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车

二零零零年四月六日土阿爸经于告別手车,和巴士车的日子,成为真正有车(车)一族。

天放工取车回来已经天黑,土阿妈伸头出去泊在屋外的新车,看来看去看不出顔色。于是土阿爸说不如出去遊,驾去一个光猛点的地方看看。

谁知晚上十二奌没有什么光猛地方好去了,结果我们停在一个人行天桥下面,借着黄色的街看我辆浅天色的美禄罐

当然什么鬼色都看不出。

在回家的路上,土阿妈继续研究新车的其他新意。

土阿驚叹: !自动窗!”

土阿又驚叹:!冷氣机有冷的!”

土阿妈还驚叹:!安全帶自动伸缩!”

土阿再驚叹:!有唱机!”

土阿再驚叹:!!”

土阿:!有没有天线!”

土阿:! 没有天线怎样听?”

土阿山芭:!天线有设有按扭可以按给它自动上下?”

…” 土阿爸按自动窗的按扭。

土阿:!?口一样的按扭?

土阿:囉。

窗口开了,土阿爸伸手出去车頂 *,,*把天线拉出来。

土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