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曾寄出的信

扫除的时候在箱底搜出几封没有寄出的信,写在九八年。信的抬头是同一个人,写的时候可能也没有想到要寄出去,不过是一个抒发心情的方式,希望有个人聍听当时的心声。

其中一封像信中信,抄录一段:

☆☆,
…联络到◇◇,她目前在PJ受训。
她刚刚换了工作,我笑说真幸运,这时节还找到工作。
然后她告诉我她不久前收拾房间,重读我和你写给她的信。
告诉我,十年前的我是那么成熟。哈哈哈…真的很好笑。
在我这正自责的时候有人这么告诉我。
好笑归好笑,放下电话后轮到我找出这些发黄的信件。

发觉原以为已烧完的信有一些尤在。

你写:“…一个人总守不住那么多的秘密,于是我让它们尽_尘烟,归土的归土,归尘的归尘。记地住的都记住了,记不住的表示不该记得…”

不知你记得不记得,但希望你记得,因为我记得。
里面有一段你写下的:一个人

一个人可能在世界上拥有百栋的房屋,但是到晚上他至多只睡在那么一个地方
一个人可能同时拥有百辆名车,但一时间,他只能驾一辆车来载他跟他的行囊
一个人可能先后拥有了百位伴侣,但能够静听他诉尽终夜的只有一个,最是寻常
我曾听说过有一种天秤座的人,多情的追寻完美到死为止
不晓得人能够活几生几世,记忆…一次都只能够拥有一份
天秤座的人,是不是只能活一世?
怪不得他们那么努力的在拥紧那份记忆。

不要怪我一直在回忆,卅岁的人有许多事要做,但停不了回忆。

宁霄 2/3/98

不记得那段‘一个人’是收信人写的,还是抄的,但现在读到还是感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