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仔

家婆和我们闲聊说起土阿爸的表妹生了个宝宝,想着买一个婴儿车座,还没找到好的。

土阿妈和土阿爸说不如把那个九成新的婴儿车座让给她,反正我们也不打算再生宝宝了(如果真的再生的话,土阿妈有借口买新玩意),土阿爸巴不得家里少一样东西,于是赶紧点头。

土阿婆不高兴了∶

“做勿耶吾生左? 你地甘后生再博一个仔嘛。”

土阿妈千里走单骑,一个看两个宝宝的辛苦记忆犹新,纵然宝宝再可爱,但是如果没有帮手打死都不再生。

听见这样的话全身不自在起来。但是母亲有教家婆说话不要驳嘴,所以静静不出声。

土阿婆“说”兴正起便碎碎念起耒∶

你地甘后生再博一个仔嘛,又惊凑,又惊身裁走样 *再接再厉碎碎念*

十五分钟之后土阿妈顶不顺了∶

“如果你帮我凑,我咪生啰。”

土阿婆∶“甘趁我既脚重行的,你就快的生,我重可以帮你煮。”

土阿妈∶“头一个月你帮我煮,甘接落来咧?咪系我一个来顶?”

土阿婆∶“甘你个两个甘大个左,都吾使点凑啰。”

土阿妈∶“系啰,丢唛一边等巨地广东二胡,自弹自唱自己顾自己”

土阿婆∶“甘吾系点啊?博番个仔嘛。”

土阿爸都顶不顺了∶“博番个仔?万一吾系仔甘点啊?吾爱啊?”

土阿婆 *泄气*∶“费事同你地讲,洒气

土阿爸和土阿妈击掌 *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