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露

年的三十晚和母亲到观音庙拜神,还没到子时庙里已经人满,除了旁边的空棚比较清静,佛堂,登记处和院子都挤满善男信女,买斋菜,领法器,咏经,上香添香油。

之前和母亲来过一次,那时匆忙得很,上了香添了香油,作了福就走了,没有机会像这次这么悠闲到处看看观察。

印象中到庙里拜神是女人占大部分,原来男性也很多,有求于菩萨和抱佛脚的时候大家都没有性别之分。

听中国侯宝林大 师的相声“买佛龛”,老太太说佛龛不能说买,得说请,可是‘请’还得给钱,不给钱人不让拿。这里有时用‘请’,有时用‘捐’,当晚‘请’和‘捐’法器法宝 的人很多,财神爷的瓷象最吃香,几乎每人都手捧一个,求财最重要。等添香油的时候听见旁边一对夫妇的对话,妻子问手抱财神爷的丈夫刚才请财神爷的时候捐了 多少钱,丈夫说了个数目字,妻子“哇!这么贵。”然后又安慰的自圆其说这是神也不能说贵啦!这和“买佛龛”的老太太,这边厢教训小青年说买佛龛是不尊敬神 明,那边厢答小青年问多少钱请那佛龛时,她生气的说:“咳!就这玩意儿,八毛!”不是有异曲同工之妙吗?

后来进去登记处 付作福的费用,现在寺庙也电脑化了,把信徒的八字归档,输入当年的生肖运程,信徒只需要把名字写给工作人员,不到一分钟资料印出来,告诉你今年是犯太岁 呢,还是有转角运,需要作些什么福消灾需要多少费用等等。我个人认为这是很好的方法,毕竟要处理成千上百的信徒资料,如果靠纸张和手写的话,不知需要多久 的时间和人力。

正等着办手续的 时候,旁边的大婶和我搭讪,问我有买斋菜,佛珠和请财神吗?我说没有,礼貌上头也回问她,她说买了一片金刚经的光碟,得空可在家听听安神。我说那很好啊。 她接着说现在的寺庙好像做生意一样了,祈福的项目和费用一一列明,我说这不很好吗?方便,省事,省时,大婶说是方便,但感觉不一样了。我问她还祈福吗?她 笑笑又有点无可奈何的说这是每年都做着来的事,怎么好中断。但还是带伤感的说不一样了,太现代化了。我说笑可能神明也在上面学电脑呢!大婶瞪大眼睛望着我 说:“唉呀!怎么好这样说,这些这么新的东西怎么可以和古老传统的宗教连在一起呢?”我带作弄的煞有其事的说:“如果你厅里的神明可以和你一起看电视和光 碟的话,我想学电脑应该也没有问题吧。”大婶说我的人真奇怪,以为神明会看电视和学电脑,拿回工作人员找给她的钱和我说再见。还好大婶没有说我神经病。我 都没有和她说可能有www.yuhuangdadi.com,有事还可以“依猫”到 yuhuangdadi@lingxiaodian.com 咧。

大婶走了之后, 我到登记处的另一头陪母亲一起等,我没有和母亲说起,因为我知道她会讲我没有礼貌。还在里面等着的时候,忽然听见外面人声聒嘈:“下雨!下雨!”新年的天 气乾燥闷热,一听见下雨,个个信徒是害怕淋了雨生病的缘故吧,都往大棚躲雨,一时间庭院内的人稀落了。谁知道还没到一分钟,有人在外喊:“洒圣水喽!洒圣 水喽!” 原来露台处法师正把作了法的圣水往院子里洒,原来刚才也不是下雨,霎时间所有的人又争相的往外跑,深怕沾不到甘露,那情景还真紧张。

后来回家把这事 当笑话和父亲说起,父亲说如果当时真是下雨,更该到外面淋淋雨去,那恐怕真是观音菩萨在天上洒下的圣水,露台洒下的圣水怎么能比得上天然的呢?但人们似乎 愿意接受加工的而不是天然的。而之前的大婶也真可爱,她相信神明的智慧可以为她解决困难,所以她来祈福,可是她不能接受神明的智慧可以了解现代化的事物。 或许是我多心了,她只不过不能把古老的宗教文化和高科技联想起来罢了。但既然金刚经都可以用光碟录制起来,为什么不能把古老的宗教文化和高科技联想起来 呢?

我本身是个佛教徒,以上写的也并非非议寺庙的做法,或者信徒的态度。寺庙所做的一切也不过是为信徒祈福而已,而信徒也不过要表达对神明的尊敬,期望神明的力量可以为我们解决困难,只不过我们人的矛盾心理还真难捉摸,或者说值得琢磨。