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瓶 奶瓶 酱油瓶

我把一个女人成年之后的日子分三个阶段瓶装起来。

从还没有孩子的时候开始,婚前婚后喻为花瓶,有了孩子之后成了奶瓶,孩子断奶后,每天在厨房忙就成了酱油瓶了。


还没有孩子的时候时间和金钱都有馀,那时还可以在发廊和美容院来回赶场。

过腰的长发,每个月都定时到发廊护理。

然后再到修甲院去做手脚的保养,时新的颜色搽在修整过的指甲脚甲上。

再到美容院洗脸(有没有比洗脸更好的用词?这麽说好像平日不洗脸,非到必要时才需专人来洗)各种不同的美容疗程把脸上的毛孔都理得细细的,滑滑的。

还有没忘记到SPA去按摩,任按摩师把自己当着蒸鱼来处理先清洗,再用盐来大约按摩一下,跟着再搽上海泥,用玻璃纸包起来,才进入蒸汽室里做花香蒸浴。

还有时间慢慢配搭衣服和鞋子的颜色。真的好像花瓶一样,天天换花换水,清香怡人,摆在那里都好看。

宝宝一出世摇身变成了会走路的奶瓶。

还在给宝宝授乳的时候身材真的很像奶瓶,白白胖胖圆圆的,没什么看头可是很有营养,而且充满母爱。

从那个时候开始绝迹美容院,成了医院的常客,几乎每个月都得带两个小朋友去打预防针。

发型啦,衣着啦,曾经很在意的外表忽然都变得不再重要。

所有的注意力都在宝宝的身上,双双和喜喜的一岁生日照片就是证据,两个都漂亮整齐,穿着精挑细选的裙子在蛋糕前拍照。

而我和皮蛋呢?皮蛋是满头大汗油光盖脸,布衣短裤,头发两个月没有剪,胡子没有剃,矣!整个卤蛋似的。而我呢也没有好到那里去,头发没有好好的梳过,也是油头油脸,生产之后肥胖未减,少出门整个白白胖胖,好像白水煮鸡蛋一样。

不要紧,反正照片拍出来个个都在注意宝宝,没有人去瞄一瞄两粒蛋的猫样。两岁生日时还是一样。

全副心机都在孩子的身上,出门逛街买衣服先到童装部;想给自己添一双鞋子又想到那价钱可以买一包纸尿片;以前碰都不碰的食物,但一想到吃了授乳给宝宝对她们有益,闭着眼睛都倒进肚子(有时觉得好像Fear Factor那样);皮蛋连买DVD的钱都省下,直接从互联网下载。

有一天皮蛋回来对我说,他和同事到超市给他们的客户做市场调查,一进超市大门他自然而然的朝纸尿片的方向走去,看看有没有特惠价。他说想当年从来没有去超市,就算是去了,都是在收银处买香烟或保险套。

他说十多年前围着女友们团团转,今天围着女儿们团团转。

现在小朋友两岁了,我也早不当奶瓶了,现在每天在厨房团团转忙两大两小的餐食,给油烟薰得五味俱全,不像酱油像什么?

可能有一天看见皮蛋和美女说话,我还会变成醋瓶子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