有没再盯着巧克力蛋糕。

完了,失恋了,真不敢相信,三十多年的爱,竟然在不知不觉的时候离开了。

3 thoughts on “情已逝

  1. Not only you, I had the same thing too. Things that I love to eat so much when I was small now become so small and neglect-able. Don’t love ’em anymore but don’t hate them either.

    Guess our taste buds get refined as we get older.

    I want to bancuh chocolate milk the way you do. So “romantic”.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