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碎唸

这两天双双像一架发烧升降机,体温上升、下降、稍回升、再降温、又霎时升高…

紧张吗?第一次经验这样的事曾经手忙脚乱,但是拜多次经验所赐,朋友捎来的资讯、看书、妈妈们的经验之谈,现在其实不会紧张了。让我紧张的反而是某人对小孩生病的肤浅了解。

自怀孕以来我一直在看书,紧张的关注着孩子的发展,一直到孩子过一岁,慢慢的松懈。双喜爸也很紧张孩子,在照顾孩子上很帮得上忙,但是从来不看我搜寻回来的资料,书也好,网上资讯也好,朋友的经验之谈也好,他只相信一个人——医生。

KhaiSun刚给我一个很值得推薦的閱讀“以發燒來康復”,读了之后觉得也很有道理,当然自己还是要消化,然后比照自己所处的实际情形再做决定要怎么处理。想到某人就搜寻英文版本,结果找到了Thomas Kruzel N.D.的原文“Fever as Healer”,某人才读了第一页然后不了了之*翻白眼*。

其实我和双喜爸针对孩子发烧的程度给药,有很大的分歧。我记得孩子第一次发烧的时候清楚的听见医生说过了38度才给药,让孩子自己调适,因为小孩在生长的时候发烧是很正常的事,除非烧到40以上,那就要注意有没有其他的并发症什么的。

可是每次孩子体温稍微高一点(有时才37),他就很紧张了“给药,给药。”哇咧…烦诶…觉得像在和石头说话(算了,以我的唠叨道行,顽石都早就点头了)。

很烦,不是因为小朋友们在我要开工之前生病(随时会转染给我,不是没发生过),也不是小朋友特闹情绪,是某人在我耳边碎碎念“给药,给药”。其实我知道他是很紧张孩子才会这样,因为自小被他母亲耳听面提——小孩发烧会变痴呆,所以他特紧张。但是也要有点常识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