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信

去槟城之前我妈千叮萬囑去拜訪姨妈千万要記些手信,我开玩笑说∶“我带两梳蕉去。”

我妈给我一个大白眼∶“没有礼貌,怎样给两个小的做榜样?”

我说∶“不用的啦,姨妈会说做什么这么麻烦。再说很安娣咧。”

妈说∶“你是安娣嘛,生了两个孩子不是安娣是什么?还是小妹妹啊?哪,安娣第一件事要学会做就是探访要买手信咯。”

*泄气*

其实我是会买手信啦,只是要和阿妈牙擦一番罢了。

很多年轻一代已经不会,不懂,或者不注意手信了 (很讨厌,每次这么说好像我很老的样子,其实我才三十好“几”罢了*请注意嗬*)。

起码我中学时候的同学在拜访的时候还会得带手信,土阿爸的表妹们(十九岁到二十四岁)都会说∶“ 吾使呱,甘老土。”如果她们的母亲再强调一下,她们会说∶“吾要,好安娣!”

对她们来说被称呼安娣几乎和判了年龄死刑没有分别(她们不让土阿妹叫她们表姨,坚持她们还是“姐”辈人物),所以“以前”的礼仪都被归纳为“安娣”之举。

当然如果小朋友的同学或朋友天天到访的也带手信,小朋友不“扑街”当妈的也会烦死,这里说的是很久不见的情形。

手信不只是礼貌,也是关怀。拜访什么人带什么手信,都表现着对对方有多了解。

读“红楼梦”就可以看见以前的人是多么重视手信和回礼(女客送布匹,男客如果是读书人就送笔墨纸砚,劳动的客人送财物,老人家送补品等等),现在已经不可能这么讲究(会把人吓死),但是起码一个大概知道送礼怎么送。

我曾经送错礼,想着拜访老人家嘛,买鸡精啰,谁知道

我∶“某某老师好,师母好。”*把手信递上* “这个给老师和师母的。”

师母∶“哎呀,谢谢了,你有心了这么贵的礼物老师的病都好了就不用送这么重的礼啰。”

*脸红*

OK,学会了应该送燕窝,生病才送鸡精。

说我迂夫子也罢,对我来说这是起码的礼貌,如果阁下是不想跟的话脸皮不妨厚一点,也就海阔天空了。

但是土阿妈希望以后廿年后,土阿妹拍拖回来还有炒面做消夜(最好是生虾面),所以还是借此鼓吹一下。

廿年后如果还是有男孩子拜访带一包橙的话

儒家思想精神不死!

土阿妈曲倦在地上笑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